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e Media
主頁 | 關於我們 | 支持我們 | 聯絡我們 | 常見問題 | 網站連結 | 手機網站 | 設定為首頁

登入 | 註冊 | 簡體
網上電台 隨想隨筆 信仰見證 認識真理 音樂分享 教會講壇 創意短片 聖經靈修 討論區
 
認識真理目錄
先知恩賜之危與機 The Gift of Prophecy
烈火學校 School of Fire
新造的人 New Creation
至聖所的禱告-張哈拿牧師
進入豐盛使徒性年代
重要屬靈兵器學習-號角
活出真理-布永康
恢復大衛帳幕-琴與爐
新婦戰士 – 邁向成熟
主日崇拜 II
如果我可以
人的破碎與靈的出來
正常的基督徒生活
敬拜讚美節慶 Praise & Worship
達成目標的決心系列 ~ DETERMINATION
信心-祝福及醫治的鑰匙 ~ FAITH
新生命行為 VIII – 克服癮習
新生命行為 VII – 態度和行為
新生命行為 VI – 基督徒女人
新生命行為 V – 基督徒婚姻技能
新生命行為 IV – 真正的自由
新生命行為 III – 父母教育
新生命行為 II – 家庭的認識
新生命行為 I – 自我認識
主日崇拜 I
星火飛騰
走出憂谷
開卷有益
中國生肖
建立合主心意的教會
廣東客屬教會的恩典源流
信仰與文化
明道聖經專題講座
創世記系列
生命的抉擇
從約翰福音看耶穌基督身份
第五屆崇基基督教文化節
第四屆崇基基督教文化節
第三屆崇基基督教文化節
八福
十架恩情
星空深情 - 聖誕節文化與意義
襌修與靈修
基督徒與佛教徒的對話
如何向佛教徒傳福音
揭東方閃電的邪教本質
不住增長的信心
十字架道
基督徒信仰入門
從文化角度認識中國宗教
信仰市場‧消費教會
「耶穌的另一面──Marcus J. Borg 眼中的耶穌」講座
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 認識真理 » 新婦戰士 – 邁向成熟 » 為主瘋狂

  新婦戰士 – 邁向成熟 (為主瘋狂)
其他章節

「我們要歡喜快樂,將榮耀歸給他!因為羔羊婚娶的時候到了,新婦也自己預備好了,就蒙恩得穿光明潔白的細麻衣。 這細麻衣就是聖徒所行的義。」(啟示錄 19:7-8)


第4課 - 為主瘋狂
  

如電腦未能播放,
請以手機或平板→
下載觀看/收聽→


文字整理:Carrie chow/校對:Fanny
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分享:馬健明牧師

神自有計劃。人想做的工作未必有效,只有聖靈才可以,阿們?興浪的是聖靈,我們怎能興風作浪?搞什麼運動都沒有運動。但只要聖靈一帶領,所有人都一起來參與運動了,對嗎?早期曾與同福堂何牧師一起走更新的路。聖靈帶領我們走不同的方向,漸漸地我走了出來。同福堂仍是巨型堂會,祝福他們、你們。神好像帶領我們走窄路,一條不是太多人明白的路。不是很多人明白末後或末世,但如果不談,也沒什麼好說了,因為現在就是談這話題的時間。

當時我們唱一些安慰式的詩歌,會感動流淚,聖靈開始震動教會,更新我們,接著很多事就隨之發生了。但是到了某個階段,我們變得成熟,不再談耶穌抹乾你的眼淚,淚也流乾了,要起來,不要哭,要堅強,不要這麼軟弱,起來吧!我們所面對的這世界,是不能軟弱的,一定要堅強。但那堅強從何而來呢?我們從昨天就開始談到,這個堅強使我們認清自己在神裡面的身分,我們是新婦。愛情比死亡更利害,大水也不能淹沒──就是這種的堅強,看起來是很軟弱,但我堅強地站著,你無法移動我。我對神有堅定的愛,到死也不會說咒詛或埋怨神的話,到死也會愛耶穌,死就死罷!死了能與耶穌一起更好。有誰能使你動搖呢?沒有!有這樣的堅強,才能孕育堅強的下一代,孕育下一代的人。我的女兒只能代表她那一代的人,代表瘋狂愛耶穌的那一代。從小她就說天父跟她說話,我心想,我當牧師那麼久,天父很少跟我說話,為何天父常跟你說話呢?我懷疑她所說的是真、是假?她當時在聖士提反女士中學讀書。她們午飯時間不吃飯,中學生應該要吃飯,問她為什麼禁食?她說,你不是教人要禁食,怎麼又叫我吃飯呢?沒話可說了!然後她說,神要她和幾個女生在學校抹油。學校屬聖公會的,她們在抺油。她們很瘋狂,之後她們畢業,副校長問她們,為什麼把學校的椅子和十字架弄得油油的?要她們抹乾淨,她們是否很瘋狂?為學校帶來困難?校工驚訝她們把地方弄得到處都是油。她們在抹油,我們幾個家長在路邊祈禱,是否很瘋狂?我們在禱告、她們在抹油,就是希望復興臨到校園。她們只是十幾歲的女孩子,應該談談戀愛、認識男孩子的。神卻要興起一代人,不只是一個人,乃是一代的人。也不單止只有她的那一代,她的下一代也是很瘋狂。因為下一代的人看到哥哥姐姐這麼瘋狂。早期那批「活出專一」的畢業生是我女兒的那一代,現在下一代上來了。剛才一直要說的,就是神一直帶領祂的教會走向成熟。即使當中有不成熟的,但總不會全部都不成熟吧!總是有一些教是成熟的、總有些少數的教會較成熟,成為先鋒,開了一條路,讓後面的教會明白、看見、再一起向前走。因此不會一下子全部都變得成熟,總有些教會是要付上代價的。

