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e Media
主頁 | 關於我們 | 支持我們 | 聯絡我們 | 常見問題 | 網站連結 | 手機網站 | 設定為首頁

登入 | 註冊 | 簡體
網上電台 隨想隨筆 信仰見證 認識真理 音樂分享 教會講壇 創意短片 聖經靈修 討論區
 
丟棄萬事 得著基督
走出迷信 渴慕基督
放棄傳統 追隨基督
賭.屠
摒棄道法 高舉基督
脫下袈裟 披戴基督 2
脫下袈裟 披戴基督 1
沙士遺証
愛,永不放棄
重建破碎家庭
甚麼時候軟弱 甚麼時間剛強
生命不再一樣 (上)
生命不再一樣 (下)
愛.回家
這一生最美的祝福
從賣毒品到賣屬靈書籍
只因你們不屬世界
我的"信"路歷程
你在哪裏?
在病痛中遇見神
患難之日
鄧文清弟兄
羅文元先生
周詠儀姊妹
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 信仰見證 » 只因你們不屬世界

  只因你們不屬世界
其他見證

  


訃 告:

主內張偉勝弟兄,廣東客屬家庭教會的帶領人,曾先後二次因著信仰緣故坐牢,共二十一年。

張偉勝弟兄生於1927年4月16日,在世寄的年日是八十七歲,於2014年3月8日下午2時30分,跑完了他當跑的路,作完了他當作的工,息勞歸主。

只因你們不屬世界

——張偉勝弟兄見證

主耶穌說:「你們若屬世界,世界必愛屬自己的;只因你們不屬世界,乃是我從世界中揀選了你們,所以世界就恨你們。你們要記念我從前對你們所說的話:『僕人不 能大於主人。』他們若逼迫了我,也要逼迫你們;若遵守了我的話,也要遵守你們的話。但他們因我的名要向你們行這一切的事,因為他們不認識那差我來的。」(約翰福音15章19-21節)

又說:「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叫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翰福音16章33節)
  一、「從肉身生就是肉身;從靈生的就是靈。」


張偉勝弟兄於2009年83歲留影
我叫張偉勝,1927年4月16日生於廣東省五華縣潭下的一個基督徒家庭。太公(曾祖父)張復興,是廣東客屬內地第一個基督徒,也是第一個將福音種子帶進內地的人。


在信主的家庭中長大,從小接觸到對基督耶穌的信仰,雖在道理上懂得,卻只是一個傳統的基督徒——沒有重生得救的教友。『從肉身生的就是肉身;從靈生的就是靈 』,信仰是不能通過肉身遺傳得著的。我的祖父母都是信主的,我又是在教會辦的五華樂育中學讀書,只是我卻完全背叛神,受新思潮影響,講進化論,宣揚人是猿猴變的,完全黑暗無光。樂育中學的老師多是信主的,要求學生要參加主日崇拜,很多信主的同學都會參加,我卻不參加,乘著假日遊蕩玩耍。

我家原來是有錢的,祖父張谷初曾做過五華縣的縣長,只是我父親、叔父是掛名的基督徒,抽鴉片煙、賭博,至家庭破產。我因家窮無法升讀高中,就投奔到上海我的姐姐張秋蘭那裡。

我的姐夫叫劉道芳,是華康汽車公司的總經理,又是凱旋廣播電台的台長,是個有錢的資本家;是世界標準的好人,後來因著妻子在基督裡好行為信主得救了。

我姐聽趙世光牧師講道而重生得救,是個熱心的基督徒。她對我說,沒有信主前,她穿旗袍,著高跟鞋,一頭卷髮,跟著她的丈夫出入於上海的社交場合。她跟蹤丈夫身影不離,丈夫打麻將,她也無分日夜的一直陪著。信主後她放棄了貴婦人的身份,旗袍換成了士林籃衫,再不打扮,不請褓姆,將省下來的錢奉獻給主。對付罪惡對付得很徹底,虧欠了人的,就找上門去歸還,就是得罪了傭人,也向她認罪。

不再跟蹤丈夫,將丈夫交託主手,不再擔心他在外面拈花惹草。她的丈夫原來為了社交常邀一班人在家打麻將,搞得烏煙瘴氣;她勸丈夫信主,不要再打麻將。我的姐夫也是個怕老婆的,願意聽她的話,她遂將麻將牌裝在袋子裡,坐電車扔進了黃埔江中;從此家中清清潔潔,滿了基督的香氣。

