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e Media
主頁 | 關於我們 | 支持我們 | 聯絡我們 | 常見問題 | 網站連結 | 手機網站 | 設定為首頁

登入 | 註冊 | 簡體
網上電台 隨想隨筆 信仰見證 認識真理 音樂分享 教會講壇 創意短片 聖經靈修 討論區
 
丟棄萬事 得著基督
走出迷信 渴慕基督
放棄傳統 追隨基督
賭.屠
摒棄道法 高舉基督
脫下袈裟 披戴基督 2
脫下袈裟 披戴基督 1
沙士遺証
愛,永不放棄
重建破碎家庭
甚麼時候軟弱 甚麼時間剛強
生命不再一樣 (上)
生命不再一樣 (下)
愛.回家
這一生最美的祝福
從賣毒品到賣屬靈書籍
只因你們不屬世界
我的"信"路歷程
你在哪裏?
在病痛中遇見神
患難之日
鄧文清弟兄
羅文元先生
周詠儀姊妹
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 信仰見證 » 生命不再一樣 (上)

  生命不再一樣 (上)
其他見證

  





你們好!感謝耶穌!今天能夠在這此跟您們分享真的是很感恩呀!

因為今天還有生命可以跟大家分享。待會兒將分享很多相片的,大家要有些心理準備,因為大家看見我現在的樣貌是無法知道神在我身上做了那麼大的事情。一會兒大家看到這些相片可能會恐怖些,但不要緊,讓我們一齊去見證神那奇妙的事。其實是當我一有機會我都會去做一些義工,通常都是關於一些福音的工作、一些助學的。這次(即是2008年的四月底的時候)跟WER團隊去了內蒙古,去那做些什麼呢?就是除了拿一些錢去之外,主要是去到這裡與當地人生活數天,跟他們一齊做手工和相處。這群人是我的組員,都是我的女兒們。跟她們一齊做手工。最開心是關門午睡的時間,那時候大家就可以談一下心事和講信仰。我們也會去家訪,你們看到的位置已是這房子的全部了。在這裡有爺爺、嫲嫲、媽媽和女兒,其餘都是一些同工來的。這個是我的女兒,我很開心,我懷著這樣的心情很想快些回香港分享我這個歷程。

但要由學校坐七個小時的車程才到機場。但坐到四至五個小時的時候,郤發生了一個交通意外。車子在沒有超速的情況下翻倒了,這是一部冷氣巴士。我和另外一位弟兄穿過玻璃窗被抛出車外,由於被抛出車外的緣故,所以傷勢特別嚴重,而那位弟兄大約一小時後便離開了我們。我當時躺在地上怎樣呢?我當時在那大約等了一個小時,車程大約又花了一個小時,總之來來回回好一段時間後,才能做手術。我當時一摔倒的時候,我的心就在想:要不要生神的氣呢?我很乖我來是做義工,我一向很聽神的說話,為何會發生這樣的事?所以我心裡面就出現這句話:我要不要生神的氣呢?在那一刻我在想,在人的眼中我是一個很積極的人,不過我知道我那積極樂觀的思想,不能在這大事上幫到自己,所以在那一刻我做了一個佷重要的決定,我跟神說:「我決定跟隨祢!我決定繼續跟隨祢!求祢告訴我,我接著要做些什麼?」在那一刻,那怕事怕痛的我,發現內心很平靜,基本上在整個的過程中我都很平靜… 但我當時傷得很嚴重… 我且形容一下我當時傷得有多嚴重… 我摔倒在地上,大家看到我當時是長頭髮而且有一些卷曲,我頭皮嚴重撕裂,從這裡到這裡要縫四十多針,這裡有一個很深的傷口,頭後面都有一些地方需都要縫針的。我頸椎移位了,險些癱瘓,眼睛變紅了,因為微絲血管爆了也腫了,臉也腫起來。我以前為我的牙齒長得很整齊而感到自豪,但卻崩了很多顆牙齒,連嘴巴也張不開,連一個茶匙的位置都張不開,整個臉都破損了。當我摔下去的時候,雖然看不到自己的樣貌,但那一刻我斷定一件事──我已經毁容了!所以在那一刻我是抱著這樣的心事來等待著醫治的。

