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不同但更好的中國

江:我聽您說話,覺得中國現代化不僅是社會的重建、法治的重建,最根本的是心靈的重建。

梁:對!這是精神,是軟體,不是硬體。中國可以建最美麗的硬體。現在上海、北京和廣州已經跟第一世界差不多了,我們可以很驕傲,說中國很好。但是軟體如何呢?你跑向內陸的大城市這就是第二世界了,到農村就變成第三世界,到山區變成第四世界,中國在這些方面問題還是很多的。要培養人材,我覺得要從小的時候教育開始,道德的教育,農村的教育,這也是非常關鍵培養後一代的軟體,在大學要做小學也要做。當然我們一個人不能做甚麼啦,我們只能做一點點,希望引起人們的關注,也需要政府有更多的幫助,我們就可以帶來一個更有內涵的中國,不止是強大的中國,我希望將來的中國不是一個強大而讓人懼怕的中國,而是一個強大而有和平仁愛的中國。

江:我聽過你引用新加坡總理吳作棟的一句話:〝difference but better〞,就是
〝不一樣但更好〞。因為我們在思考整個全球化的世界的時候,中國不僅是要融入西方世界,變得跟他們一樣,我們還希望建立一種不一樣的文化。

梁:對!不一樣,但是更好。我相信這一個,我相信新加坡在走這樣的路,因為新加坡的道德文化比西方好,新加坡人的道德素質比西方高,而中國也有這樣一種追求。我是親身在西方生活,我知道它的問題太多,所以我就很不喜歡西方人罵中國.因為它自己也是很不好。中國有很多人以為西方很好,西方當然有很多好的東西,中國壞的它可能沒有,但是可能它壞的中國也沒有。西方吸毒的人可以來示威,因為它有人權嘛,他可以要求政府派更好的白粉,他要打針,要求政府派針筒給他,結果政府也真的派針筒給他,那現在吸毒的人又要求政府派白粉,走下去政府也販毒更好!類似這樣的情況在中國不可能出現。我記得上海現在的政協副主席、前公安局長朱達人先生到加拿大交流,因為是反腐敗交流,他就到加拿大的法庭和監牢參垷,也到警察局。西方警察跟他聊天,談到怎麼對付犯人,西方警察說:〝哎呀!你們就好了,我們抓了人就放,觸及人權問題!〞壞人總是得到好處,被害人就沒有人權了。中國有些問題處理得要比他們好。

江;我們盼望著中國有一天能成為這樣的國家,我們也努力為這一天禱告。

梁:好!我們講到這裡吧!

江:謝謝您接受我的採訪!

2002年6月29日晚於上海

(本文有刪節,小標題為編者所加。)

承蒙梁燕城博士授權轉載,摘自《心靈有約》一書。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