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萌妻的七色面相(五)溫柔

眾所周知,畢加索喜愛為愛上的女人繪畫人像,可惜他處處留情,情婦數之不盡;他所愛的女人,最後都成為他的靈感過客。縱使每幅「畢加索的女人」都是價值不菲,但是畫中人已是人面全非,遺下只有淡淡的哀怨。

大概我比畢加索更為幸福,我所愛的人始終如一,還是當初那位溫柔的她。

這幅速寫是她睡前沉思的樣子,背景配上聖彼得大教堂內的雕像。我和她曾到訪意大利聖彼得大教堂,看過由彼得羅·布拉奇(Pietro Bracci, 1700-1773)的雕塑(Monument to Maria Clementina, 1742) ,他以巴洛克晚期的風格,從冰冷的雲石勾劃出極緻溫柔的形態,這種難以形容的溫柔,與我愛的她相襯。

Pencil drawing, 1989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