這事被刊豋在報上… 在內蒙古的時候… 到了醫院時已是幾個小時之時的事了。血、玻璃碎、泥沙、頭髮全部都混在一齊,在麻醉時我的感覺是… 不知道醫護人員有否為我做麻醉,因為我能完全感受到他們對我所做的每一件事,例如:他是怎樣的麻醉呢?平常理應用一些棉花點一些消毒藥水後再搓一搓,他們乃是把消毒藥水直接倒下來… 我能感覺到他們在那裏替我搓傷口,因為他們要搓脫那些泥巴,我感到很痛,真是很痛!那痛楚是無法形容的。我躺在那手術床上覺得很冷,可能是失血過多,因此一點也感受不到任何的溫暖!在那時候我在想… 我跟神說:假使剛剛被拋出車外的時候就死了,我便毋須忍受這痛苦… 但在我裡頭有一個聲音響起… 假若我死了我的父母怎麼辦呢?他們要怎樣來內蒙古接我的遺體回港?我怕他們支持不了,就馬上想,還是不要好了,只好繼續忍受。接著做手術要縫四十多針,我再說,我真的感覺不到有任何麻醉的果效,所以我很真實感受到縫針時候的針起針落的感覺… 很痛、很痛… 一痛我又想… 我聽到門外弟兄姊妹的聲音,我就問說:為何是我?為何會那麼的嚴重?我不被拋出車外便不會那麼嚴重… 但在那一刻裡面有一個聲音對我說:「若不是你,你會想是那一個呢?」我想了想… 誰也不想… 算了吧!反正我正在做手術… 醫護人員繼續替我處理,沒多久又覺得很痛… 將來我打算結婚,婚後想有小朋友,別人說生孩子是十級痛楚,還有別的比現在更痛嗎?真是很痛很痛… 但不知道如何我便熬過了這個手術的過程。

回香港就像糉子一般被裹起來坐飛機,回到香港被送入了伊利沙伯醫院,這張相片的樣子已算好看多了,因為醫院的護士已經替我重新包裹好了,比較乾淨、整潔。在這個時候醫生就幫我做檢查,檢查後便說:OK!我檢查完畢,你有好幾個手術要做… 第一個是內蒙醫院所做的手術仍留有泥沙和玻璃碎在傷口內,某些地方要開刀取出來… 我的反應是“吓!”… 第二個手術是,這裡有一個傷口,這個很大的傷口在前額有4CM x 3CM不規則的。照道理你摸摸額頭這裏是骨頭,但頭骨這裏是沒有受傷的,可是頭皮卻傷得很嚴重、傷口很深(我往後再跟我的隊員聯絡時,他們說當時見到我頭皮這個位置,以為看到我的腦,那你便知道這傷口有多深)。內蒙古的醫生因這傷口太深,都不敢碰觸,故此沒經治療就包紮起來回香港。回到香港,醫生便說要去處理、消毒,因為已含膿幾天了,要消毒… 但因為這個傷口實在太大,不能草草消毒,要先處理及修補傷口,這是第二個要做的手術。第三個要做的手術是… 我的頸椎移位了,以及有一塊碎骨在裏頭,若然不去處理我便會癱瘓。

這三個手術我立即要去面對,我只問過醫生一件事:醫生會不會有麻醉。醫生說當然有麻醉!我說可以可以,有麻醉就可以。在那一刻我的心情認為只要有麻醉的手術,我便不會害怕、我便覺得OK沒事。

好了!我準備做第一個手術的時候,我在想… 會否像連續劇《妙手仁心》那樣,推了你進去,打了麻醉針,便開始做手術?但不是!進去手術前時有一個很大的等候區… 在那我感到很冷!冷到直打哆嗦,心也快跳出來了!等了很久… 越等越害怕… 我是從意外到那一刻都未曾有過的害怕,害怕得很厲害… 在這個時候該怎樣好呢?我很喜歡唱詩歌,於是我一直唱「誰曾應許」,唱得很大聲… 唱了很多次之後,我裡面有聲音對我說:「傻女!現在不是醫生跟你做手術,現在是我在幫你做手術啊!」對呀!這個聲音、這個訊息一出來,我內心便平靜下來。我們考試都試過緊張,我們會說,不用緊張!振定些!但似乎不能立即平靜及不緊張的,但神的說語來到的時候郤能令你很快的平靜下來,平靜到好像半昏迷狀態似的,可是這時是還未打麻醉針呀!神真的是很真實!在這時我知道神一直與我同在。

在醫院的時候,我身上插了很多管子,要打針、不能下床又不能去冼手間、我要睡得很直、脖子也不能動,很慘!打了很多針,很痛!於是乎我跟我的家人說:「我要跟神祈禱,醫生說這裡要插三天喉管,插兩天也不要,插一天就好!神啊!我真的是支持不住了。」媽媽聽到我這樣的祈禱她便立即阻止我,妳不能這樣任性,妳不能要求醫生這樣做,這對自己是沒有益處的。我回答她說:媽咪,我能夠任性些什麼呢?假使醫生覺得我身體狀態不行的時候,我再任性也沒有用的,對嗎?我只是求神讓我有強壯的身體,若有,醫生就會批准的!當然他們沒說些甚麼。不過,我真的這樣的祈禱!接著,一天後醫生真的幫我拔掉那些喉管以及我可以下床走動。若我再不下床走動,真的熬不下去!所以我真的希望醫生趕緊讓我能下床走動。我何時祈禱,神就何時應允。不是醫生走過來時,我問說要什麼時候下床,乃是醫生驗查過後,自己說可以!

