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e Media
主頁 | 關於我們 | 支持我們 | 聯絡我們 | 常見問題 | 網站連結 | 手機網站 | 設定為首頁

登入 | 註冊 | 簡體
網上電台 隨想隨筆 信仰見證 認識真理 音樂分享 教會講壇 創意短片 聖經靈修
 





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 網上電台 » 網上電台 » 粵詞越靚 » The Old Rugged Cross【古舊十架】

  粵詞越靚 (The Old Rugged Cross【古舊十架】)
其他集數

本集主題:The Old Rugged Cross【古舊十架】
播放日期:2010年10月27日
>> 按此收聽 <<
 
薛騰鼒 Allen Sit
主持人
:: 薛騰鼒 Allen Sit
:: 資深音樂人


(附文字稿及全程短片直擊分享)經歷差不多一個世紀的舊版本,與新版歌詞有何分別?與你同探討過去古典聖詩填詞的背景及文化,了解與當代語言的分別及實際需要...


(左起:木楨、林琬)
主持人 Allen Sit 的話:

詩歌粵語化就是以粵語的歌詞來表達,並能保持它原有的意思和味道,但在香港,詩歌粵語化的路仍然很漫長。在此鼓勵大家,假如你在寫粵語歌詞方面有恩賜,可以聯絡我們,我們也很想收集更多粵語版本的詩歌,來繼續推介給大家。

林琬
嘉賓:木楨(傳道人)/林琬(福音歌手)

Allen:歡迎大家來到「粵詞越靚」,我們會繼續秉承我們的宗旨,把一些經典詩歌的現代廣東話版本推介給大家。先介紹我們這一集的嘉賓,第一位是這次替我們深情演繹這首經典詩歌的林琬Florence。

林琬:Hello,大家好!

Allen:另外我們繼續有傳道人木楨,因為他很喜歡這首歌,所以我特意把他叫來了,讓我們可以談談這首歌。

木楨:聊聊天。

Allen:對,聊聊天。那麼我們這次介紹的歌…可以介紹給大家嗎?

林琬:這首歌叫“古舊十架"。

Allen:喔,這首我也很喜歡的。它是經典中的經典,對嗎?

林琬:對。

Allen:林琬,那麼這首歌還沒有粵語版本之前,你曾接觸過嗎?

林琬:當然有,這首歌我聽了已經差不多有八年了。

Allen:是的。

林琬:我想我們從小上教會,一直以來,也是習慣唱原來的版本。

Allen:最可惜的是傳統版本的廣東話歌詞與原曲並不協調。

林琬:對…

Allen:那麼你是否第一次接觸這個新版本?

林琬:對,我也是第一次唱。

Allen:這是「全心」版本,是由全心製作出版的。新版本和舊版本你都唱過,相比之下,有沒有帶給你不同的感受?

林琬:以前的版本較為先入為主,但它的音準並不太貼近廣東話,所以唱的時候並不太流暢。現代粵語版本則和我們較貼近,我們聽時更能領受歌詞當中的意思。

Allen:謝謝你。那木楨,你又會如何看這個新的粵語版本?你會否覺得很難接受呢?始終舊的那首已唱了這麼多年了。

木楨:其實傳統的舊版本我已經唱了二十多年了,這首歌每次都很感動我,很能觸動人的心。但今天我聽這個新的版本時,我能感受到古舊十架的調子添上了時代氣息。因為我自己是做有關青少年的工作,我覺得這個版本挺能接觸到青少年,讓他們去唱。我想我們可以擴大層面,不用否定傳統版本,因為它原本已經很好。

