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方言的恩賜

「追求愛、也要切慕屬靈的恩賜、其中更要羨慕的、是作先知講道。那說方言的、原不是對人說、乃是對 神說.因為沒有人聽出來.然而他在心靈裡、卻是講說各樣的奧秘。」(林前十四:1-2)我們需要大大渴慕屬靈的恩賜,也必須渴求、切慕,因為恩賜是必需的、是緊要的,好叫我們藉 神的恩所接受的聖靈恩賜,可被用在 神的榮耀上。

神已定規用方言向 神自己說話是一個奇妙的超乎自然,在靈裏的交通方法,我們對 神說方言是我們在靈裏說出各樣的奧秘來,羅馬書八章二十七節說「鑒察人心的、曉得聖靈的意思.因為聖靈照著 神的旨意替聖徒祈求。」多少次對 神說方言的時候,我們是在代求,這樣在靈裏的禱告乃是照著 神的旨意禱告,聖靈用說不出的嘆息替我們代求,是真實的。

在這一方面我願告訴你關於韋理白爾吞 (Willie Burton) 的事,他正在非洲的比屬剛果 (Belgium Congo) 為神勞苦作工。白爾吞弟兄是 神前大能的人,在非洲為了土人,為了不信的人放下自己的性命,他曾因熱病以至進入死境,他們說「他已傳道至死,我們怎樣行呢?」所有的盼望像都斷絕了,他們站在那裏傷心,要知將遇何事,只有讓他死去,但是頃刻之間毫無先兆的,他在那些人中間站立起來,他們不能明白這事,他給的說明是這樣,當甦醒過來的時候,實在感覺一陣溫暖剛巧透過身體,於是一點不舒服也沒有了,這是如何來的呢?直到他在倫敦一位尊貴的婦人來約定和他做個人談話時才明白的,她問:「你記日記嗎?」白爾吞答:「記。」婦人說:「這事發生在某日我去禱告的時候,剛剛跪下,你來到我心中,主的靈捉住我,藉著我用方言禱告,一個異像臨到我面前,在異像中我看見你可憐的躺著,我用方言喊叫出來,直到看見你站起從那房子裏走出去。」他所記下的時間,當白爾吞翻日記時發現準確的那時間,恰是他起來的時候,當我們在卧室裏安靜中服從聖靈,向 神說話的時候,這裏有許多偉大能以作成之事, 神要你被聖靈充滿以至你所有一切都被天上的動力所充滿。

「說方言的是造就自己,作先知講道乃是造就教會」(林前十四:4)我願你看見說方言的是造就他自己或是把自己建造起來。在我們能造就教會以前必自己先受造就,我不能估計我個人虧欠聖靈方法的屬靈造就有多少,我在你們面前像是世界上最大之謎中的一個,從來沒有一個在講台上的人還比我更軟弱,語言吧,沒有、無能、滿了無能,所有在我生命中天然的事物,恰恰針對我之能以在講台上傳福音,和他相反,這秘密就是聖靈帶來了靈的奇妙造就,我曾繼續不斷盡所能的讀 神的道,聖靈來捉住這道,因聖靈是他的氣息將這道給我光照解明,他賜我語言是甚至我自己也不能說得那麼快的,他來的太快了,因為是 神所賜給的。訓慰師來了,他要將一切的事指教我們,因為他已賜我這超天然的方法說方言造就自己,所以在自己受造就之後,我能造就教會。

在約翰一書二章二十節我們讀「你們從那聖者受了恩膏、並且知道這一切的事。」二十七節「你們從主所受的恩膏、常存在你們心裡、並不用人教訓你們.自有主的恩膏在凡事上教訓你們.這恩膏是真的、不是假的.你們要按這恩膏的教訓、住在主裡面。」就是在你受聖靈的洗的時候你還可能說「我自己像是這麼枯乾,我不知道我在那裏?」但神的話說你有二個恩膏,感謝 神,你這時已經受了一次膏油的塗抺,聖靈在此說他是常存的,並要將一切的事指教你,這是為你所有、所預備、偉大、確定的地位,聖靈也要激發你的信心相信這話是真的,他要你相信有這恩膏,並且這膏油的塗抺是也常存的,相信這奇妙的真理,你有聖靈的同在並有他的能力,你會在靈裏對 神說話,如此行,你個人,必受造就,讓那每件關於你的事是謊言吧,惟獨 神的話是真實的,魔鬼或說你是最枯乾的人,你永作不了甚麼事情,但你仍相信 神的話就是「你從他接受那膏油的塗抺在你裏面是常存的。」

我願意你們都說方言,更願意你們作先知講道因為說方言的「若不翻出來、使教會被造就、那作先知講道的、就比他強了。」(林前十四:5)記住 神是要你在一個說預言的地位上,因為每一個已經接受了聖靈充滿的有一個說預言的權利,三十一節:「因為你們都可以一個一個的作先知講道」,現在作先知講道,說預言是比說方言強得多了,你若有翻方言的恩賜, 神也使這翻方言的恩賜與說預言相等,在十三節我們讀「所以那說方言的、就當求著能翻出來。」這是一句緊要的話。

