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與〝搏士〞

  一般人對〝博士〞這一頭銜,充滿尊敬,其實這並不表示有甚麼了不起。曾有一博士戲稱,這〝博〞字應從提手旁,即〝搏士〞。我覺得這講法也有道理。   一個獲博士學位的人,不一定學識廣博,只不過是花了幾年時間去拼〝搏〞,專攻某一門學問的某一小部分,提出一些見解,或做出一些實驗數據,寫成論文,教授團經口試後通過,就可得學位。   一個博士如果不繼續讀書、學習和思考,其學問絕不會廣博。所知的不外其論文所研究的一個狹小範圍,只能稱之為〝狹士〞,不可視之為〝廣博之士〞。故此,這學位無甚可誇之處,只是在學問上的一個初步鍛煉,學習去通過一些基本的學術考驗,培養一種理性的活學方法。   當年我在大專教了五年書,貯夠學費與宿費。這筆錢在七十年代可以供一小單位的首期,但為了求學,即用之帶一家人到美國讀書。由於貯備不足,故以兩年速度完成課程,又得認識前省督林思齊,他發一獎學金給我到加拿大做研究,我即在加國以一年時間寫論文,晚上一手抱著初生的兒子,一手翻讀中西學術參考書,前後三年,完成了博士課程與論文,研究中國儒學的思想方法,取得了美國很少頒發的〝中國哲學博士〞。   這三年的確是〝拼搏〞,研究的範圍也非廣博,故更重要的是以後繼續的研究學習。 承蒙梁燕城博士授權轉載,摘自《心靈有約》一書。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