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我耶和華是醫治你的

出埃及記十五章26節

「你們中間有病了的呢、他就該請教會的長老來.他們可以奉主的名用油抹他、為他禱告.出於信心的祈禱、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來.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雅5:14-15)在這裏對於醫治疾病的道理給我們一個確實的根據。是 神賜給明顯的教訓;人若病了,在你是請教會的長老來;在另一面他們用信心、抹油禱告。既然如此行了,其他都在乎主了。經過抹油代禱之後,你可以確實的知道主要叫他起來,這是 神寶貴的話。

若有人離開這清楚的教訓,便要落在極大危險之中。那些拒絕順服這教訓的,必有說不盡的損失。

雅各告訴我們與此有關:「你們中間若有失迷真道的,有人使他回轉。這人該知道叫一個罪人從迷路上轉回,便是救一個靈魂不死,並且遮蓋許多的罪。」許多人轉去離開主,像亞撒王一樣。他病的時候只求醫生至終死了。前讀之聖經說若有人引領別人回到主前,他要救他不死。 神也要赦免他所犯的許多罪。應用在救恩一方面,若你離開 神的真理某一部分,仇敵必能勝過你。主是順著雅各書的吩咐醫治那些帶到他面前求醫治的人。既然如此,我願告訴你一段事,證明他是如何醫治最嚴重的疾病。

一天我同一位作建築的朋友去看望病人,有一青年人乘車從他辦公室裏來。在他手裏有一封電報,緊急的請求我們立刻去一個快死的人禱告。我們坐在汽車上,開足馬力,約一個半小時到逹目的地,是在鄉間,到了快死之人的住處,那房子有兩個樓梯上下異常便利。因醫生和我們互在各一樓梯上下,所以沒有碰見的機會。

我見此人身體受傷,肚腹破裂,腸子上有兩個穿孔,裏面流出之物成了膿瘡。他也有血毒症,臉色發青,兩個醫生在旁邊,都說沒有希望,是超乎他們力量所及的了。所以就打電報到倫敦去請一位專家,我們到時醫生已在車站上等著接他。

這人離死不遠了。他不能說話,我對他妻子說:「你若願意,我們可以為他抹油禱告。」她回答:「那就是打人請你們來的原因。」我奉主 的名給他抺油求主叫他起來。但是似乎當時並無顯然改變,不過 神有時暫且隱藏他所作的。以後一日一日的就漸漸發現他作的奇妙工作。有時我們接到痊癒的通知是在聚會時毫未聽說的。昨晚有一極痛苦的女人來聚會,她整個膀臂都中了毒,延及血液,乃是必死之症,我們斥責它。今晨她說已經不痛,昨晚熟睡一夜,是兩月以來未有之事。讚美 神,他不住的作工。

我們剛剛為這位弟兄抺油禱告完了,就從後面的一個樓梯下去,有三位醫生恰巧從前面的樓梯上來,下樓時,我對一起來的朋友說:「朋友,容我握住你的雙手。」我們互相握手,我說:「看我的臉,我們要彼此同意,,照著馬太福音十八章十九節所說,這人必定會從死裏出來。」於是我們將所有事,放在 神面前說:「父啊!我們信。」

以後衝突起來了,這妻子下來說:「醫生的傢具都拿出來了,他們要開刀。」我叫出來:「甚麼?注意這裏,他是你的丈夫,我告訴你這些人若是給他開刀,他會死的。回去告訴他們,你不答應。」她跑回醫生那裏去說:「給你十分鐘。」他們說:「我們不能任他如此下去,他快要死了,這是你丈夫最後的機會。」她說:「我要等十分鐘,十分鐘以內不許動手術。」

他們從一個樓梯下去,我們從一個樓梯上來。我對女人說:「這是你的丈夫,他不能替你說話。現在是你完全信靠 神,證明他是完全真實的時候。一千個醫生也救不了他。在此千均一髮時,你必須和 神採取一致行動,就是為 神站住。」這樣以後,我們下樓,醫生上樓去,妻子對三位醫生說:「不要在他身體上動手術,他是我的丈夫,我確的知道,若是你們給他開刀他要死,不開刀,他要活。」

忽然這人在牀上說起話來:「 神已經作工了。」他們捲起牀上的被,讓醫生再檢查,膿瘡都散去了。護士洗淨那些地方。醫生看見腸子還是破的,他們對妻子說:「我們知道你的信心很大,已經有一個神蹟行出來了,但是總得讓我們把腸子破的地方連起來,再按上銀管子,這樣你的丈夫會好的,並且也一點不影响你的信心。」她對他們說:「 神既然作了第一件事,他也必能作其餘的事。現在誰也不許碰他。」結果 神完全把他醫治好了。直到今日,那人仍然健壯無病。我能把他的名字和地址,寫給要知道這事的人。