每一次都是這樣!住院一個月,每一天、每一個祈禱聽都垂聽和應允,沒有一個落空!上帝真是很真實!

剛才看到的臉部比較廋,但手術做完之後卻變成了立筆小新(卡通人物),看不見下顎… 因為打了麻醉藥就會變成這個樣子。做完手術之後我才知道做了些什麼手術。第一是幫我清理那些玻璃碎、第二是醫生發現一星期前的縫針已癒合,要麻醉拆線、第三個是我的前額做了些消毒和處理的工作… 每天都要消毒,好叫我能在最佳狀態下做手術,由於這部份還未處理好,所以未能做手術。

我的頭,從眼角到這兒好像一道門被撕開了,所以要縫針。這個樣子已是拆了線,你們所見的是結疤,前後都是這個樣子,耳朵和頭部份都縫過針。

沒多久臉上的結疤都退了,竟然沒有留下疤痕,這是最感恩的!起初還想會毀容,可是最後竟然沒有留下疤痕,我是最快樂不過!所有傷口都被包紥起在頭上,看起來是沒有什麼不妥。

你看見我戴著頸套是因為頸部需要做手術,最初醫生說要做一個頸椎手術,而這個手術需要俯臥而做… 可是這裡有一個傷口、那裡又有一個傷口… 所以不能就這樣躺下來所以做… 骨科和腦外科醫生就不斷地在討論應由誰先做手術,因為頸椎手術不能不做,它會癒合起來,最後醫生商量後趕緊先處理其他位置的手術。

好了,當決定好了之後,就不以為然。直到我的牧者來探望我,跟我提起頸椎手術的問題,他說你頸部的手術有兩個選擇,第一是醫生醫治妳,把一條鐵鏍固定妳的頸椎再把碎骨取出,這樣妳的頸椎裏面就會有鐵鏍,做了這個手術後,會稍微影響妳的頸部活動,會彊硬一些。而另外一個方法就是求神親自醫治妳,這樣妳身體就不會有鐵鏍。這樣的話,妳會如何決擇呢?接著我就想,除非你不讓我知道這件事是經歷上帝,你讓我知道,我當然是選擇神親自的醫治。接著牧者又說:冼嘉儀如果妳不接受醫生的治療,又對神親自醫治的信心不夠,那妳就只會把自己放在十分危險的境地,最後妳是會癱瘓的。我停下來想想… 神救了我又每天聽了我的祈禱,有神的同在我還怕些甚麼呢?我有信心,相信神必親自醫治我,我於是選擇讓神來親自醫治我。

接著牧者對我說:「你知道神是怎樣行神蹟呢?」

神怎樣行神蹟?神說有就有。

「對呀!在妳身上會是怎麼樣呢?是不是神說動便能動呢?這是妳身體很重要的一部份,是不能一下子移正,因這會產生很大的危險性。我有一個建議,就是每天按手在妳的頸背上祈禱,求神逐點幫妳的頸椎骨移正,到了要做手術的時候就好了不用做了。妳覺得怎麼樣呢?好不好呢?」

我覺得這方法很好!很合理,我相信神會醫治我,我決定把信心擺在這件事上。我知道這事需要很大的信心,於是我問神:我選擇了,祢是否會應允我呢?

神親自的回應我,祂每天都回應我不同的事… 第一天,我不撇下妳也不會丟棄妳… 第一句便告訴我,當驚濤駭浪時祂是坐著為王;有一天又告訴我:一切關乎妳的事我都成全。我的信心越來越大… 我知道神已經應允我了。

牧師又說:「一個有信心的人要有信心的行為來配合的,有如約書亞過紅海,你以為他只站在岸邊,水便會分開嗎?不是!他是要站在水中,水才會分開的,這是一個信心的行為,你能不能夠向所有來到你面前的人說,神會親自醫治妳的頸,妳毋須做手術呢?」

可以!於是每逢我父母來的時候、我妹妹和我的朋友來的時候,我就這樣跟他們分享… 差不多到了要做手術的時候,比如說後天要做手術,今天我卻覺得有點不妥,我便跟牧師說,我覺得我的信心還差一點,我信,但還差一點,可是卻又不知道還差些什麼?

