馬其諾防線

 若比較巴黎和倫敦,倫敦的建築物大而不美,莊嚴有餘,雄奇不足;巴黎則有全面城市設計,到處都可以見到鐵塔、石碑和拿破崙墓頂,每轉一角落,都能觀賞令人驚訝的建築物或古橋,曲折迴環,浪漫迷人,看來法國人在興建花都時,有意將它視為全歐洲的首都。不過法國人雖以巴黎為榮,我卻覺得巴黎的典雅,仍欠了一種古樸氣魄,只有到羅馬,才確有歐洲首都之派頭,多了點精神上的深度。

 離開巴黎往瑞士,經過馬爾薩斯,馬爾薩斯是德法爭霸的核心,普法戰爭德國戰勝,即要法國割讓這塊工業要地,令法人覺得奇恥大辱,法人終在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搶回,結果德國人又覺羞憤,引發第二次世界大戰。

 在馬爾薩斯平原上,見到戰時一些地下碉堡,知是馬其諾防綫遺迹,想當年法國在此佈下堅固工事,以為德國會由邊界殺來,不料德國多年的計劃,由普法戰爭始,都是先攻比利時入法國,因法國不會在比利時邊界佈防綫也,想不到法國人多年來也學不到教訓,終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兵敗如山倒。

承蒙梁燕城博士授權轉載,摘自《心靈有約》一書。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