你問這是何能力作成的?我引用彼得的話回答:「他的名便叫你們所看見所認識的這人健壯了,正是他所賜的信心,叫這人在你們眾人面前全然好了。」抺油是奉主的名作的,經上寫著說:「主必叫他起來。」主賜給加倍、雙份醫治。即使罪是病的原因,他也說:「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

或問:「什麼是信心?」信心是 神話語的本質,感動這話語的聖靈,就是真理的聖靈。若謙卑的接受這栽種、灌輸的話語,信心在我們心裏就萌芽發生了 – 並且這就是在加畧救贖裏面的信心,也是在耶穌流血裏面的信心。這事實就是主耶穌自己代替我們的軟弱,担當我們的疾病和痛苦,並且他現在也是我們的生命。

神揀選我們互相幫助,我們不敢靠自己。他帶領我們到一地步,必須彼此順服,若拒絕,離開 神的話,就是不在信心之地位上了。一次我去聚會,身體有病,而且患病甚重。我知道 神完全的旨意在我身上,是要我自己謙卑,請長老們為我禱告。但我却未如此執行,散會之後返家,不料家中每人都遭受了與我同樣的病。

我的幾個孩子不知別的,只知信靠主是大醫生,我小的孩子喬治在樓頂上喊著:「爹爹來。」我叫:「我不能來。所有都是因為我,我必須悔改,求主赦免我。」我定意在全教會面前謙卑下來,於是衝到樓上去奉耶穌的名給我孩子按手。我按手在他頭上,痛即離開頭往下移動,孩子又叫:「手放低點。」最後痛疼到脚,我再按手在脚上他即完全好了。其餘的人也同樣的好了。有的惡鬼勢力顯然造起營壘,按手在身體各部份的時候,它即離開了。(當知為病人抺油和趕鬼的分別。)若我們在他面前破碎,謙卑下來, 神總是有恩典的。

    又有一次,我在一地方服事病人,那人說:「我病甚重,好了一小時,就又來了一次攻擊。」我看那是惡勢力,在一小時之內,所學功課係我以前從未學到者。我奉主的名按手在他身上,此惡勢力像是剛剛在我手到之處前面挪動,再按手追逐這惡勢力的時候它即離開病人身體,不再回來了。

    我在法國哈弗爾 (Havre) 的時候, 神的能力大大彰顯,一個希臘人名叫費禮克斯 (Felix) 的來聚會,他改變得對 神很熱心,並且很渴望能將所有之天主教徒找來聚會,好叫他們看 神恩典如何臨到法國,此人尋見一病婦卧牀,不能自由活動,他告訴這女人,主在聚會中醫病的情形,也說她若願意,就可請我看她。女人回答說:「我丈夫是王主教徒,他決不容許任何非天主教來看我。」但她仍求丈夫答應,也告訴他費禮克斯對她說的 神之能力工作情形。她丈夫說:「我不要更正教徒進我家。」女人說:「你知道醫生不能幫助我,神甫也不能,你要這位神人來為我禱告麼?」最後他答應了。原來這女人簡單像小孩子那樣的信心,實在是美麗的。

我指給人人看我的油瓶,告訴她:「這裏是油,是聖靈的記號,表明聖靈的膏油臨到你身上時,聖靈開始作工,主要叫你起來。」在油剛落到她身上的一瞬間,立刻 神作工,我注視窗戶,看見耶穌。(我常見他,沒有什麼繪畫能描得像他的,也從來沒有一個藝術家能畫出我可愛之主的美麗來。)女人覺得 神的能力在她身體裏面,就叫出來:「我自由了,我的手能活動了,我的肩膀也能動了!」

異像消失了,女人坐在牀上,她腿的動作仍受限制。我就說:「我按手在你腿上,你就要完全自由得著釋放。於是按手在她蓋著被的腿上;我注視看,又看見了主。她也看見主。喊著說:「他又在那裏,我好了!我好了!」她從牀上起來,在房子四圍走著讚美 神。我們看見他奇妙的工作,都滿了眼淚,知道到了時候, 神要興起他們。

我年輕的時候,當喜愛和老年人在一起,也常聽他們所談的。我有一位朋友,是浸禮會的牧師,也是一位好的傳道人。我花不少時間和他在一起。一天他來說:「我妻子快死了。」我說:「克拉爾克 (Clark) 弟兄,你為什麼不相信 神呢?只要信他, 神能叫她起來。」他請我到他家裏。我未去以前,先尋找能和我一起去的同伴。