牧師就說:「你跟醫生說了沒有?」

要跟醫生說的嗎?

「那當然要跟醫生說,因為他要取消手術,不跟他說當然不可以!」

又是對,接著心裏頭便害怕起來… 要跟醫生說?!於是我祈禱問神,我到底在害怕些什麼呢?究竟我經歷禱告的時候,有什麼的質素在裡面呢?我不記得,然後上帝讓我回想當初神在我身上所行的神蹟奇事,我要做一條流通的管子,什麼叫做流通的管子呢?就是說你相信了那件事,便單純的行出來,不要多想、也不要介意別人這麼想、也不要想別人會講些什麼?… 不要以為我常站在信心的高峰,有時候還是會跌倒的──這回說可以,馬上就有聲音說:你相信神會醫治你嗎?又如何?又會出現些什麼?我立即調整自己的心思意念:我不管,上帝祢的意念高過我的意念… 我如何知道祢要怎樣來醫治我呢?我不知道!但我知我信神必醫治我!我再也不要聽這些負面的話語。

第二天,我想當醫生來的時候,我就馬上跟他說我明天不做手術,因為神已經醫治了我。誰知道當腦外科和骨科醫生一齊來,我還沒跟他們說任何話,他們就一直在講說我明天要做甚麼手術、要怎樣保護這個、保護那個,他們越說,我的信心越往下跌(醫生每天都和我說一件事:冼嘉儀你一定要做手術,不做手術你會癱瘓)… 當我的信心往下跌的時候,我呼求耶穌,求祂讓我可以說說話,若我再不講,我怕我沒信心去講… 禱告完之後,醫生突然住了聲說:冼嘉儀妳有沒有話要說?

我有!我明天不做手術,因為我的神已經醫治了我。兩個醫生都是好醫生,那個腦外科醫生馬上說(他說話比較大聲):冼嘉儀妳這樣是不可以的!妳知不知道這樣妳會癱瘓的!妳不可以這樣!

我說:醫生我知道我不做手術會癱瘓,但我現在已經痊癒了,那就不會癱瘓!醫生聽了就說這是不可能的!他很生氣,不說二話就離去了,只剩下那骨科的主診醫生(他是一位很溫文的醫生),他很不開心,他看著我說:冼嘉儀我不喜歡妳這樣子,我不喜歡妳用妳神的名字來逃避做手術!

我情緒很高漲地說:我逃避做手術?我在醫院裏一直都很合作,甚至整個G8病房的人都知道,我從來沒有逃避做手術以及任何的治療,但這次不一樣,神已經醫治了我,所以不用做手術。

醫生說:這是不可能的,根據過往的病例… 又19XX年從來都沒有發生過,這是不可能的事,一定要做手術!

我始終沒辦法說服醫生,我只好說:那你可以幫我再照多一次X光片嗎?那便可以清楚看到我是否痊癒了!如果政府不提供這種的服務,不打緊!我自己付款去做,他從床尾抽出我的頸椎X光片說:我已經幫妳照過了,妳看還有一塊碎骨在這裡,妳看… 若說X光片不準確的話,我連磁力共振也都幫妳做了,磁力共振是最準確的了。

是!這些照片是七天前做的,在這七天當中,神就親自醫治了我。他沒理我就走走開了。過了一會兒,我便發短訊給我的牧者和我的朋友,說他們把我當傻瓜。過了一小時後,那位骨科醫生和他的上司以及其他的骨科醫生一共四人一同進來,那位高級醫生以哄小朋友的語氣對我說:冼嘉儀,妳為什麼不肯做手術呢?

我說:不是呀!神已經醫治了我,所以不用做手術!

「OK!OK!妳說妳好了!」

他們不敢說神醫好了我,因為我還有一個頸套套著脖子,不能轉動,因為動一動都會很痛。醫生說:妳說妳好了,那妳脫下那個頸套動一下,看痛不痛?

他的笑容告訴我:妳一定痛!我起初想也沒想… 很單純地脫下那個頸套,然後慢慢動一下,頭轉了一下,完全不痛,我自己都覺得很震驚!醫生真是不痛吔!那位高級醫生馬上收起他的笑容,對我的主診醫生說:DR.Ho你幫她再照一次X光。

»»»»» 下集


 
:: 回應列表 ::

未有回應

 

閣下尚未登入...

如閣下為葡萄樹會員, 建議閣下先行登入!
姓名:
主題:
回應:
驗證碼:  [新的驗證碼]
 
   

 

Copyright © 2006-2018 The Vine Media Organization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