她每主日參加聚會,也要求我要參加。我住在她家,不能不聽她的話,她將車費和到教會要奉獻的錢都給了我;我便經常參加主日聚會,聽趙世光、計志文等牧師講道,也有些感動,牧師每次呼召有感動的人舉手,我也舉手;到台前決志,我也決志;也記不清有多少次了,只是對主耶穌仍沒有真正的認識。

我常欺騙姐姐。為了逃避她的監督,她去守真堂,我就去慕義堂;她聽上海話的講道,我就去聽廣東話講道。將她給我奉獻的錢拿去看電影,亂花亂用。

直到我得救後,為這些事心裡深感不安,才告訴她並向她認罪。她鼓勵我說:「好,應該這樣做,不要消滅聖靈的感動,與神交通才不會受攔阻,神才會用你。」此是後話。

1948年,解放軍渡過長江,我的姐夫離開上海去了香港,我就回到五華老家。回家後與我童養媳的妻子劉福英成了婚。

我的妻子知道我的為人,希望我能信耶穌,要求我跟她一起去教堂參加聚會。我就同她一起到崇真會去禮拜,仍然沒有感覺,還是相信進化論。

這時我的表哥鄧文清弟兄與他的同工曾恩真姊妹、鍾慕義弟兄(原名鍾坤)、林悅弟兄、張潔廉姊妹等人來到五華潭下、雙頭、大布坪、長布等地傳福音。聖靈大大的動工,使我們張復興公的後裔得到屬靈上的大復興。

我的父親張叔傑,叔父張憲昌原來都抽鴉片煙、賭博;父子不和,兄弟相鬥,完全離道反教;犯罪作惡,連外邦人都不如。可是當鄧文清弟兄和他的同工們到我家傳福音後,使我整個家族發生了奇妙的大改變:我父親、叔父戒掉了鴉片和賭博,父子、兄弟之間相互認罪重歸於好,在家中聚會敬拜主,成為當地人人知曉的神跡。

1948 年聖誕節,我同妻子在崇真會禮拜堂參加完聖誕禮拜後,去到我叔父家裡,參加他的家庭聚會。我聽叔父說:「赴禮拜不得救、守十誡不得救、做教友不得救、聽道理不得救,信耶穌才得救!」他反反覆覆的說了幾次:「赴禮拜不得救、守十誡不得救、做教友不得救、聽道理不得救,信耶穌才得救!」

他又拿起一杯茶說:「茶能解渴,可是你要真正的喝下去才能解渴;信耶穌就一定要跪下來接受祂作我們的主,才能真正的得救!」

我在上海聽過許多大牧師講道,卻沒有聽過這樣的道理,使我深思。看見叔父的改變,心裡確實感動,只是愛面子,不肯跪下來接受主。

回到家後,聖靈感動著我的心,使我無法睡覺,坐在房間裡發呆。我想鄧文清弟兄他們真是厲害,他們這樣一來,鴉片煙鬼、賭徒竟變成了傳福音的福音使者。那時雖已是冬天,可是天氣仍然不冷,蚊子很多,我的妻子反反覆覆的催促我:「蚊子這麼多,為什麼還不睡覺?發狂發顛!」

聖靈催促我跪下來禱告,只是我不願意在新婚的妻子面前『失態』。直到深夜,我聽見她的鼾聲響起後,就馬上跪下來禱告:「求主耶穌救我張偉勝,我是一個掛名的基督徒,從今天起求赦免我的罪,拯救我。……」禱告不長,禱告完了我就睡覺了。

次日早上起來,整個人都不同:我望著天,那時雖然聖經不熟,也知道耶穌會再來;我想耶穌一來,我就會到天上去。我從來沒有這麼高興,行路都會跳。看見我的人就說我發狂發顛。

信主後,我心裡火熱,讀《聖經》讀到《使徒行傳》六章4節:「但我們要專心以祈禱傳道為事。」聖靈就感動我作了奉獻,將我的全人一生奉獻給主。感謝主的悅納和保守,我的一生也是照著我的奉獻侍奉主,直到如今。