在受了聖靈的洗並照聖靈的口才說方言之後,又有九個月不說方言,我為難了,因為一個接一個的我給他們按手叫人受聖靈,他們也說方言,只是我自己卻沒有說方言的喜樂。 神要指示我照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方言,像我受聖靈洗的時候所接受的,這和我以後又得著的說方言的恩賜是分明各別的,他禁止這恩賜,不賜給我,因為他知道我要遇見一些要說「人可以不說方言就接受聖靈的洗,因為受聖靈之洗的時候,有人不過是接受了說方言的恩賜而已」,當我受聖靈的洗時,我雖說過方言,但我並沒有接受方言的恩賜,九個月以後一天早晨出門去,又來了許多方言,我心裏向主說話,方言停止了,我對主說:「現在,主啊!我不作甚麼,你作罷,但你若不賜翻出來的話我就不離開這裏。」如此翻出來的話來了,所有的都應驗,這是聖靈說話,所以聖靈能翻出來,那說方言的就當求著能翻出來, 神賜給我們,切不可在還不清楚明白 神對我們說的時候就衝過去。

「這卻怎麼樣呢.我要用靈禱告、也要用悟性禱告.我要用靈歌唱、也要用悟性歌唱。」(林前十四:15)你若在靈裏用方言禱告,你或不知道你禱告的是甚麼,這對你四圍的人是無效果的,但你能有同樣的能力在聖靈的膏油塗抺之下用悟性禱告或用方言禱告,有的說「啊!我能那麼作,那是我自己作的。」你若禱告,這是你自己,你作的每一件事起頭是你自己。我跪下禱告第一句第二句可以是自然的,但我剛說完了一兩句,聖靈就開始藉我繼續禱告了。起頭第一或是你自己,那是容許的,下面的一個就是聖靈了,聖靈要帶你過去,「讚美主!」除了信心別的都說「這是不對的」,信心卻說「這是對的」,保羅說:「你要用靈禱告也要用悟性禱告。」在信心裏面作出來的魔鬼反對,你自己的生命也反對,願 神帶我們到祝福之地好叫我們在靈裏生活行走,禱告、歌唱並且也用悟性禱告歌唱,信心要作出這一切來,有信心的人只有聾的耳朵對待魔鬼和肉體心意的工作,但是對 神卻有大的,能聽的耳,信心用的耳朵對你自己,對 神却有開通的耳朵,信心不注意感覺,信心說「在 神裏面你是完全的。」

在靈裏禱告和在靈裏歌唱,用方言禱告和照聖靈所賜的口才用方言歌唱,是一件奇妙的事,我從來沒有在早晨起床以前不是先在靈裏和神有交通的,這是地上最奇妙的事,在靈乃是最可愛的,你到外面去,到世界上去,世界不能影響你,你的一生若每日如此開始,你要整日覺得是在聖靈的引導中。

「我感謝 神、我說方言比你們眾人還多.但在教會中、寧可用悟性說五句教導人的話、強如說萬句方言。」(林前十四:18-19)許多人要說,保羅說他寧願說五句明白的語言,強如說萬句不明白的話,他們總是去掉那句話的另一部份外「我感謝 神、我說方言比你們眾人還多。」保羅在這裏是改正過分說方言而沒有翻出來的話,這對會眾不是造就,若沒有人能翻出來,他們不過是對自己和對神說而已,假若有人正在講道另外有二三十個人都起來下去說方言,這必是很嚴重的事,那就要混亂了,來赴聚會的人寧願有五句造就勸勉安慰的話強如有萬句不明白的方言。

因為你覺得是被聖靈碰一下時你不一定要說方言,但主會給你一個健全的心意保守你的身體在完全正當情形之下為造就教會,然而保羅却說他說方言比他們眾人更多,顯然的他叫哥林多教會很重視這件事,保羅個人呢?一定是白天晚上驚人的說方言,既然被他這奇妙的超凡的建立方法所造就,所以他才能到一地步,在教會中那樣講道使他們都能甦醒過來,這樣才會奇妙的造就眾聖徒。

「律法上記著、『主說、我要用外邦人的舌頭、和外邦人的嘴唇、向這百姓說話.雖然如此、他們還是不聽從我。』這樣看來、說方言、不是為信的人作證據、乃是為不信的人.」(林前十四:21-22)有許多人說他們自己是信的人,其實他們乃是極端不相信的,在不相信的「信之人」中有一位美以美會的牧師他住在英格蘭的施非德 (Shelfield) 。有人給他一張支票告訴他藉此去休息一個時期。並且也把我的名字和地址給他,到不瑞德富爾德時,他就開始打聽關於我的事。並且得著警告要把我當作所謂「方言之人」中的一個來反對,有人也告訴他要非常小心不要被(指我們)他們吸收進去了,因為那整個的是出乎魔鬼,他回答他們:「他們不會把我收留進去的,因為要吸收我進去的事我知道的太多了。」

