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e Media
主頁 | 關於我們 | 支持我們 | 聯絡我們 | 常見問題 | 網站連結 | 手機網站 | 設定為首頁

登入 | 註冊 | 簡體
網上電台 隨想隨筆 信仰見證 認識真理 音樂分享 教會講壇 創意短片 聖經靈修 討論區
 
丟棄萬事 得著基督
走出迷信 渴慕基督
放棄傳統 追隨基督
賭.屠
摒棄道法 高舉基督
脫下袈裟 披戴基督 2
脫下袈裟 披戴基督 1
沙士遺証
愛,永不放棄
重建破碎家庭
甚麼時候軟弱 甚麼時間剛強
生命不再一樣 (上)
生命不再一樣 (下)
愛.回家
這一生最美的祝福
從賣毒品到賣屬靈書籍
只因你們不屬世界
我的"信"路歷程
你在哪裏?
在病痛中遇見神
患難之日
鄧文清弟兄
羅文元先生
周詠儀姊妹
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 信仰見證 » 脫下袈裟 披戴基督 1

  脫下袈裟 披戴基督 1
其他見證

  




支持〔葡萄樹傳媒〕獲:

福音見證 VCD:脫下袈裟 披戴基督 1

請按此:http://www.vinemedia.biz/_p...

:: 港幣一百元或以上之奉獻,
憑收據可申請減免香港入息稅 ::

--------------------------------------------------

 簡介:

曾誠心向佛的佛教徒,以至出家修道為尼的人,在歷經信仰上的衝擊過後,甘願放棄過去所擁有的名份、地位,回到信仰的起點,向宇宙中這位又真又活的神,敞開心靈,異口同頌:感謝主!讚美主!


前言:
假如世上有一位神,祂願意給你生命的平安,這個我要!
我真的覺得說,我們的罪能夠得到,這種白白的恩典,真的,我只帶了一個我願意跟信而已,祂就稱我為義!
牧師唸一句,我就跟著唸一句,心裏就是很高興、很高興!這樣子過日子!
你信的神是真的還是假的,要會說話,而且跟你說話!
**********************************************************
陳麗雲(曾學佛八年)
我的工作剛調動,我進到那個職場的時候,其實那時候我沒有任何宗教信仰,但我發現說那邊的同事,每人手中一本佛經,我一看是金剛經,我很好奇這個東西是寫甚麼?人家看我也就看,我在看,其實我看不太懂,「如夢如幻如泡影」,其實我看不懂,只把它當成文學著作在看。

後來我在辦公室中有一位同事,他是學佛學得最認真的,他有一天告訴我說,我們有一位師 父,她要開一門課,請你來聽,我就想:假如說這個課,對一個人生的目的,或是說人生的意義,有一個說明的話,我會很有與趣。所以,他就跟我約好,那個晚上 要去上那個課,然後去到那個講堂的時候,發現就是鄭麗津姐妹,她開了一門課叫做「百法明門論」,我發覺說真的講得很有道理,人生就是這樣,按照佛教的用 詞:「貪、瞋、痴、慢、疑、不正見」,所以因為這些會造成你的不快樂,因為造成你一些很多的,並帶來人生種種的一個惑果,所以我就這樣一頭栽進去了。然後 我在整個學佛的過程當中,我覺得的確佛經講得真的是,它把人生的一些很多的歷程,講得真的很符合現在的一個狀況,所以我就這樣一路學,我就從第一堂課開始 上之後,鄭麗津姐妹就一部部的經典在教我們,我就跟著一部一部學。那時候我學佛學到七、八年時候,有一天,鄭麗津姐妹就說,她要去美國辦佛學院,所以她暫 時就不能教我們佛經了,要我們自己自修就對了,然後師父就打包行李,真的是出國去辦佛學院去了。後來經過了一個月,有一天,鄭麗津姐妹從美國打電話回來, 跟我們說她要還俗,這個真是帶來很大的震撼,帶領我們修行的一位師父,竟然跟我們說要還俗,我心中有一個想法,就是師父她願意,她已經在這個佛教修行23 年了,在佛教界,她也有相當的地位和名份,但是她為甚麼願意去放棄,她過去已經所擁有的,重新去追求?我在想,大概是師父找到更好的東西,我很想知道說, 她找到是甚麼?

經過半年之後,有一天,鄭麗津姐妹就回來了,然後她講了一句話,讓我蠻… 真的是蠻震撼我的,因為佛教徒就是修行,鄭麗津姐妹跟我講說,以後不必修行了,靠聖靈來帶領,我對這句話在我的心中,造了一個很大的印象,「不用修行?靠 聖靈來帶?」這是甚麼意思?我還是不懂,但是我真的是蠻震撼,不用修行,靠聖靈?聖靈是甚麼?後來因為鄭麗津姐妹已經回國了,她有機會她就帶我去教會,那 我第一次上教會的時候,我印象很深刻,那時候台上唱詩歌說:「神是平安」,當我聽到那首詩歌的時候,我覺得好像神知道,我的內心深處是,在我的內心深處, 我是沒有平安的,所以我在唱那首詩歌的時候,事實上我是淚流滿面的,我想假如世上有一位神,祂願意給你生命的平安,這個我要!
**********************************************************
吳梅蘭(曾學佛十二年)

我在過去在佛教的時間,大概有12年的時間,在佛教12年的時間,比較多擔任就是所謂司儀的工作。那其中有一 次,有一位弟兄他為我傳福音,他告訴我在佛教當中,有一些不是很好的狀況,可是我完全沒有辦法去聽,他這個部份,我是覺得,佛教是非常好,非常莊嚴,我也 在那個地方,可以說是如魚得水,所以每天都在忙碌當中,就像跑場子一樣,那樣子跑。
 
直到有一天的時候,我面臨債務上的問題,這個弟兄就告訴我說,你是不是可以到教會去,因為那個時候父親,又剛好因為債務的關係,父親中風,所以他說,你好不好到你附近的教會去,好吧!那我到山下有一個靈糧堂,當我進到教會去的時候那個教會也不怎麼好看,就是椅子而已,也沒甚麼東西,那我說:你們這一群人在做甚麼? 他告訴我說,我們敬拜神,你們敂拜神?我的印象中,我的佛堂是那麼的莊嚴,是那麼一塵不染,禪修的味道是非常好,那個空間也不一樣,我沒有辦法接受這樣一 個事實,他就跟我講說,我們是用唱歌來敬拜我們的神,在禮拜天的時候,我說好,出來了以後,他邀約我禮拜天時候到教會,我說好,我知道。
 
那我就思想,這位弟兄訴我到教會,這教會就這麼一回事嘛,那我天天拜消我的業障,那總是有東西嘛,那唱歌敬拜,怎麼可能會去解決你的問題,我就感謝神!真的是神掌權!
 
所以隔一週以後,那個個禮拜天,我就進去教會了,當我進到教會,嘩!真是多人啊!都是萬頭鑽動在那裏頭,可是我們看到,他們很自由,那但是那時候我不懂,他們就告訴我說,這個聖經有多好,那我心裏想,聖經有多好?也就是那麼一本,我還告訴他們說,佛還八萬四千的法門,你們這個算甚麼東西,他們就跟我講說這個很棒,可是他們也啞口無言。他們告訴我說,有很多佛教徒轉變成基督徒,那我告訴(他們),我看更多的基督徒跑到佛教徒來,他們真的是對我好像也啞口無言,那我也真的凌牙利齒,去回答人家這些話語。
 
直到有一位姐妹,她跟我講說,我們有邀請過一位法師,是23年的法師,她叫做鄭麗津,我說,怎麼樣?她說,她信主了!