信主後回想,我真是感謝神的憐憫。首先,神使我出生在一個信主的家庭,神的應許:「恨我的,我必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愛我、守我誡命的,我必向他們發慈愛,直到千代。」(申命記五章9節)

由於我的曾祖父愛主,神向我們的家發慈愛,向我發慈愛,時候到了,我便得救了。其次是我的姐姐張秋蘭信主的見證,和我父親、叔父得救的見證;讓我看見,若不是神的大能,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我的父親、叔父這對以前敗壞且互相敵對的兄弟,現在結伴到各處去傳揚福音。我父親邀我同他一起到雙頭去給廣和派傳福音(廣和派是當時雙頭崇真會最敬虔,敬畏神的老信徒);勸我的外祖父兄弟信耶穌。

我當時感到他們真是班門弄斧,不知天高地厚;其實不是,他們是真正的在主耶穌基督裡得著了釋放,他們像約伯『面對面見到神』那樣,親歷了主耶穌基督復活的大能;這是與靠著自身的力量去遵守神的誡命的『虔誠』完全不同的二回事。他們應當去向廣和派傳福音、作見證。

在主裡的老前輩,看見我們心裡火熱,不但不責怪我們犯上,反而皆大歡喜,讚美神奇妙的作為。

《聖經》上說:信主的人有因著認識基督而有馨香之氣,「在這等人,就作了死的香氣叫他死;在那等人,就作了活的香氣叫他活。」(哥林多後書二章14-16節)死在他們身上發動,生卻在我身上發動;是我的姐姐和我的父親、叔父他們因認識了主耶穌基督的馨香之氣,讓我在基督裡活過來了。

二、「只因你們不屬世界」

1949 年上半年,我在大田村,我祖父辦的育文小學教書。我的叔父是掛個名連學校都少到的校長,他派我到那裡,實在是代我的叔父當校長。當時我心裡火熱,一個小時的課,我半個小時就講完了,講完課後就向全班學生傳福音:「同學們,人就是神用坭土造的,神吹氣在亞當的鼻孔裡,使他成為有靈的活人。同學們,你們信不信!」

學生們回答說:「信!」我說:「信就跪下來禱告。」我就帶著全班的學生做決志禱告。

學校後面半山上有許多墳墓。我已經奉獻給主,一生要以祈禱傳道為事;我要讀聖經。冬天不用上課時,我就拿著一本聖經走到墳墓那裡去讀。我們家鄉的墳墓是用石灰砂熨面的,前面有個坪,稱為『拜坍』,我就將聖經打開放在拜坍上,跪在那裡讀。看見的人就說:「這學校有一位老師真是孝子賢孫,天天在墳墓前跪拜他的祖宗。」其實我是在那裡讀聖經。

這時,鄧文清弟兄還給了我一項任務,到長布鎮一個名為河漢的地方去帶領聚會。我剛信主不久,不知道應如何帶領,可是我還是順服弟兄的安排。禮拜六下午學校不上課,我就走30里山路去到河漢,在那裡住夜,禮拜天聚完會再回來,每禮拜都堅持這樣做。

每禮拜來回河漢60里山路,全靠步行,我獨自一人覺得孤單,就禱告求主賜我一位同工,神就感動一位當老師的高中畢業生與我同行,他善唱詩歌。

(解放初期,政府在老隆開辦『東江公學』,監考官負責人姓劉,是我在上海時的朋友,後來才知道他是共產黨的地下工作者。他叫我立即去『東江公學』,可免考招收。當時我心裡火熱,已決志一生跟隨主,不再走世界的路,就婉言辭絕了可以陞官發跡的好機會。可惜與我同工的老師因剛得救,認識主不深,經不起世界的引誘,就報名去了『東江公學』,從此分道揚鑣,他當官去了。聽說他青雲直上當了好大的官。

我想神是公義的,不會忘記他先前所作的工,我一直為他禱告,求神使他回轉過來侍奉神,得著人生的真正價值。)

我初信主,自己也不知傳了什麼,只是照著我叔父的辦法,願意信主的,就叫他跪下來禱告接受主;也有果子。那時我還不知道聖經有『隨走隨傳』的教導,可我路上碰見什麼人,就向他傳福音,也有接受的;只是大部分人都以為我是講『封神榜』,以為我是騙他們,不聽我的。

