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之心

  觀察他人可從兩個角度,一是以君子之心觀賞,從其追求理想之心志,對人之善意,及其才華恩賜之能力去看,自可發現他人之美善和優點。另一是以小人之心論斷,從其追求利益之野心,自私自利之慾望,及其欠缺之才能去看,則會掌握他人的醜惡和弱點,隨時可加以操縱和利用。

觀人者也有兩種,一是君子,一是小人。君子永遠以自己的善意去解釋他人心懷,不斷見人之美,成人之美,小人卻常以自己的邪惡去度他人動機,不斷見人之惡,成人之惡。故此君子情懷坦蕩,不提防他人,蠻有誠意地待朋友,雖常受暗箭傷害,也常被所信之人出賣,但不愧於天,不怍於人,無憂無懼無怨,每晚氣息平旦,其喜樂總由天而降。

小人卻心常憂戚,對人處處設防,天天計劃部署,如何向上爬,踐踏自己,密謀傷人,布局保護自己,對人永沒有信任,也怕人不信己,憂懼重重,又怨恨違逆己意者,每晚輾轉難眠,雖功成利就,但其權位和財富卻不能買一夜安寢。

君子常看滿街是聖人,連小人也當成是君子;小人則見滿街是惡人,連君子也當成小人。

當然,世間也沒幾個是聖人,也少有大奸大惡者,人大概是天堂和地獄結婚所生的孩子,既有向上追尋美善的靈性,亦同時陷溺於隔絕美善之境。

君子常視人為善良,故會被人之醜惡所利用擺佈,而變得一事無成。小人常視人為偏邪,則往往論斷誣謗善人,雖得成就,卻遺臭萬年。

真正大智者,當兼觀人之善惡,維持自己的誠樸,同時也洞察人之奸詐,如耶穌所謂〝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若兩者不能兼得,則寧保自己之單純,此為生命的最基本修養。有了單純之心,才可與天地感通,與造物者游於無何有之鄉,也能保持理想,奮鬥不懈,結果在人間還能留下一點仁義。

若失單純,奸邪之心日深,漸連禽獸亦不如,終生營役憂懼,流毒人間。

真正仁者,不單得人景仰,且常有由天而降之大樂。

承蒙梁燕城博士授權轉載,摘自《心靈有約》一書。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