23年信主了!是怎麼一回事?那她說這裏有一卷錄影帶,她就說要送給我,那這個就是引發了我,一個很大的好奇,剛才我提到,我12年那樣的一個信仰,如今碰到一個23年的信仰,喔!神真的是奇妙的神!祂知道我是一個怎麼樣的孩子,祂造我的時候。
 
當然我的好奇就出來了,我的好奇不但覺得說,嘩!23年!那如果我12年還不比她晚, 誓必要無論如何一定要把這卷帶子看完,所以當我一看這個帶子的時候,這個人我認識啊!只是她以前是尼姑啊!當我看完這個錄影帶,知道這個人的時候,那我想 她就是我周圍,有一些同事、朋友的師父。那我說,你們的師父去那裏了?他們說,不知道,也沒電話,消失了,聽說到美國信主了!不知道為甚麼?那我回答他 們,我會告訴你們答案的,因為我在找她,他們說,這很奇怪的現象!我說,你放心,我答應一定打給你們。
 
所以我就打電話到信義神學院,感謝神!就碰到鄭姐,那她訴我一些她自己,生命的一個經歷,那我真覺得,我可能在這方面特別,對23年跟12年,我會覺得那種很緊張,時間不多,所以在那裏,我們就一起,她帶著我查經,然後告訴我生命當中有一個,主宰我們的神,然後我們經過這樣的,一個團契以後的一週,我就回到原來那個教會,就告訴我那個教會説,我要受洗!
 
在這樣一個生命當中,目前回想起來,好像一眨眼,可是在這裏頭,我真的覺得豐富中的豐 富,特別我在過去的時候,我覺得那麼莊嚴的一個佛像,果真叫做作有眼不能看,有耳不能聽、有口不能說。那可是如今,我真是覺得說,有耳都當聽,我眼睛所看 到都是,萬物造物主的美好!那我能述說的,就是那一份好消息,祂為我們上了十字架,我真的覺得說,我們的罪能夠得到,這種白白的恩典,真的,我只帶了一個 我願意跟信而已,祂就稱我為義,我真的覺得說,好得無比!
**********************************************************
鄭麗津(曾出家23年、法名:道清法師)
一直到大學讀書的時候,就很喜歡看哲學的書,那時候很多甚麼存在主義哲學,我發現說是一個框框、一個框框,走出 了這個框框,好像並不能夠得到一個究竟的答案,所以後來遇到佛教,嘩!覺得那個大藏經那麼多,就覺得很浩翰,覺得更是海濶天空,那所以說 佛教給我,尤其 講「空」,其實說「空」,不是完全說沒有,因為回到空裏面,好像更可以…就好像一張白紙,更可以去畫圖,或是怎麼去描述,怎麼去寫文章,是這樣一個空,然 後就這樣子,我在佛教參禪打坐這樣子,也覺得蠻好的!真的,它的佛教的哲理種種,但是我一直一直後來,就是進入一個完全就是追求,「了生脫死」。
 
只是說了生脫死,人以後看所有的眾生都不要受苦,都已經不要再輪迴,能夠得到永遠生命,我慢慢覺得有瓶頸,可是我不曉得到底怎麼去突破,可是我覺得真的是,當人的盡頭,神的起頭。
 
結果沒想到說,我去到美國,佛學院沒有辦成,我同學邀請我到教會,在那個聚會中,我被聖靈感動,然後就這樣子,主的帶領,我就信了主耶穌!那真的信了主耶穌,那時候我49歲了,我跟主說,我真的遇見這位神,真的是很懊惱!懊惱甚麼?喔!主耶穌啊!我怎麼那麼慢才信呀?
 
我說,真的是兩個很大的不同,在佛教23年,我真的是也很努力,可是我不能夠說,像有 人說,我都努力那麼久,叫我放棄?我說,如果你是得到「永遠」的話,你就是50年,我都願意放棄,就是說,我今天活到明天而已,我己經辛苦了50、60年 了,我真的是,「朝聞道,夕死可矣」啊!對不對?得到永遠的生命,你50年、100年都可以換的,因為真的寶,真的寶不在乎以前啦!那怕說我年紀也大了、 也老了,一切要從頭來,我覺得只要有又真又活的神,一切重來,沒問題!而且越老越需要神的恩典,才看到神的恩典!
**********************************************************
劉莉丹(曾出家21年、法名:道琛法師)
感謝主!因為我在寺廟裏住了二十年,就是感覺到他們就是要我們工作、工作,心裏很枯乾,還有彼此之間,真的是很 少說彼此相愛、照顧,每一個人都是自私自利,做自己的事情。後來最後我決定要回家裏,好好修行好了,不想再混下去,而且都是要我們出去誦經比較多,回到家 裏之後呢,我是一個很內向的人,沒有跟甚麼朋友來往的,有機會我就想,基督教不知道是講甚麼東西,我就開始看Good TV,一看下去,就把我的心完全吸住了,是那種強烈的吸引我,看了一段時間以後,有一天,才看見我桌子上的佛經,我已經很久沒有去看了,一想,喔!我糟糕 了!我怎麼辦?我是一個出家人,那個佛經我已經沒有辦法打開來了,神呀!怎麼辦呀?我心裏就這樣講。
 
那真是很奇妙,不久以後,神就開路,讓我遇到我鄰居彭姊妹,我就跟她講說,我很想認識 一個基督教的,傳道人還是甚麼,她就說,有呀!剛好我們家裏有一位芬蘭宣教士,然後她就幫我安排,我就第一次碰到林教士,我是想說,我們只是做個朋友而 已,我們只是聊聊而已,我大概不可能信耶穌吧!我那個捆綁那麼大,二十年!還有我就是苗栗這地方的人,走出去,人都認識我,都知道我是師父,我要信主,我 是有很大很大的困難。
 
但是,林教士她說,她也叫了很多人為我禱告,而且GoodTV那些見證,真的是非常吸 引我,我從來就沒有感受到那種,真的他們每個人,都把自己說成很小、很小,一直高舉主的名,在我們的生活範圍,不是這樣,以前作師父,就是最大的,你們下 面就是要服從他,他講黑,你就是黑的,白就是白的,要不然你就是謗師、欺師、毁師、地獄種子這樣子。所以,當我看到他們每一個人,見證那麼美,而且不管你 是甚麼殺人的、吸毒的、婚姻破裂的,他都是親自拿出來禱告,然後求神。不是就一味的拿錢去廟裏誦經,梁皇懺、水陸法會,十萬、二十萬、一百萬這樣丟下去,請那個偶像來處理的,完全自己是要針對這個問題。
 
所以我一看之後,真的是很強烈的致命吸引力,把我的心都吸住了,那可是我現在我也不知 道要怎麼辦?我真的不曉得要怎麼辦?我就說,神!怎麼辦?我認識林教士之後,我們也只有一個禮拜見面一次,我天天家裏就是有GoodTV,那有時候牧師講 完節目的時候,他就說,你們在電視機前面的人,如果要決志的話,就跟我一起決志,可是我也不曉得甚麼叫決志,我就好高興,跟著牧師唸一句,我就跟著唸一 句,心裏就是很高興、很高興!這樣子過日子!
 
