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 九月二十七日──雅歌-30(葡萄園)-第8章11-12節

第八章11-12節

11 所羅門在巴力哈們有一葡萄園.他將這葡萄園交給看守的人、為其中的果子必交一千舍客勒銀子。

所羅門⋯⋯有一葡萄園──這是以色列的會眾,如經上所記:「萬軍之耶和華的葡萄園、就是以色列家」(賽5:7)

在巴力哈們」──位於耶路撒冷,是人口稠密、人口眾多之地。

巴力」(Baal)──表示為平原之地,如:「是從利巴嫩平原的巴力迦得 (Baal-Gad)」(書12:7)

他將這葡萄園交給看守的人」──祂把它交給了嚴厲的主人:巴比倫、米底亞、希臘和以東。

為其中的果子」──這些邦國取了一切可取的:人頭稅、什一稅和非法徵收,他們都拿了去、盡都帶走。


葡萄園」──一章6節那裡,新婦曾抱怨被同母的弟兄欺負:「他們使我看守葡萄園、我自己的葡萄園、卻沒有看守」──這葡萄園對以色列來說,就是以色列家(賽5:7),然而對於新約的新婦來說,就是「天國」──「因為天國好像家主、清早去雇人、進他的葡萄園作工」(太20:1)

他將這葡萄園交給看守的人」──這好比耶穌的比喻說:「有人栽了一個葡萄園、周圍圈上籬笆、挖了一個壓酒池蓋了一座樓、租給園戶、就往外國去了。」(可12:1)──「租給園戶」就是「交給看守的人」。

為其中的果子必交一千舍客勒銀子」──就是時候到了,園主向園戶收取葡萄園的果子:到了時候、打發一個僕人到園戶那裡、要從園戶收葡萄園的果子」(可12:2)

他將這葡萄園交給看守的人、為其中的果子必交一千舍客勒銀子」──把「葡萄園交給看守的人」即交了給王女/新婦看守,因為他說看守的人「必交一千舍客勒銀子」,而在下一節,王女/新婦就為自己的葡萄園交了「一千舍客勒」,故新婦在這裡又多了一個的身份──「看守的人」。

12 我自己的葡萄園在我面前(帶著它所有的歡樂).所羅門哪、一千舍客勒(銀子)歸你、二百舍客勒歸看守果子的人。

我自己的葡萄園在我面前──在審判之日,那位尊榮的聖者,將會審問他們,然後祂會說:「我的葡萄園,即便我把它交在你手中,它仍是屬我的,你們在我面前為自己所奪取的,是它的果實。而你們摘取的,在我面前並不能隱藏。」然而他們會說:

所羅門哪、一千舍客勒歸你──「我們從他們那裡所奪取的一千舍客勒銀子,我們會全數歸還。」

二百舍客勒歸──我們會多向他們多付一些,正經上所記:「我要拿金子代替銅」(賽60:17)。

看守果子的人──這些是妥拉的學者,那些銀子是給妥拉學者們的,如以賽亞書所記:「他的貨財必為住在耶和華面前的人所得」(賽23:18)。也可以這麼解釋:看守果子的人要得兩百舍客勒──按律法,凡從聖物中獲得好處的人,要照聖物的原數加上五分之一。我們也會支付,因為:「以色列歸耶和華為聖、作為土產初熟的果子」(耶2:3),原數加上五分之一、原數的五分之一、二百是一千的五分之一。


我自己的葡萄園在我面前」──回到一章6節她抱怨說:「他們使我看守葡萄園我自己的葡萄園、卻沒有看守」──意即每個新婦都有一個專屬的「葡萄園」要她去「看守」的,這種「看守葡萄園」的工作,就又好比「聰明的拿著燈、又預備油在器皿裡。」(太25:4)──「預備」──看守、留意燈裡還有油嗎?

她的同母弟兄叫她看守他們的葡萄園,因著軟弱,她不懂得說「不」,故只有被迫的看守人家的葡萄園,而自己的葡萄園卻沒有看守好。但來到王女/新婦/看守的人的身份時,她已能「看守好」自己的葡萄園,所以「自己」的葡萄園就在「自己」面前,並沒有站在別人的葡萄園之上。 這個也能這麼說,她當初看不清自己的使命,常在不該忙的、不屬自己的使命上忙碌著,把自己該打理的給丟棄,使之成為荒涼、無人耕種之地。

一千舍客勒歸你」──這是11節那裡,所羅門與看守之人所講定的價錢──「為其中的果子必交一千舍客勒銀子」。

二百舍客勒歸看守果子的人」──這個「看守果子」的人,是替「看守葡萄園」的人「看守果子」,進他的葡萄園作工。當約瑟作埃及全地的宰相時,因著饑荒,他為法老買了埃及所有的地,並僱人打理這些地,在打糧食的時候,他說:「你們要把五分之一納給法老、四分可以歸你們作地裡的種子、也作你們和你們家口孩童的食物。」(創47:24)──一千舍客勒銀子的五分之一,即二百舍客勒。

這個「二百舍客勒歸看守果子的人」也意謂著「工人得工價是應當的」(提前5:18)、「雇工人的工價、不可在你那裡過夜留到早晨」(利19:13)

我自己的葡萄園在我面前.所羅門哪、一千舍客勒歸你、二百舍客勒歸看守果子的人」──王女/新婦是一個忠心的人,是得良人耶穌稱讚的人──故在這裡,王女/新婦的另一個身份是「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太25:21)──「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義、在大事上也不義。」(路16:10)

「誰是忠心有見識的僕人、為主人所派、管理家裡的人、按時分糧給他們呢?」(太24:45)

默想:若到了末後的日子,主回來要向每個「看守的人」收取當取的「一千舍客勒」銀子時,你可否如數交出,並且不虧負那些「看守果子的人」?

另外,你有忙於替別人的葡萄園工作,而丟下自己的葡萄園嗎?什麼是你的葡萄園?你的呼召是什麼?你有否在你的呼召上盡忠?

若你已走在你的呼召上、在你看守的葡萄園內工作,但你有否虧負那些替你「看守果子的人」呢?你可有像約瑟那樣,記念這些「看守果子的人」,讓他們有作地裡的種子、以作他和他家口孩童的食物呢?還是一句「為神的國度」就打壓「工人」的工價、甚至找大量的免費勞動人口呢,實係為了自己的「肚腹」──即自己「夢想」的「葡萄園」?

要記得「時候到了、審判要從 神的家起首」(彼前4:17),即從神家為首的人開始算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