Allen:也有很多人喜歡它呢。

木楨:對,我們不用否定舊的版本,同時讓新舊版本並行。新的版本更有時代氣息和貼近城市的語言取向。這時候是可以讓兩者並行的。

Allen:另外也是很希望能保育這一首詩歌。

木楨、林琬:對,哈哈。

Allen:我說真的。現在香港教會近十年大多唱一些現代的詩歌。

木:保育是很重要的。我的教會每一次都會唱現代聖詩,以及一些傳統聖詩。一路把傳統聖詩流傳下去,這很重要。

Allen:好,急不及待,請林琬為我們演繹這首詩歌,一起聽這首粵語版的古舊十架。

【古舊十架】The Old Rugged Cross
 曲:George Bennard 粵詞:梁沃厚 / 陳鎮華

1. 在以色列山嶺 豎著古舊苦架 立下了羞恥痛苦記號
  為我你願走上 這碎心但欣慰 令罪者得赦千古寶架

2. 那瑰寶舊苦架 受盡侮辱輕蔑 在我卻是醉心仰慕

  是你放下尊貴 願做祭物不計 令罪者苦債終得取替

副  願這生高舉古老十架 直到那日站在你寶座前

    無悔一生肩擔主使命 因主必賞賜榮耀冠冕


Allen:嘩,林琬,唱得很好。

林琬:謝謝。

Allen:和Vince的配合很能帶出這首歌的味道。

林琬:Vince的琴彈得非常好。

Allen:對,他的編排周密,一層接一層的。我很喜歡呢。還有他的過門演繹得很美。

林琬:像流水行雲一樣。

木楨:從心而發的。

Allen:對,我真的很欣賞呢。這個新版本令我想起,我曾和一位文化人聊天,當時是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他說文化語言其實一直在演變,五十年便應把字眼修飾一下,使當代人看起來能更明白。我想很多教會唱的詩歌都已翻譯了很久。

林琬:對,也有幾十年了。

Allen:也不止,我看過一些是一九五零年代,或是一九四零年代時翻譯的。我認為應該有更多人出來,以現代的語言填寫粵語歌詞,讓更多的人明白歌詞的內容。我覺得這是十分重要的。關於語言修飾這個問題,你們兩人又怎樣想呢?你們認為有需要嗎?我也想聽聽其他人的看法。語言調整有需要在我們的教會進行嗎?

林琬:其實我想即使有調整也只會是稍微調整一下,字眼上並不會有太大更改,但就會更貼近當代的言語,這能讓人唱起來和聽起來時都能更易明白。我想這不一定代表完全捨棄從前的歌詞,只是多了一個新的選擇而已。

木楨:對。

Allen:我記得以前有一些詩歌會唱「甚麼甚麼兮…甚麼甚麼兮」。

所有人:哈…

林琬:我現在也不會明白這是甚麼意思呢。

木楨:像文言文的。

Allen:木楨,你又認為詩歌內容是否需要隨年日過去而作出調節?

木楨:我想好像剛才那首詩歌,或者帶到傳統聖詩中,無可否認在內容上,有著豐富的聖經或神學上的重要信息。我們要保育的,不止旋律,還有詩歌裡那豐富的內容。我真的很期望,語言和文字能加以修整,讓現代人有更深的共鳴,能更明白,唱起來能更投入,我認為這個是重要的。在這前提下,如果能翻譯到本來的神髓,保留到它裡面那神學的豐富教導,那就更好了。我認為剛才那一首詩歌翻譯得相當不錯。

Allen:這也是我的夢想,詩歌粵語化就是這麼一回事,以粵語的歌詞來表達,並能保持它原有的意思和味道。曾有些人填上別的歌詞,我本人站在粵語化的立場上並不太贊成。我較贊同用粵語保留原有的意思和味道。但我想,在香港,詩歌粵語化的路仍然很漫長。在此鼓勵大家,假如你在寫粵語歌詞方面有恩賜,可以聯絡我們,我們也很想收集更多粵語版本的詩歌,來繼續推介給大家。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要和大家說再見了。歡迎你下次再收聽「粵詞越靚」,與我們一起分享更多美妙的粵語詩歌。再見!


未有回應

 

Copyright © 2006-2019 The Vine Media Organization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