後來碰到林教士,一直鼓勵我說去教會,我是說,真的是不可能,真的!你還剃個光頭!真 的沒有力量去教會聚會,但是後來就是有一段時間,她給我看一本書,就是回教徒的見證,有一個她是那個巴基斯坦的,一位很有名的外交官的太太,她也是很大的 爭戰,她的爭戰比我們更大。對,回教徒,那神就給她一句話,就是說,在馬太福音十章32-33節說:「凡在人面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認他, 凡在人面前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認他。」我就說,神呀!你是不是在跟我說話呀?因為我現在就是很大的爭戰,然後因為GoodTV有很多回 教的報導,所以有人為了主,被搶殺,都是在所不惜,被煎熬那些,我就想說,我是那麼幸福,生長在台灣,我真的給人家罵、羞辱,也比不上那些回教徒,那我算 甚麼?對不對?!所以漸漸的,我心裏就是有平安,我就想說,我是可以考慮,真的要信主了。
**********************************************************
林慈恩教士(Sylui Lintunen)
我第一次面對師父,心裏面不是非常相信,這個怎麼可能?所以我覺得不是很了解這個情況,我想如果願意的話,那我 們一起來看聖經,來多認識耶穌,這樣一起看聖經的時候,劉姊妹從來沒有發問題,我心裏面覺得,劉姊妹到底心裏面想甚麼?對我來說,我覺得很有意思,我很想 知道妳的想法,可是妳總不說,那我們繼續的看呀,我說有沒有問題,(妳說)沒有。有一段時間,我心裏面聖靈跟我說,你這個劉姊妹已經相信耶穌,我覺得很驚 訝,不敢相信,可是我已經習慣聽這個聖靈的聲音,所以我覺得,我要問你,我說,聖靈跟我說,你已經相信了耶穌,劉姊妹說,是!我已經接受了耶穌!可能你看 GoodTV的時候…
 
看GoodTV的時候,我就常常跟那個牧師一齊禱告…
 
那個時候我就面對了這個,我不知道該怎樣幫助劉姊妹,所以我打電話給你!
**********************************************************
鄭麗津
對呀! 真的!今天看到劉莉丹,我真的打從心裏很高興!真的!我真的覺得很奇妙,我只要看到一個人受洗,一個人在主裏面越來越喜樂,我就說,噢!主呀!祢真的是又 真又活!因為有時候我還會想說,我這個人是不是有點宗教狂熱?可是不是,不是我自己能,有時候我們會說,有人會說,你們好勇敢,我相信我們兩個都很了解, 這個不是我自己勇敢,是神,神的大能呀!所以說,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信祂的人。
**********************************************************
劉莉丹
師父以前講過說,你們如果要還俗的話,要到佛面前做一個儀式,這個在我心中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所以我當時就有問鄭姐說,我 是不是需要回去廟裏,再做這個說我要告別這個佛教,但是她告訴我說,神是最大宇宙的真神,所以所有的戒律都在祂下面,你不用害怕,這樣子的時候,我就是一 點也不害怕,就這樣衝破我一個最大的難關,很多人就害怕說,是不是我佛教徒現在來信耶穌,我家裏會不會受到懲罰呀?會不會有這些問題,這也是佛教徒一個很 大的一個困擾。
**********************************************************
鄭麗津
我們今天更明白,我相信你到今天你非常明白,那都是想的,甚麼佛、甚麼菩薩,都是人想的,所以你去跟它講有甚麼用?神是大過一切的,不只大過一切,我們今天信了主耶穌,主耶穌是甚麼?是恩典! 恩典在律法之上。
 
今天不要說佛教徒,猶太教徒也一樣,這個時代是恩典時代,恩典時代就是主耶穌基督勝過 一切,羅馬書八章二節:「因為賜生命聖靈的律,在基督耶穌裡釋放了我,使我脫離罪和死的律了」。所以這個律 ,是宗教的律,不管你是猶太教的律,甚麼教的律都一樣,何況猶太教還真的有神,那其他的宗教都沒有神,那些神都是想的,都是想出來的,所以它的律不成立, 主耶穌基督是律法的總結,一切的律,就是神在表白,祂就是這麼的聖潔、公義、良善、正直、慈愛。但是人沒有辦法去遵守出來,所以一定要靠主耶穌的靈,進入 到我們裏面,我們是靠著祂作人位,祂掌權,所以說「不再是我,乃是基督」。所謂「乃是基督」就是,我今天活著的,保羅又說,如今我在肉身裏所活著的,是我 在神兒子的信裏,與祂聯結所活的,祂是愛我、為我捨了自己。所以這個捨了自己,一樣放在裏頭的時候,我們就要捨自己,不斷的捨,不斷的把自己去掉,像施洗 者約翰說:「他必興旺、我必衰微」。
 
以前我就說,佛教也講無我,佛教只有講一半,不再是我,但是乃是甚麼?後來搞到甚麼 空、不空如來藏,那到底不空是甚麼?只是嘴巴講不空,可是只有主耶穌基督是實際的不空。因為不再是我,不行!乃是基督,才能活出來!在這一生怎麼活?一定 要跟主耶穌聯結,因為這位主,我們甚麼都不怕,我們在恩典,是在律法之上。
**********************************************************
林慈恩教士(Sylui Lintunen)
親愛的觀眾,你們聽見剛才聽見,兩位姐妹的見證的時候,如果你很願意羡慕的話,耶穌是一樣愛你,愛你們也願意到你們生命裏面,如果你有這樣的心,你可以跟我作一個簡單的禱告,請耶穌到你生命裏面就可以了。
 
親愛的主耶穌,我今天到祢面前來,我也願意接受祢,求祢赦免我的罪,接受我的生命,住在我的裏面,求祢作我的救主,也作我生命的主,帶領我的一生,也幫助我榮耀祢的名,這樣禱告,奉耶穌的名,阿門!
 
親愛的觀眾們,如果剛才你在心裏面作這樣的禱告,你就是進入耶穌的裏面,還有神的家裏面的一份子,這個以後,請你找你住地方附近的教會,來過教會的生活!
 
願神賜福您!
**********************************************************
鄭麗津姐妹於本網站的專欄:沐恩園

鄭麗津姐妹於本網站的分享:
(1) 如何向佛教徒傳福音


 
:: 回應列表 ::
[瀏覽更多回應]

春暖花開

回應秋白合

雖然時間相隔許久,但我還是在此回應您的問題「如果眾生都被圈在輪迴內,為何人跟畜牲的數量會越來越多」

佛教認為,世界並不是只有我們住的這個地球,而是有無數的世界無數的眾生充滿在宇宙中,輪迴不會只在這個地球上一直輪迴,也會因著果報轉生到其他世界去。用白話簡單的說,您我過去都可能曾生在其他星球,都可能是外星人,未來生也都可能會再轉生到其他星球去。

回答完您的問題後,換我向您請教了:聖經裡只提過地球,從未提過其他星球上的事,如果整個宇宙中真的就只有地球有生命,請問上帝為何沒事要造出那麼大的宇宙跟那麼多的星球,卻只在其中一個小小地球上安排了生命。難道二十一世紀的基督教依然相信地球是宇宙中心,日月星辰都繞著地球運行的天動說嗎?

