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適悅樂

  莊子提到人有一〝靈府〞, 即人靈性所安住之宅。人心靈像一間屋,收藏不少東西在裡面,這靈府若隨所收藏之事物而跌宕不已,則心永無所安。

  人生際遇無定,一切成敗壽夭,若在心中藏下來,就永遠使人有怨憤傷痛,不得其正,各種事態〝日夜相代乎前〞,人心即搖動飄忽。

  故莊子的修養工夫,乃是要這一切〝不可入於靈府〞,心即能和順閑適,以不變應萬變。所謂〝使之和豫,通而不失於兌〞。〝豫〞是指閑暇,〝兌〞即是〝悅〞,指〝喜悅〞,當人在極度繁忙時,心仍有閑適悅樂,那是何等的修養啊!

  這種修養工夫,須維持靈性不著於事物之成敗得失,不把一些傷痛苦楚回憶收藏心底,卻永能超越地照臨所經歷的事情。得而不喜,失而不憂。於是靈性能在自身凝聚中,得自由暢順地上通下達。通於上帝,達於天地,以至可以〝日夜無卻,而與物為春〞,即日夜不間斷地流露生生氣息,仁德澤於萬物。到此境界,莊子就叫它為〝才全〞,即〝全備之才識〞了。

承蒙梁燕城博士授權轉載,摘自《心靈有約》一書。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