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病的恩賜和行異能的恩賜

在此末後的日子 神已經給我們很多了,只是多賜給誰就向誰多要。主已經對我們說過:「你們是世上的鹽,鹽若失了味,怎能叫他再鹹呢?以後無用不過丟在外面被人踐踏了。」同樣的意思主說:「人若不常在我裏面,就像枝子丟在外面枯乾,人拾起來扔在火裏燒了。」同時他又告訴我們:「你們若常在我裏面,我的話也常在你們裏面,凡你們所願的,祈求就給你們成就。」若在這些日子我們不同主一齊前行也不行在啟示真理的光中,我們就要變成失了味的鹽,枯乾了的枝子,一件事是我們必須作的,就是忘記背後的那些事情 – 過去的失敗和過去的祝福 – 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要得 神在基督耶穌裏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

多年來主不斷的推我前行,並且保守我脫離屬靈的停頓,當我在衞斯理美以美會的時候,我確信是得救了也確信我是對了,主對我說:「出來!」於是我出來了,當我與名叫弟兄會的人在一起的時候,我深信我現在是都對了,但是主說:「出來!」於是我到救世軍裏去,那時救世軍滿了生命,所到之處即有復興,但是因他們走進自然的肉體的事裏,所以在起初日子中,他們所有的大復興以後停止了。主對我說:「出來!」我就出來了。自昔至今我已有三次的出來,我信這五旬節的復興就是我們現在在內的,也是主今日在地上最好的東西,並且我相信 神在此以外將有更好的,然而任何人不如飢如渴的多多要 神自己和他的義,這樣的人,對 神是無用的。

主已經告訴我們切慕最好的恩賜,我們也需要切慕那些使多得榮耀的,且看醫病的恩賜和行異能的恩賜,有人說我們需要辨別的恩賜和醫病的恩賜一同作工,然而,即或離開分辨的恩賜,我信聖靈仍要在我們應付病人的時候,給我們 神的啟示。許多人像是有辨別力或者想他們似乎有,然而他們若把這辨別力先轉向自己,看了自己的情形,一年以後,他們必不再要這辨別力了,辨別的恩賜並不是批評。今天在五旬節的範圍裏我們最大的需要乃是更完全的愛心。

完全的愛是決不在凡事上顯露的,他決不要佔別人的便宜,並常願意居末位坐後面。聚會時常有人要給信息,要被人聽見。你若渴望到一聚會中去,應當有三件事存在心中:我要被人聽見麼?我要被人看見麼?我在錢財的上面有何要求嗎?若有這些在我心裏,我沒有在那裏的權利,惟有一件感動我的,就是 神束縛的愛,為的是要使我服事他。當一傳道人的思想放在錢財上的時候,他入受損失,五旬節的傳道人,避免多作錢財上的事是好的,只是激勵人在錢財上幫助遠方佈道的人乃是合宜的。傳道人為分配佈道工作而收集錢財是決不用懼怕的,主要照顧他的錢財,此外傳道人也不當在一處登岸時就說是 神已經差遺他,當我聽人如此宣佈時,我常懼怕。他若係 神所差遣者,聖徒們後來會知道 神為他僕人而有的計劃,我們必須住在他計劃之中讓他安排我們在他要安排的地方,若你不求別的,只求 神的旨意,他必在合宜的時候放我們在合宜的地方,我願你看見醫病的恩賜和行異能的恩賜是聖靈計劃中的一部份,當我們順著那計劃工作時,這些恩賜就要行出來了,當知道聖靈的動作和 神的聲音。若我現在要看聖靈的恩賜,作工就必先明白 神的旨意。

醫病的恩賜各有不同,你去看十位病人,每位情形都不一樣。我在主裏同一病人在他卧室裏時,再沒有比這個更使我快樂的,我在病人牀邊服事比其他任何時間有主同在的啟示更多,因為你的心在深的憐憫中進到需要之人那裏,所以主才顯明他的同在,向你顯現。你能夠發現他們的心境找出他們的確實情形,並且你也必須被聖靈充滿,好能應付這在你面前的情形。