2012年2月24日

Tom Zhou

回應:信仰見證 - 脫下袈裟 披戴基督 1

真神与信祂的同在。是人乐神、谦卑、虚空、敬畏真神、祷告,真神就会听,恩惠人。

2011年4月13日

Jiang

回應:信仰見證 - 脫下袈裟 披戴基督 1

約翰福音 10:34 - 耶稣说:“你们的律法上不是写着‘我说你们是神’吗
詩篇 82:6 - 我曾說過:“你們都是神,是至高者的兒子

难道不知道你们是神的殿,神的灵住在你们里面吗? - 歌林多前書 3:16

加拉太書 6:7 - 不要自欺,神是不可輕慢的。人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
圣經也讲因果 "種瓜得瓜, 種豆得豆. - 你種甚麼, 就收甚麼.

不是每一個對我說:‘主啊,主啊!’的人,都能進入天國,唯有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馬太福音7:21

耶穌回答說 :「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 ,人若不重生 ,就不能見神的國 - 約翰福音 3:3

意思是,如果一个人真的重生了 ,就能見到神的國。
不知有没有基督徒看見神的國,可否形容神的國是怎样的。

2010年11月15日

翁承新

回應:信仰見證 - 脫下袈裟 披戴基督 1

感謝神。
基督徒就是見證神的人;我們不在乎我們為神做見證後,自己會遭到何種人的毀謗,甚至被那種人至於死地。我們有的,是永生;而沒有永生的人,只能把不符和自己意思的東西去除掉,自我欺騙。
找到真神的人,必為祂做見證,置生死於度外,並內心有泉源般的喜樂與平安,以及神親自對他們說話。這群人被稱為基督徒,被稱為神的兒女,被稱為神的朋友。
諸位毀謗或辱罵耶穌基督的朋友們,神要我告訴你們,神深愛著你。祂必用祂的方式使你們認識祂。在生活與人際上的糾紛導致你們內心灰心,你甚至說這世界上沒有人瞭解你。但是神卻告訴你,萬物都是祂造的,只有祂透徹地瞭解你,祂知道你該如何發揮你的潛力,因為祂看你如同至寶,從你出生時就在你身邊陪伴你成長。
神真的愛你。如果你看完這串留言,我衷心的感謝你。我為每個看完這串留言的人禱告,願你們平安,願你們感到孤獨時,能察覺那位坐在你身邊的神,也就是創造宇宙萬物的那位主:耶穌基督。

2010年10月16日

袁承志

回應:信仰見證 - 脫下袈裟 披戴基督

自欺欺人!!!
欺世盜名!!!
何不活在當下!!!
害人不淺的這網頁!!!

2010年8月20日

PHILIP

回應:信仰見證 - 脫下袈裟 披戴基督

為什麼我不是基督徒
作者:羅素(Bertrand Arthur Willian Russell, 1872-1970)

[這是羅素於一九二七年三月六日在倫敦現世學會發表的演講辭“為什麼我不是基督徒”(Why I Am Not A Christian)的中文譯本]

  
  主席對大家說了,今晚我演講的題目是:“為什麼我不是基督教徒”。首先.也許應該搞清楚,人們所說的“基督教徒”這個詞是什麼含義。現在.許多人用起它來是很不確切的。有人以為基督教徒只是指那些想過高尚生活的人。照這樣說來,我想各種宗教,各種教派中都有基督教徒了,但是我看這不是這個詞的本意,最大的理由是,這樣說言外之意就是說凡不是基督教徒的人─一切佛教徒、儒教徒、伊斯蘭教徒等等,都不想過高尚的生活.我說的基督教徒並不就是想按自己的看法過清白生活的人。我想你有權利自稱為基督教徒,一定有某種程度的具體信仰,今天,基督教徒這個名詞遠不如聖奧古斯丁時代和聖托馬斯‧阿奎那時代那樣含義單純明確。當年,如果有人宣稱自己是基督教徒,誰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你接受一整套嚴謹精確地制定的信條,而且全心全意,剛毅堅定地信仰這些信條的一詞一句。
 

什麼是基督教徒

  現在的情況並未完全那樣。我們理解基督教這個詞的含義就要稍稍含混一些。不過,我認為有兩條是每個自命為基督教徒的人都不可不具備的。第一是教義性的,就是你必須信仰上帝和永生。你如果並不信仰這兩點,我看你就不能很適當地自稱為基督教徒。其次,再進一步,顧名思義。你必須對基督有某種的信仰。舉例來說,回教徒也信奉上帝和永生,然而他們決不自稱為基督教徒。我認為你至少要相信基督即使不是神明,至少也是人類中最有道德,最有智慧的。如果對於基督不能信仰到這個程度,你就根本沒有權利自命為基督教徒。當然,你在惠特克編的年鑒上,在地理書上還會看到另一種意義,這些書把世界人口劃分為基督教徒、伊斯蘭教徒、佛教徒、拜物教徒等等;而根據這一意義,我們就成了基督教徒。地理書籍把我們算進去了,但這純粹是地理學的含義,我認為我們完全可以不去理會這些。綜上所述,我認為要說清楚我為什麼不是基督教徒這個問題,就必須從兩個不同方面加以闡述。首先,我必須說明我為什麼不信仰上帝和永生!其次,說明我為什麼認為基督並不是最有道德,是有智慧的人,儘管我承認基督的道德還是十分高尚的。

  如果不是由於非宗教信仰者過去所作的卓有成效的努力,我就不能象現在這樣對基督教這個詞採用這樣靈活的定義。正像我在前面已經指出的那樣,在悠遠的過去,這個詞的定義要嚴謹確切得多。比如:其中也包括信仰地獄的存在。直到不久以前,信仰地獄中有永遠的烈火,還是基督教信仰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大家知道,由於英國樞密院的決策,這一條才被取消了,而坎特伯雷大主教和約克大主教還曾對此持有異議。但是在我們國家裏,國會法令可以左右我們的宗教,因此樞密院才能夠無視兩位大主教大人,使基督教徒不再需要信仰地獄了。既然如此,我便不必硬說基督教徒必須相信地獄的存在了。

上帝的存在

  談到上帝存在的問題,這真是一個涉及面很廣的嚴肅問題,我要是面面俱到地加以論述,我會把你們留在這兒直到天國來臨,因此,我只得講得簡短扼要些,尚請各位鑒涼。大家當然都知道,天主教會把上帝的存在可以用不言而喻的理由來證明這一點作為教條而規定下來。這是多少有些荒唐的,然而卻是他們規定的教條之一。他們只好採用這一教條,因為自由思想家一度採用了這樣的習慣,說是有這樣或那樣的許多論點,僅僅理智就可以用這些論點來使人懷疑上帝的存在,但是當然,天主教徒從信仰出發,卻知道上帝確實是存在的。這些論點和理由長篇累牘地提了出來,因此,天主教會感到再也不能任其發展了,於是他們規定上帝的存在可以用不言而喻的理由來證明,並且提出他們認為可資佐證的論點。當然,這樣的論點是不會少的,我只選擇幾點談談。