我先到一位為 神熱心的富人那裏,他曾費許多錢開辦救濟事業。我請他與我同去,他說:「不要問我,你自己去,我不作這類的事。」於是又想到一個能禱告的人,他跪下禱告時能繞地球三圈又回到原地。我請他與我同去,並對說:「這一次你要有一個真正的機會了,抓住這會,該要禱告的事,禱告過了,就停住。」這人名叫尼克斯 (Brother Nichols) ,到那裏他就開始禱告。他求主安慰這一位被剥奪的丈夫,又為孤兒,又為其餘類似的事禱告了很多,我叫出來:「我的 神,叫這人停住。」但他並不停止,繼續禱告下去,他所說的,絲毫沒有一點信心在內,最後停止了。我說:「克拉爾克弟兄,現在輪到你禱告了。」他開始說:「主啊!答應我弟兄的禱告,在這大的剝奪和愁苦中安慰她。預備我碰見這同樣大試煉。」我叫出來:「我的 神,停住這人。」整個的空氣都被不信所裝滿。

我有一個玻璃瓶裝滿了油,就到婦人那裏奉主耶穌的名把整瓶的油倒在她身上,忽然耶穌顯現了,站在牀尾旁邊,他微笑就又不見了。女人站起來,完全好了,她現在仍是一個健壯的人。

我們有一位大的 神,有一位奇妙的耶穌,有一位榮耀的安慰師。神的帳幕覆蓋你、時時蔭蔽你、保守你脫離那惡者,在他的翅膀下面,你當信靠 神的話是活潑的、是有生命的,並且也是有能力的。在他的寶藏中,你尋見永生的生命。若你信靠這位奇妙的救主,這生命的主;你就會在他裏面尋見你所需要的一切。

那麼多人和藥物、庸醫、藥丸、膏藥發生交涉。把他們清理出去,相信 神。相信 神就是了。你若敢信靠祂,即永不失敗。出於信心的禱告要那病人,主必叫他起來。「你信靠他麼?」他是值得信靠的。

某次,有人要求我到維斯吞 (Weston-super-mare) 去,是英格蘭西部的一個海濱游息之地。我從一電報裏得悉他們要我去為一個已經失去了理性,變成一個說狂話的瘋子禱告。到了那裏,他妻子對我說:「你願意和我的丈夫同住麼?」我同意了,半夜裏,鬼的力量捉住他,令人懼怕。我按手在他頭上,他的頭髮豎起來像棍子一樣。 神釋放了他 – 是一個暫時的釋放。次日晨六時,我覺得需要離開這房子一會兒。

這人看見我要走了,就喊起來:「你若離開,我就沒有盼望了。」但我見得應當走。出去看見一女人頭戴救世軍的帽子,我知道她正去參加他們早晨七時的禱告會。當管理聚會的隊長預備唱詩時,我說:「隊長,不要唱,先禱告。」他同意,我把我的心也禱告出來了,於是捉起帽子衝到房子外面。他們都以為聚會裏有一個瘋子。

我看見昨晚和我在一起的那人,正衝向海去,赤裸身子,打算把自己淹死。我喊叫:「奉主耶穌的名,從他身上出去!」這人平躺在地上,鬼出去了,再未回來。他妻子跑出來跟著,見丈夫精神完全恢復正常,就領他回家去。

雖然有許多的鬼,但耶穌比所有鬼的勢力更大。雖然有種種可怕的病,但耶穌是醫治者。在他並無難成之事。猶大的獅子能折斷每根鎖鍊。他來扶起被壓下的,釋放被擄的。他帶來的救贖,使我們像在人類未墮落以前那樣的完全。

人需要知道如何方能被 神能力所保守。每一個被引領進入主恩惠的地位 – 無論是饒恕、痊癒或是各種的釋放 – 都是撒但所爭奪的。但 神更要為著你的身體爭奪,當你得救的時候,撒但或來說:「看你沒有得救。」魔鬼是撒謊的,他若說你沒有得救,這正是一個確實的記號,證明你是已經得救了!

你試得這人的故事?他打掃乾淨,修飾好了,鬼已經從他身上趕出去,但他停留在一個靜止的位置,後又為鬼所乘。(馬可12:43-45)主醫治了你以後,你決不可停留在靜止不前的地位上。污鬼回到那人的地方,看見 裏面打掃乾淨修飾好了,便去另帶了七個比自己更惡的鬼來,它們都進去住在那裏,那人末後的境況,比先前更不好了。既得醫治,就要確實的讓 神住在裏面,要得著這充滿者,要被聖靈充滿。

神有無限方法應付那些到他那裏尋求幫助的。他能釋放每一個被擄之人,他如此愛你,甚至説:「他尚未求告,我就應允。」(以賽亞書65:24)所以千萬不可拒絕他。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