人有病時常是對聖經變得愚笨了,然而他們還記得三處聖經,他們知道關於保羅肉體上的刺和保羅告訴提摩太為了胃病的緣故用點酒,並保羅容許人仍有病的事,他們忘記了聖經上所記那有病之人與那地方的名字,也不知道那章節在那裏。大多數人想他們肉體中有一根刺,在應付一個有病的人主要的是尋出他們確實的心境定規他們確定的情形,你在聖靈能力之下服事時,主要你看出什麼,是剛剛對病人最有幫助和最感動他們信心的。

當我作船匠生意時,我以替病人禱告為享受,緊急的召喚來了,連洗手的功夫都沒有,兩手還是漆黑的就向病人傳道,我心全為愛火所輝煌,為病人禱告時你的心必須是在這事的裏面,當有屬 神的憐憫慈心恰好進入毒瘤子的下面,如此你就看見聖靈的恩賜作工了。

一天晚上十點鐘我被召喚去為一個青年人禱告。他有癆病,已被醫生丟棄,快要死了。我看見,就覺得除了 神擔當他以外,他不可能再活過來,於是轉過身來對他的母親說:「好,母親,你該上牀啦。」他說:「啊!我三個星期沒脫衣服了!」我對他姊姊們說:「你們該上牀去。」但是他們也不要去,他的弟兄也是一樣,我穿上大衣說:「再會,我出去。」他們說:「別離開我們。」我說:「我能在這裏作甚麼!」他們說:「你若留下,我們都上牀去。」我知道 神在一個只有肉體的同情和不信的空氣中是絕不動工的。

他們都上牀去,我留下,在牀旁跪下,那實在是一個面對面對著死和對著魔鬼的時候,然而 神能改變最難的情勢並要你知道他是全能的。

於是爭戰來了,就像天是銅的,我從十一點禱告到早晨三點半,看見這受痛苦之人臉上的薄光,他過去了,魔鬼說:「現在你完了,你從布雷瑞德富爾德 (Brodford) 來,但女孩子竟死在你手裏了。」我說:「不可能, 神非無故差我來此。」這不過是一個更換力量的時候,我記得那聖經說:「人應當常常禱告,不可灰心。」死亡雖已來到,但我知道,我的 神是全能的,他曾分開紅海,今日還是一樣。這正是一個 神:說「是。」我不說「不」的時候,注目看窗戶,就在霎時間,忽然耶穌的容貌顯現了,就像是有百萬的光線從他臉下放射出來,當他注視剛過去之人的時候,死人臉上頻色回來了,病人翻身睡著,我讚美起來,早晨她醒得早,穿上睡衣步行到鋼琴那裏彈琴,並唱一首美妙的歌,母親和妹妹弟兄都下來聽,主已經擔當了一切,他行了一件神蹟。

主呼召我們在這路上前行,為了這些困難的病我感謝 神,主已召我們與他進入心的結合,他要他的新婦與他一心一靈作他自己所喜愛作的,這是一個神蹟,肺都完了像裂成的碎物一樣,但是主恢復這肺使他完全好了。

有一聖靈的果子,是必當與醫病的恩賜作伴的,就是忍耐,與恆久的忍耐, 神所用在醫病恩賜上的人必須是一個恆久忍耐的人,他入須常常準備一句安慰人的話。若是病人還在痛苦和軟弱之中,眼對眼看不見你所看見的,你就必須與他一同擔當。我們的主乃是滿了憐憫,並且生活動作到持久忍耐的地步,若我們也去幫助需要的人、窮困的人,我們亦當到此地步。

有幾次你為病人禱告時,像是顯然粗魯,然而你並不是應付一人,乃是正在應付那捆綁人的撒但軍隊,你的心對所有的人充滿愛心和憐憫,然而當你看見魔鬼已在這病人身體中所取得的地位時,你變成一個聖的、發聖怒的人,你要用真正的力量去應付這情勢。一天一隻竉愛的狗隨著女主人離開家,圍著她兩腳跑,主人對狗說:「我所喜愛的,你回去。」狗搖了尾巴大鬧起來,她說:「回家去,我所愛的。」但是狗不去,最後粗聲叫出來:「回家去!」於是狗去了。有的人應付魔鬼也得像那樣。魔鬼是能容受所有你喜歡給他的安慰的,把他趕出去!你不是在對付人,你是正在對付魔鬼。奉主的名必能趕出魔鬼的權勢。你對付病像對付鬼一樣總是對的。許多疾病是因為處理失當,是在甚麼事上錯了,在甚麼地方忽略了,以致給撒但留了機會請了進來,這樣就必須在給魔鬼留地步的地方悔改認罪,如此以後才能再去對付這病。