最初起因的論點

  也許很簡單易懂的就是最初起因的論點(據認為,我們看到的世界萬物都有起因,你一步一步地追本溯源,最後就會發現一個最初起因,我們就給這個最初起因以上帝的名稱)。我們看這個論點在今天完全無足輕重,因為首先今天所講的起因,同當年所指的完全不是同一回事。哲學家和科學界人士已經對於起因進行研究,它並沒有當年那樣的活力了。除此以外,大家也一目了然,所謂必有最初起因的論點也是沒有活力的論點.我年輕時頭腦中對這些問題進行過認真的思想交鋒,在很長一段時間裏也贊同最初起因的論點。直到十人歲那年,有一天讀到約翰‧斯圖亞特‧穆勒自傳時,忽然發現這麼一句話:“父親教導我說,‘誰創造了我?’,是無法解答的難題,因為接著人們必然要問,‘誰又創造了上帝?’”今天我仍然認為,這句極端簡單的話指出了最初起因這一論點的荒謬。如果說萬物都要有起因,那麼,上帝也必有起因,如果存在著沒有起因的事物,那也很可能就是世界,正和可能是上帝一樣,因此這一論點就毫無活力可言。這和印度教的觀點是性質完全一樣的,他們認為世界置身在一只象背上,而這像山置身在一只龜背上。如果有人追問“烏龜又在誰的背上呢?”他們就只能支吾其詞:“還是談談別的吧!”最初起因的論點確實並不比這高明。沒有任何理由說世界沒有起因就不能產生。另一方面,我們也沒有理由說世界不應該本來就是一直存在著的。我們更沒有理由認為世界一定要有個開始。認為萬物必定都有個開始的觀念實際上是因為我們缺乏想像而造成的。因此,我大概不必在最初起因的論點上浪費時間了。

自然法則的論點

  其次是根據自然法則而提出們一個極為常見的論點。這在整個十八世紀,特別是在艾薩克‧牛頓爵士及其宇宙進化論的影響之下,確是受人重視的論點。人們觀察到行星按萬有引力定律圍繞太陽運轉,便認為上帝命令這些行星按照這種獨持的方式運行,這就是它們這樣活動的原因。這當然是簡單而便利的解釋,使他們省卻進一步探求引力定律的說明的麻煩。今天,我們用愛因斯坦介紹的比較複雜的方法來解釋引力定律。我不打算對你們演講,介紹愛因斯坦解釋的萬有引力定律,因為這又要花費很多時間。無論如何,你們現在已經不再有牛頓理論中的自然法則了,按照他的理論,自然由於人們還不了解的某種原因而有規律地運行。我們現在才知道,許多我們過去當作是自然法則的東西,原來只是人為的約定俗成的框框。誰都知道,在無限遙遠的太空,一碼還是等於三英尺。毫無疑問,這是非常顯著的事實,但你卻不大會稱之為自然法則。許多被認為是自然法則的事物就是屬於這類性質。另一方面,你要是能認真地研究一下原子活動的真實情況,就會發現它們遠不如人們所想像地那樣嚴格服從規律,而人類所掌握的規律只是隨機事件出現的統計平均數。大家都知道有個規律:擲骰子大約每擲三十六次只會出現一次雙六,這時我們總不會說這就證明骰子是受到某種意志的支配,要是每次都是雙六,那才是受到支配呢。自然法則中很多都是屬於這種性質的。它們只是事件根據機率的規律出現的統計平均數,因此,所謂自然法則這一整套說法就不像過去那樣引人入勝了。且不說這些法則反映的只是不斷變化著的科學的暫時現象,認為有自然法則就有法則制訂者的這一意見,就是由於把自然的法則和人為的規律混為一談。人為的規律是有關人類的行為方式的種種規定,你可以服從,也可以違犯。而自然法則則是對事物運動方式的如實反映。也僅僅是客觀地反映而已。你決不能說有誰命令自然服從某一法則,因為即使是這樣假設,你也不能迴避這個問題:為什麼上帝只提出這些自然法則,而沒有提出別的法則?要是你說上帝高興怎麼做就怎麼做,並沒有什麼理由,那你又會發覺有些事物並不服從規律,於是,關於自然法則的一系列理論便說不下去了。如果按大多數正統神學家的說法:上帝規定的一切法則,其所以是這些而不是那些,當然是為了創造最美好的宇宙,儘管你決不會認為應該當真去查看一下這個“最美好的”宇宙;如果上帝創造的法則真有理由。那麼上帝本人也應受法則的約束,因此,把上帝搬出來作為法寶,對你並沒有什麼好處。你確實具有一條超越並且先於神旨的規律,上帝並不能幫你什麼忙,因為他不是規律的最初創造者、簡而言之,有關自然法則的整個論點再也沒有它昔日的魅力了。我正在依時間順序逐個檢視那些論點。隨著時間的推移,昔日用以證明上帝存在的論點已經改變了性質。當初,這些嚴格而富有思想的論點就含有某些顯見的謬誤,而到了現代,在理智上便顯得不那麼可敬了,並且越來越顯得有種空洞的說教味道。

事先計劃的論點

  以下我們要講到事先計劃的論點。大家都知道,事先計劃的論點就是說,世界萬物正好造成現在的狀態是使人類得以在其中生存,稍加改變我們便無法生存下去。這就是事先計劃的論點。這種論點有時採取了十分可笑的形式。例如,說上帝讓兔子長白尾巴,是要使人容易瞄準捕捉。我不知道兔子如何看待這一妙論。這是很容易仿製的拙劣論點,你們都記得伏爾泰的話,他說事先計劃把鼻子造成現在這個樣子顯然是為了能架眼鏡。這類翻來復去的妙論已經不再象在十八世紀時那樣顯得文不對題,因為從達爾文的時代起,我們逐漸更加了解生物為什麼能適應環境,不是環境被造得適宜於生物的生存,而是生物逐漸適應變化的基礎,這就是適應性變化的基礎。這裏絲毫也不能證明有什麼事先的計劃。

  當你深入研究事先計劃這一論點的時候,最今人驚嘆不已的是,人們居然能相信這個世界以及世界萬物,儘管缺點很多,卻是全智、全能的上帝在千百萬年中能夠創造的最完美世界。我可怎麼也無法相信這一點。你如果有全智和全能,並且有千百萬年的時間來使你的世界臻於完善,你難道創造不出比三K黨和法西斯更美好的東西麼?而且。你只要承認科學的一般規律,就必然認為,地球上人類生命和一切生命到了一定階段都將滅亡,這是太陽系逐漸衰亡的過程。太陽系在衰亡的某一階段中產生了適宜原生質生存的諸如溫度之類的條件,於是在整個太陽系存在的過程中,生命可以存在一個短暫的時期。你在月球中就可以看到表示地球發展趨勢的某些情況──死寂、寒冷、沒有生命。

  有人說,這種觀點使人沮喪。也有人說,要是相信這種觀點,他們簡直就無法生活下去。不用理睬這種胡言亂語。決沒有人會為幾百萬年後行將發生的事情擔憂。即使他們自稱確實非常憂慮,也只是自欺欺人而已。他們憂心仲仲地關心的是更現實的東西,或者僅僅是消化不良;但是,不會有人因為想到億萬年後世界發生的事而悲哀。因此,儘管一切生命都將滅絕的觀點肯定是令人不快的─至少我想我們可以這樣說;儘管我有時沉思默想著人們活著所做的一切,這種觀點倒反是一種安慰──它畢竟還不會使生活苦不堪言,它只是讓人們去注意另外一些事情。

神明道德的論點

  我們現在再進一步看看有神論者提出的上帝存有的道德論點,我將稱之為他們的理性傳統。大家當然都知道,歷史上一向存在用以證明上帝存在的三種理性倫點,都巳經披伊曼努爾‧康德在《純粹理性批判》中駁倒了。然而,康德自己又馬上發明了一個新的論點,也就是道德的論點,這使他深信不疑,和許多人一樣,他在知識方面敢於大膽懷疑。但在道德方面卻盲目地相信他在母親的膝前學到的道德箴言。這就說明精神分析學家不斷強調的早期接觸的事物比起晚期來,對人的思想具有更強大得多的影響。