這位牧師十分衰弱,需要休息,他進來的時候說:「是你的一位朋友打發我來的,對麼?」我回答:「對的,歡迎你!」但是我們對那人甚麼也不能作,是不可能的,說話吧,從來你沒有聽過像他那樣說話的,就是不斷的說,說,說,我說:「讓他自己說吧,總有一天他要說完的。」我們吃午飯,整個的午飯時間他說話,下一頓飯又是整個的他說話,禮拜五晚上的聚會原是為著那些尋求聖靈之洗的,整個房子盛滿了人,他仍然講話,沒有人能擠進一個邊去,他把自己放在一個地方是那些進來的人所擾亂不著他的,他說:「弟兄你現在該停止了,我們要開始祈禱」,平常我們禱告以前先唱歌,但這次不同,這是 神的秩序,我們直接禱告,並且剛開始,兩個婦人,一個在一邊就起始說方言,這位牧師(對他是希奇的)從這邊挪到那邊聽婦人說甚麼,一會就說:「我可以回我屋子去麼?」我說:「可以,弟兄,只要你願意!」他回到自己的屋子裏去,我們就有一段多蒙恩典的時光。

大概我們是十一點鐘上床,早晨三點半這人到卧室的門敲敲「我可以進來嗎?」「是的,可以進來。」他開了門說:「 神臨到了,他來了!」— 他說不出話來連英文也不能說,我說:「上床去,明天再告訴我們。」方言能是為不信者,他是一個不相信「信者」,一次一次的我曾看見藉著說方言能叫人悔改認罪。

早晨他下來吃早飯說:「啊!這是一個奇妙的夜晚」他說「我會希臘文和希伯來文,那兩位年青的婦人說的是這些語言,一位用希臘文說『要同 神對了』另外的一位用希伯來文說同樣的話,我知道這是 神說話,也知道不是他們說話,我第一應當悔改,我成了一個不信的人進來,只是終久發現 神在這裏,夜間 神將我放在地板上兩小時之久,沒有辦法了,於是 神破碎我。」他在早飯桌子上就說起方言來。

神為他大能而預備的見證人,不是任何人所能抗辯反對的,你將要看見聖靈會藉著你說方言並且翻出來使不信的人在露天之下就悔改認罪, 神要用此方法使人悔改認罪。

我願給你說明接受這恩賜最完全的方法。同我一起讀列王記下我要指示你一人是如何接受一樣恩賜的,以利亞曾大為 神用,從天上降下火來,且行了別的神蹟,以利沙被一個大大渴慕這恩賜的心靈所感動,你也必當切慕追求聖靈的恩賜並且 神也能照樣答應你。當以利亞對他說:「耶和華差遺我往耶利哥去,你可以在這裏等候」時,以利沙說:「我著永生的耶和華又敢在你面前起誓,我必不離開你。」沒有可以停止他的,當以利亞要以利沙停在耶利哥的時候,他說:「我不停下!」停下的人是甚麼也得不著的,不要停在耶利哥,不要停在約但河。 神既然要你繼續向前,進入他為你所預備的完全豐滿之中你就不要停在任何中途的地方。

他們來到約但河,以利亞拿起他的外衣打水,水分開了,以利亞帶以利沙走乾地而過。以利亞對以利沙說:「我未曾被接去離開你以前,你要我為你作甚麼,只管求我。」以利沙是要以利亞所說的。你可以切慕那所有 神說你當有的,以利沙說:「願感動你的靈加倍感動我。」這是那耕地的孩子,曾為他主人洗手的,現在他的心靈變得那麼大,甚至心中自忖以利亞跨出這台戲之後,我要被放他的地位上。

以利亞說:「你所永的難得,雖然如此,我被接去離開你的時候,你若看見我就必得著。」願 神幫助我們永不停止,維持在任何甚麼地方,直到得著你要的。讓你的心願變大,信心增長,直到你在 神的最好上火熱起來。

他們往前走,一個行一步,那一個跟一步,他的目的,是注視在他主人身上直到最後,惟有火車將他們隔開,以利亞乘旋風昇天去了。我好像聽見以利沙呼叫說:「以利亞我父啊!丟下那件外衣來!」外衣就丟下來了,啊!我能看見他落下來,低一點、低一點又低一點直落到地上,以利沙把自己的衣服撕為兩半,他拾起以利亞丟下來的外衣,我不信當他穿上外衣時覺得自己裏面有何不同,然而當來到約但河時他却用以利亞身上掉下來的外衣打水說:「耶和華以利亞的 神在那裏呢?」打水之後,水左右分開,以利沙走乾地而過,於是先知的門徒說,感動以利亞的靈感動以利沙了。

這像是正在接受一個恩賜的情形,惟有在信心內動作才能知道你有恩賜。弟兄姐妹們!你求的時候,只要信。

〔完〕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