當你應付一個毒瘤病時,要認識那是一個活的鬼,正在破壞身體,一次我在洛杉磯為一個毒瘤的婦人禱告,毒瘤剛受咒詛,便停止流血,毒瘤死了。再次發生的是那天然的身體要把他擠出去,因為天然的身體沒有容留死物質的地方,這出來的像一大球,有千百根的纖維纏在一起,所有纖維以前已經擠入肉體裏面,這些鬼已經向前移動進入捉住組織,但在他們被毁壞的一刻,他們的捉住沒有了。主耶穌對門徒說他賜給他們權柄釋放也有權柄捆綁,在聖靈的能力之內,釋放撒但的囚奴,叫被壓制的得自由,這是我們的特權。

站在約翰一書的地位上宣告:「那在我們裏面的比在世上的更大。」承認不是你自己應當應付魔鬼的權勢,乃是在你裏面更大的那一個。啊!被他充滿是甚麼意思呢?你自己甚麼不能作,但在你裏面的要打勝仗,你的身體,已經變成聖靈殿,你的口,你心,你的全人也變成 神之靈所使用、所工作的。

我被邀請到挪威的一個市鎮去,會場坐著約有一千五百人,我到時候,人都已經塞滿了,還有千百人試著要進來,那裏也有警察,我所作的第一件就是向屋子外面的講道,就對警察說:「在外面的人比在裏面的人還多,這使我很難過,覺得必須向他們講道,我願你們給我這市場的地方好在裏面講。」他們為我找著一個大公園搭起一個大的架子,使我能向幾千人講道,講完以後,有些希奇的病人得了醫治,一人帶著飯從一百英里的地方來,因為他的胃上長了一大毒瘤,已經一個多月未吃甚麼,到了那裏,他也在聚會中得著醫治,並打開包裹當著眾人面前吃起來。一位年輕的婦人僵直了一隻手,在幼時他母親不但不要孩子多用他膀臂反倒使他膀臂不動,所以到了僵直的地步,他今雖已長成青年婦人,却像被那使人軟弱的鬼所附,彎著腰的婦人,一樣地站在我前面。我奉耶穌的名咒詛這使人軟弱的鬼,鬼立刻出去,膀臂也自由了。他到處揮舞著手,聚會完時,鬼用摩攣抽風附著兩個人,鬼顯明他自己時,這就正是應當對付他們的時候,兩個人都得釋放了,他們站起來感謝讚美主,那時我們都很快樂。

我們需要儆醒,伸出手來相信 神。在 神能帶我到這地步以前,他曾破碎我千次,我曾痛哭,曾呻吟,曾在多少晚上劬勞直到 神破碎了我,對於我就像除非 神把你割下來,我就永遠不能對人有恆久的忍耐似的。我們若站在 神的能力上,並且是站著,繼續的相信,並且成就了一切,仍然站立得住,繼續的相信到底,我們就能奉主名行這醫病的恩賜和行異的恩賜。

吾人已經在這末後的日子看見奇妙的神蹟,但他們不過是我們將要看見的一點點而已。我相信我們是正在這奇妙事工的門檻上,然而我願加重的說這所有事是藉著聖靈的能力才能行出來的,決不可想這些恩賜要落到你身上像熟的櫻桃一樣,有一個原理是你必當為每件你得著的東西付代價,這是一個實在的原理,我們心須渴慕切求 神最好的恩賜,並向主帶我們經過的任何預備說「阿門」,為的使我們成為謙卑有用的器皿,藉這器皿 神就能藉著聖靈的能力作出他的工來。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