  如上所述,康德為上帝的存在創造了個新的道德論點。在十九世紀,不同形式的這種道德論點是非常流行的。它有各種各樣的形式。一種形式說,如果不存在上帝,便沒有是非可言。我現在不想說究竟有無是非之分,這是另一回事。我要講的是:如果你堅信確有是非之分,那就得說明是非之分是否出自上帝的聖旨。如果是的,那麼對上帝本身來說便無是非之分,再說上帝至善便毫無意義了。如果你象神學家那樣,認為上帝至善,那就得承認是非具有某種不以上帝的聖旨為轉移的含義,因為上帝的聖旨所以善而不惡不能僅僅因為它們是上帝提出的。如果你要這麼說,你就必須承認,是非的產生並不完全是由於上帝的聖旨而事實上是有邏輯上早於上帝的存在的。當然,加果你願意的話,你可以說還有個至高無上的神明命令上帝創造了世界,或者象諾斯替教徒那樣,說世界是魔鬼乘上帝疏忽之時創造出來的──我常認為這是非常動聽的說法。這種說法花樣百出,我就不打算一一駁斥了。

伸張正義的論點

  此外,關於道德的論點還有一種奇怪的形式,那就是他們說,為了給世界帶來正義,我們就需要上帝的存在,在整個宇宙的我們知道的這一部分中,確實存在著極大的不公平,好人總是受氣遭殃,壞人往往青雲直上,很難說哪種情況更加可惡。如果你要在這整個宇宙中到處都是正義,就得假定還有個來世以彌補今生的不平。因此,他們說必定有個上帝,也必定有天堂和地獄,使正義最終得到伸張。這真是非常奇怪的論點。如果用科學的眼光看待這個問題,你就會說:“我到底還只知道這個世界,對於宇宙的其他部分我並不了解。如果能根據概然性來研究。人們也許會說,“這個世界大概是最有代表性的樣板,既然這裏有不公平,其他地方多半也有。”假如你打開一箱桔子,發現面上一層全壞了,你決不會說“為了保持好壞均衡,下面一定是好桔子。”你會說:“可能整箱桔子全是壞的。”這是有科學頭腦的人對宇宙當然具有的見解,他會悅:“我們在這個世界上發現很多不公平,因此我們有理由認為世界上並無正義可言(而依照這樣的說法,就為人們提供了一個反對神明之說而不是贊同神明之說的道德論點。)”我當然知道,我給你們談到的這種理智的論點並不能打動人的心弦。真正使人信仰上帝的完全不是什麼理智的論點。絕大多數人信仰上帝,是因為他們從兒童時代起就受到這種熏陶,這才是主要的原因。

  此外,我覺得另一個最強有力的原因是人們要求安全的心理。希望有個老大哥照應他們。這對人們產生信仰上帝的要求起了異常微妙的影響。

基督的品性

  我現在談談我總覺得理性主義者闡述得很不充分的一個問題,就是基督是否在人類中最有道德最有智慧的問題。一般都是人云亦云地認為情形就是這樣。我卻不以為然,我自信在很多觀點上要比那些自稱為基督教徒的人更同意基督的觀點。我並不認為我能完全同意他的觀點,但是我同意的程度卻遠遠勝過那些自稱為基督教徒的人。你們都記得他曾說過:“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這並不是什麼新的箴言或原則。早在基督以前五、六百年,老子和釋加牟尼就用過這樣的訓諭。事實上,基督教徒並沒有接受這一原則。比如,我毫不懷疑現任首相確是非常虔誠的基督教徒,我卻並不主張你們去打他的耳光。我相信你們會發現他認為這句話只有像征性的意義。

  我認為另外還有一點也說得好極了。基督說:“你們不要論斷人,免得你們被論斷。”我相信你一定會發現,在基督教國家的法庭上,這條原則是並不流行的。我這半輩子認識過好些虔誠的基督教徒的法官,根本就沒有人覺得他們自己的行為是違背基督教的原則的。基督還說:“有求你的,就給他。有向你借貸的,不可推辭。”這也是極其高尚的原則。

  主席提醒過大家,我們在這裏不要談政治,但我還是免不了要提一下,在上次的大選中。激烈爭辯的就是對借貸的人推辭是多麼必要。顯然我們可以肯定,我國自由黨和保守黨的成員都是些不同意基督教導的人,因為他們在這種情況下都肯定無疑地要推辭的。另外還有一條箴言也是很有意義的,但我看在我們基督教徒的朋友那裏卻並不時髦。基督說:“你若願意作完全人,可去變賣你所有的,分給窮人。”這是一條很好的箴言,但是,正如我講過的那樣,實行的並不多。上述各項箴言都很不錯,但是有些難以做到。我也並不標榜自己要去實踐這些箴言,不過,這同基督教徒不去實踐,到底並不完全是一回事。

基督訓導的缺點

  講了基督箴言的高尚之處之後,我要提出幾點,說明我們不能象《福音》書中描述的那樣承認基督睿智而又至善的說法。我在這裏還要聲明一下:這並不牽涉歷史問題。歷史上究竟有無耶穌其人是大可懷疑的。即使真有其人,對他的生平我們也一無所知。因此,我不打算探討這個很難說清楚的歷史問題,我只準備根據《福音》的描述,研究基督在《福音》中的形象,我們從這些記載中確實可以發現一些似乎不很明智的地方。舉例來說:基督肯定地認為,在當時的人死亡之前,他的第二次降臨就會在光採奪目的雲霞中出現。《聖經》中有許多章節都證明這一點。例如他說:“以色列的城邑,你們還沒有走遍,人子就到了。”接著又說:“站在這裏的,有人在沒嘗死味以前,必看見人子降臨在他的國裏。”還有許多章節都明白無誤地說明,他相信他的第二次降臨將在當時還活著的人有生之年實現。這是他早期信徒的信仰,也是基督許多道德箴言的基礎。他說“不要為明天憂慮”這類話時,他主要是認為第二次降臨是很快就要實現的事,一切日常的俗事都算不了什麼。事實上我就知道,有些基督教徒確實相信基督復臨巳經迫在眉睫了,我還認識一位牧師,他把他的教徒嚇得惶惶不可終日,說什麼基督即將來臨;後來他們看到牧師自己在庭園裏栽樹才放了心。早期的基督教徒對這一點確是深信不疑的,他們絕不參加在花園裏栽樹這樣的事務。在這一方面基督並不像某些人那樣聰明,自然也就肯定算不上大智。

道德問題

  接著講道德問題。我認為在基督的道德品性中存在著一個非常嚴重的缺點,那就是他相信地獄。我自己認為,真正非常慈悲的人決不會相信永遠的懲罰。《福音》書中描繪的基督無疑是相信永遠的懲罰的,我們也一再發現把不聽從他訓導的那些人視為寇仇的報復心理,這種態度在傳教士中並不少見,但它確實有損於他至善至美的形象。舉例來說,蘇格拉底就沒有這種態度,他對不聽從訓導的人總是和顏悅色,彬彬有禮;我自己認為,採取這樣的態進要比採取忿怒的態度,對於聖賢來說、是更值得稱道的。也許大家還記得他臨終的遺言,以及他平時對持不同觀點的人所說的活吧。