1949年下半年,解放了,政府接收了學校,不要傳耶穌的老師。我的飯碗打破了,只教了半年就被停了職。

我的本族宗親是在樟村,樟村是我的太公帶頭發起的崇真會的發源地,樟村教會是我太公開辦的,教會中有一間小學。長輩們就提議叫我回樟村小學去當教師。那時是徐仁甫牧師在樟村禮拜堂主持。

我因為知道教會不應分門別類的真理,崇真會是個宗派,我因而不參加樟村的主日禮拜,而跑到大布坪徐德貞家裡參加地方教會的聚會。

在樟村的長輩就指責我,說我『大逆不道』,是反教、反太公的。實在我不是反太公,而是繼承了太公的優良傳統而且發揚光大。

我知道神的旨意要我做恢復的工作,就是要恢復到聖經的原文,像摩西蒙神指示,一切要按照山上指示的樣式來作。

那時我還叫『教會』,後來我知道,『教會』應叫『召會』,是聖經在翻譯時翻錯了一個字,要改正過來,改一個字,『教會』改為『召會』。(註:張偉勝弟兄分享文章《為神的召會正名》


張偉勝弟兄回訪樟村福音堂《德華樓》
我在五華服侍這麼多年也遇見許多困難,可是不管怎麼困難,我都要忠心堅持,因這是主對我的托付,要我作的見證。

我不顧慮自己日後的生活問題,只一心跟隨主,不跟隨潮流討人的喜悅;因此只教了一年書就被辭退了。同我一起任教的一個兄弟因能跟上形勢,就保住了鐵飯碗,一直工作到退休。

土改時,我的父親本來已經破產,亦被評為地主階級,(破產地主)。我們兄弟五個在解放前已經分家,土改時,我的兄弟都是中農階級。因為分家時我在上海,家裡只有一個童養媳,一個人生活不便,就跟著我父母一起生活,土改時我就被劃在父母的地主階級成份裡。

因是地主階級,專政對象,一有什麼政治運動就首當其衝受打擊。合作化高級社時說我是『反動匪道門』、封建頭子,抓我坐牢,判了我十年徒刑;坐了五年監,在劉少奇當主席時得著釋放。政治運動不斷,我被抓抓放放,加起來總共坐牢二十一年。

我的妻子為我生了二個兒子,我為大兒子取名為『恢生』,恢復神的生命之意;小兒子名叫『行生』,行生命之路的意思。

有一次,我的妻子探外家,外家一個大屋的人卻叫我的兒子為『灰狗子』;這『灰狗子』是我們本地鄙視人、罵人的話。我的妻子一肚子氣,回到家就責問我:「又說你信耶穌,有文化,怎麼給兒子取了這樣的名字?」我向妻子解釋:「我們兒子的恢生,是恢復的『恢』,帶串心偏旁的,哪裡是『灰狗子』的『灰』呢?」因著信主,我們總是受到許多打擊和譏笑。

我被打成地主階級後,店被沒收,沒有房子住,就住在牛欄旁邊的一個小房間。我的妻子生第二個兒子時,家裡更是困難,不但沒有雞、酒,連飯都沒有得吃。妻子患了水腫病,小兒子一歲時她就死了。

 

Page: 1 2 3 4 


 
:: 回應列表 ::
[瀏覽更多回應]

李如忠

回應:信仰見證 - 只因你們不屬世界

溫柔又堅剛,在敵人面前擺設筵席,
壓傷的蘆葦衪不折斷,將殘的燈火還點著,
沒 神同在, 何能忍耐,雲彩般絢麗,伏地敬拜主!

2016年3月4日

粤豫

回應:信仰見證 - 只因你們不屬世界

感谢主,你真是神的忠心的仆人,愿神祝福你。阿门。

2010年7月17日

來自116.5.130.52的訪客

回應:信仰見證 - 只因你們不屬世界

求神保守你到底,但引火烧山的也是你。我相信神是公平的,他会保守他的儿女们,不用我们血气来争战的。

神的儿女!

2010年1月28日
 

閣下尚未登入...

如閣下為葡萄樹會員, 建議閣下先行登入!
姓名:
主題:
回應:
驗證碼:  [新的驗證碼]
 
   

 

Copyright © 2006-2018 The Vine Media Organization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