  你們會發現基督在《福音》中曾說:“你們這些蛇類、毒蛇之種啊,怎能逃脫地獄的刑罰呢?”這是對那些不聽他教誨的人講的。我認為這並不是很高明的口氣,而諸如此類關於地獄的描寫也比比皆是。當然,還有一段經文,是關於褻瀆聖靈的罪的,也是大家很熟悉的:“唯獨說話幹犯聖靈的。今世來世總不得赦免。”這句經文給世界帶來了無窮苦難,使各種各樣的人都以為自己已犯下了褻瀆聖靈的大罪,今生來世都不能得到饒恕。我堅決相信,生性還有一點仁慈的人,就決不會把世界置於這種畏懼和恐怖的籠罩之下。

  基督還說:“人子要差遣使者,把一切叫人跌倒的,和作惡的,從他的國裏挑出來,丟在火爐裏。在那裏必要哀哭切齒了。”他還不斷談到哀哭切齒,這種說法在一節又一節的經文中一再出現,使讀者明顯地覺得,說話的人對於別人哀哭切齒感到某種樂趣,否則他就不會這樣津津樂道。大家當然記得分別綿羊和山羊的故事,講到他第二次降臨時將如何把人類分成綿羊和山羊兩大類。他要對山羊說:“你們這披咀咒的人,離開我。進入那永火裏去。”他繼續說:“這些人要往永刑裏去。”他又說:“倘若你一只手叫你跌倒,就把他砍下來。你缺了肢體進入永生。強如有兩只手落到地獄,入那不滅的火裏去。在那裏,蟲是不死的,火是不滅的。”他也一再重覆這一說法。我必須承認,我認為把地獄的永火當作是對罪惡的懲罰的這種種理論,是一種慘無人道的理論。它是給世界帶來殘忍,使世界多少世代受到殘酷折磨的理論。《福音》中的基督,如果你相信他的傳記編寫者所描繪的那樣,無疑是對於這一點必須負部分責任的。

  另外還有些重要性較小的例子。例如格拉森豬群的事件,驅使惡魔進入豬群,使它們撞下山崖,投海而死,這樣做法顯然是不很仁慈的。你要記得他是無所不能的,能叫魔鬼走開了事,但他卻讓它們進入豬群。還有無花果樹的那個奇怪的故事,我也一直百思不得其解。大家都知道無花果樹的遭遇:“耶穌餓了,遠遠的看見一棵無花果樹,樹上有葉子,就往那裏去,或者在樹上可以找著甚麼。到了樹下,竟找不著甚麼,不過有葉子,因為不是收無花果的時候。耶穌就對樹說:“從今以後,永沒有人吃你的果子。”……彼得……就對他說、“拉比,請看,你所咒詛的無花果樹,已經枯幹了。”這個故事荒謬絕倫,因為當時並不是結果子的季節,你很難歸咎無花果樹。無論從智慧上看或者從品德上看,我自己都覺得他不像歷史上傳頌的某些人那樣高超。我看在這些方面,釋迎牟尼和蘇格拉底的地位要比他高。

感情因素

  正象前面面說過的那樣,我認為人們信仰宗教的真實原因同論證根本沒有什麼關係。他們信仰宗教是由於感情的原因。人們常說,攻擊宗教是錯誤的。因為宗教使人更有道德。有人這樣對我說過,我沒有理睬。大家當然都知道岔纓爾‧巴特勒寫的《重遊埃瑞璜》對這種論調的嘲諷。你們都還記得他在書中提到,有個叫希格斯的人來到一個遙遠的地方。他在那裏度過一段時間以後乘氣球逃離了那個地方。二十年以後,他又舊地重遊,發現那兒出現一種新宗教,說他希格斯已經升天,並崇拜他為“太陽王子”。他發現紀念他升天的節日即將到來,他聽到漢基和潘基兩位教授在交談,說他們未嘗目睹希格斯的尊容,也永遠不願碰到他;但他們是“太陽王子”教的大祭司。希格斯勃然大怒,就走到他們面前去對他們說“我要揭露這一切騙人的鬼話,我要告訴埃瑞璜的人民,我不過是凡人希格斯,我是乘氣球騰空而去的。”別人卻對他說:“你可不能這樣做,因為這個國家一切的道德準則都是同這一神話聯繫在一起的、他們一旦知道你並沒有升天,便會一下子全變得邪惡了。”他終於被說服,只好俏俏地走了。

  這意思就是說,如果不堅信基督教,我們都會變邪惡了。我倒似乎覺得,信仰基督教的人大多都是極其邪惡的。大家可以看到這種咄咄怪事,就是歷史上無論什麼時期,只要宗教信仰越狂熱,對教條越迷信,殘忍的行為就越猖狂,事態就變得越糟糕,在所謂宗教信念的時代裏,當人們不折不扣地信仰基督教義的時候,就出現了宗教裁判所和與之俱來的嚴刑,於是也便有數以百萬計的不幸婦女被當作女巫燒死,在宗教的名義下,對各階層人民實施了各種各樣的殘酷迫害。環顧今日的世界,你會發現世界上人類的情感稍微有一點進展,刑法有任何改進,緩和戰爭的每一步驟,改善有色人種待遇的每一步驟,奴隸的解放和道德的進步,都曾受到世界上有組織的教會一貫的反對。我可以很慎重地說:“基督教作為有組織的教會,過去是,現在也依然是世界道德進步的主要敵人。”

教會是怎樣阻礙進步的

  我說今日的教會依然阻礙著人類的進步,你也許覺得有些過火。我並不認為這樣。現在只說一件事實。請你們原諒我提到這樣的事。這不是令人愉快的事,但是教會強迫我們談論令人不愉快的事。假定在我們今天居住的世界上,有一個天真無知的少女嫁給了一個梅毒病患者,天主教會就說:“這是不可變更的神聖誓約。你們必須共同生活一輩子。”女方還不能採取任何措施以預防生養患梅毒病的嬰兒,這就是天主教的主張。我認為這是窮兇極惡的殘忍,只要人類天然的同情心還沒有被教條完全泯滅,只要人類的道德天性對苦難的感覺還沒有達到麻木不仁的地步,誰也不能說這種事情是合乎情理的,這種事態應該繼續下去。

  這還只是一個例子。目前,教會仍然擁有各種手段堅持它所稱為的道德,使各種人民蒙受不應有和不必要的痛苦,當然,正如我們知道的那樣,它仍然反對減輕世界上痛苦的各種各樣的發展和進步。因為它把某些同人類幸福毫無關係的狹隘的行為準則,美其名為道德;如果你認為應該做這做那,因為它有利於人類幸福,他們卻說這同問題毫無關係。“人類的幸福與道德有什麼關係呢?道德的目的並不在於讓人類幸福“

恐懼是宗教的基礎

  我認為宗教基本上或主要是以恐懼為基礎的。這一部分是對於未知世界的恐怖、一部分是像我巳說過的。希望在一切困難和紛爭中有個老大哥以助一臂之力的願望。恐懼是整個問題的基礎──對神祕的事物,對失敗,對死亡的恐懼。恐懼是殘忍的根源,因此,殘忍和宗教攜手並進也便不足為奇了。在這個世界上,我們依靠科學的力量已經開始能了解一點事物、掌握一點事物。科學終於在同基督教的鬥爭中,在同一切教會勢力們鬥爭中,在一切陳腐箴言的逆流中,一步一步艱難而頑強地發展起來了。科學能夠幫助我們戰勝多少世代以來人類一直生活在其中的怯懦的恐懼。科學能使我們懂得,我們捫心自問也該知道:我們再也不要到處尋找子虛烏有的幫助,再也不要幻想天上的救星,而寧可腳踏實地,依靠我們自己在地上的努力,把多少世紀以來教會造成的這個世界改造成為適於生活的地方。

我們要做什麼

  我們要獨立思考、光明正大他看待世界的一切─善的、惡的、美的、醜的,正視客觀而不是害怕現實。用智慧征服自然而不是僅僅懾於自然的淫威,甘願俯首聽命。有關上帝的整個觀念來源於古代東方專制主義。這種觀念是同自由人格格不入的。當你聽見人們在教堂中自我貶斥,說他們是可憐的罪人這類話時,會感到是可恥的,是同有自尊心的人不相稱的。我們應當昂然奮起、坦率地正視世界。我們應當把世界建設得儘可能美好些,縱然不能十全十美盡如人意,也總要比別人在過去幹的強得多。建設一個美好的世界需要的是知識、善良、勇氣,而不是對以往嗟悔不已,也不是用許久以前無知的人們用過的話語來禁錮我們自由的思想。這需要的是大無畏的觀點和自由的思想。這需要的是對末來的憧憬,而不是對於業已死亡的過去永無止息的懷戀。我們深信:用人類智慧創造的末來世界將遠遠地超過死亡的過去。

 

回首頁

2010年3月30日

sunny

回應:信仰見證 - 脫下袈裟 披戴基督

以下是在基督教其中一份週報︰「時代論壇」中一篇胡志偉在「一派胡言」中的文章,內文令人深思︰

神愛世界
最近,筆者思索教會與文化之間的關係時,再一次醒覺華人教會文化中根深蒂固對「世界」的否定,其中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聖經的翻譯。
筆者不是原文專家或聖經學者,至少懂些希臘文。約翰福音三章16節是我們傳福音時常用的金句,也是信徒耳熟能詳的。無論希臘文或英譯版本,皆是神愛「世界」(希臘文cosmos,英文world),惟獨基督教大多中譯本,包括《和合本》、《新譯本》、《呂振中譯本》,《現代中文譯本》、《和合本修訂本》等,錯譯為「世人」。只有天主教《思高譯本》有較準確的翻譯︰「天主竟這樣愛了世界,甚至賜下了自己的獨生子」。約翰福音內凡涉及「世界」一字用語的,中譯本當中錯譯的有不少。筆者查閱所有重要的英語聖經譯本,皆指向中性的「世界」,而非基督教中譯本獨有的「世人」。
也許有學者辯稱「世人」的翻譯,可與下句「一切信他的人」互相呼應,從而使整句的意思更為明確。此語的中譯,正反映譯經學者採用「意譯」而非「直譯」,這是否表達譯經學者、出版者或讀者已先入為主地接受「世人」而非「世界」?
當然,神創造的「世界」,必包括「世人」在內,兩者不是對立。但信徒只讀狹義的「神愛世人」,卻忽略了原來上帝也關愛祂創造的物質世界,包括山川河流、花草樹木、飛鳥走獸等!我們的世界觀是否絕對地「以人為中心」,而否定了其它受造之物?我們的使命是否遺忘了「往世界去,向所有受造之物宣講福音」(可十六15,筆者意譯)?
是否「愛世界」必然是負面的?為何我們偏向「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約壹二15),卻漠視了約翰也正面看待世界,「天主竟這樣愛了世界…… 為叫世界藉著祂而獲救」(《思高譯本》約三16-17)?「世界」字義無疑可因經文脈絡而有不同的翻譯,然而譯經學者如何避免不受教內文化影響,還「世界」本來面貌,值得我們一起探討。
約翰神學根本不是敵視世界,否定世界,他表明「祂在世界,世界也是藉著祂造的」(約一10),「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約一14)。原來上帝那麼看重「世界」,而整全福音是關乎現今這個物慾化的世界。我們要作世界之光(太五14),而非教會之光。可惜的是教會中人常弄錯了場景,於是「世界」變成了「教會」,「世人」則演變為「個人」,於是我們只有「個人福音」卻失掉了「普世福音」!(全文完)

此文章令我諗起周博士常說的一句話︰基督教是建基於錯誤的翻譯上。若周博士所言不錯,那真是廷大件事;那麼,基教是一個誤人錯誤理解生命的宗教?我認識一些基督徒,他們於基教教條下痛苦掙扎,但又不知如何幫肋他們。

大家可否俾d意思呢?當然也很想周博士多講有關方面。

2010年3月24日

sunny li

回應:貝兒在佛誔日攪破壞

妳根本不是基督徒,妳不配作基督徒,請看多証些聖經吧!妳連最基本尊重他人的信仰都沒有,妳根本是喜歡引發爭端的恐怖份子,恐怖份子的性格就是不信他的教就是邪教,世界大亂,戰爭就這些恐怖份子引發的,如果個個基督徒好像妳< 貝兒 > 世界一定吾會有和平,從歷史宗教戰爭< 基督和回教的戰爭>可以知道,我雖然不是基督徙,但我知道主耶穌係愛世人同希望世界和平,不希望世界有戰爭,從耶穌時代被羅馬人統治,他從沒有叫人民起來背叛羅馬政權,因為主耶穌知道這會引發流嚴重的血衝突,引致好多人死傷,我覺得主耶穌是愛嗜和和平的聖者,貝兒請不要假借耶穌令佛教徒和基督徒引起衝突.真正的魔鬼是不喜歡世界和平.

2010年2月25日

秋白合

回應LILY有關淪回的疑惑

希望妳能看到這回應,我不能直接給你肯定有或沒有淪回,但請思想一下:如果所有的動物(包括人類)都是被圈在淪回中,那如何解釋不斷增加的人口和各類畜牲的數目呢?一個人不會淪回變成兩隻或以上的狗吧?源源不斷的生命從何而來呢?另外,人生是艱難的,不錯,信不信耶穌,你要面對的人生也許也是一樣的,所遭遇的患難也許是一樣的,所不同的,就是你一個人自己去面對,或是有一位創造你,愛你到底的神與你同行!

2010年1月5日

Sunny作為佛教徒的回應

回應:信仰見證 - :: 不再是我 - 脫下袈裟 披戴基督

my email: sunny3886@hotmail.com
我本身是信觀音菩薩的,念觀音菩薩聖號,也受感動.如果說大慈大悲,佛比基督優勝的地方是,不管是人,鬼道,或畜生道的衆生,都有佛法的超渡或度化,列如火供,放生,不殺生,食素,說經說法,照顧全面.
以下的連結是關於聖經的可信性.如
果你們有時間,請click一下,解答我的
問題,我也是尋求真理的人.
1. http://www3.uwants.com
/viewthread.php?tid=4697926&extra=&page=2
2.
http://www.truthbible.net/
3.
http://www.discuss.com.hk/
viewthread.php?tid=8360873&extra=page=
1&filter=0&orderby=dateline&ascd
esc=DESC&page=1

2009年10月30日
 

閣下尚未登入...

如閣下為葡萄樹會員, 建議閣下先行登入!
姓名:
主題:
回應:
驗證碼:  [新的驗證碼]
 
   

 

Copyright © 2006-2018 The Vine Media Organization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