你現在就是在付代價,尼西基金就在付代價,去舉辦不同的聚會,讓大家來報名參加。大家所付的代價,都是很少的。但我們所說的,是挑戰大家來付更大的代價。這個投資是很值得的,這裡只要有十個人聽到了,然後去為耶穌瘋狂,香港就會不得了。只要有十個人表示會這樣來愛耶穌,已經不得了!魔鬼就不得了,因為失去十個人了,而耶穌又得著十個人。

教會一定要改變,但不能全部同時間改變,總是要有少數教會先來改變,先作先鋒開路,其他人知道了也就可以如此行。起初許多人對敬拜讚美詩歌的改變有意見,現在已經很普遍了、以前有許多討論、爭論和批評,敬拜讚美與聖樂間互相批評。其實,神可以使用任何東西,也可以使用聖樂感動人,只是現在不太常使用了。不要緊,那神還可以使用其他東西嗎?可以!神可以用,將來還用不用呢?也有可能!

所以,我們需要一小撮人,不代表這些人比其他人更好,只不過這些人夠傻或瘋狂。這些人願意嘗試,覺得自己的動機是純淨,不是為了建立自己的王國,他們願意在這個時代裡,開一條路,讓後面的人走得比較容易。

我們起初經歷聖靈充滿,說方言,好像犯了大罪。但之後的人說方言,應該沒什麼大問題。我們這個年代的人,如果聽到天父的聲音,看到圖畫,好像很大的一件事。但是下一代的人,口邊常說,天父跟他們說話,說天父賜他一首歌,他就寫下來,這首歌是來自天父的嗎?當然啦!那首歌很感動人心。我女兒的下一代更利害。她們只有十一、二歲,我們教會裡的小孩也利害,他們很容易聽到天父說的話,對於聖靈及其他事,沒有以前的包袱。是否有一代的人需要出來這樣做?

這樣做可能會失去朋友,但卻可得著與神做朋友。我情願選擇跟神做朋友,對嗎?在我的教會,只要信主的人就可以幫人施洗,我們就立刻失去很多朋友。很多朋友唸過神學,就說,你為什麼這麼做?你不就破壞了規距?你不就在搖船了嗎?任何人都可以為人施洗?有沒有水也可以進行?只要你帶他信主就可以為他施洗!馬太福音第28章說: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主的門徒,奉耶穌的聖名為他們施洗或施浸。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是否一定要由牧師來做?受洗後是否一定要加入某某教會?完全不是!根據聖經作者的觀念和命令,只要你帶他信耶穌,你就可以立即為他施洗。很簡單。回到聖經的根據吧!
記得當時2009年在新伊館,我知道我那麼就不能再做浸信會的牧師了。我能選擇嗎?我要告訴你們這個經歷,其實這事與我無關,我要向香港整個基督教界作出一個聲明,那天晚上是這樣:眾牧者、主教們、各位尊貴的大人們:當晚,馬正遠牧師Jason Ma在一個神國擴展特會裡講道,講題是神國降臨,引用了馬太福音28章,他講得非常好和清楚,根本就是在釋經講道。就是說:「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 使萬民作主的門徒,為他們施洗。」就是這麼簡單,乃要按著聖經去做,神國就會擴展,全場的人都阿們。我太太就對我說,你是主辦的單位,要上台說「阿們」,然後結束。本來就是一件如此簡單的事,我原先站在台上要說聚會結束了,大家平平安安回去吧!聖經說得好,我們同意講員所說的大使命,我們要遵行大使命。

站在台上的時候,我記得是鄭欣宜,她為我開了一條路。黃君馨帶鄭欣宜來信耶穌,她們多次想走出來,因為當時候已經很晚了,黃君馨告訴我,新伊館那裡的人經常聚會未結束就離開,門就不斷發出聲響,因為有些門備有警報鐘,響了幾次。黃君馨曾經有好幾次想帶欣宜出來,但又不敢,但她覺得神以警報鐘不斷地提醒她。你說靈恩的人是否很麻煩?明明是警報鐘在響,她卻覺得是神在提醒。警報鐘響了三次,到了第四次,她忍不住走出來。欣宜說,她剛剛信了耶穌,現在就想受洗。接著有另一個來自演藝界的男士,不太懂得規距,大聲表示說,他也要受洗,大聲地喊著。我立即轉向看著Jason Ma。他向後退,表示不關他的事,要我決定。他只是客席講員,我才是主持。他退到後面揮揮手。我站在前面,看著他們,問聖靈,我應怎樣做?祢告訴我!聖靈對我說:「我在工作,你的手不要動、不要碰。」我可以説些什麼呢?散會?平平安安回去?不可以!聖靈說,祂正在工作,不要碰這件事,任由聖靈工作,祂要做一件事。結果,不單止他們三個人走出來,所有已經信了耶穌,但未受洗的人也走出來,差不多有一百人。

聖靈接著說,不是你為他們施洗,因為他們不是加入你的教會,他們是加入基督的身體,他們是遵行聖經的話語。所以我再呼召,叫那些帶這些人信耶穌的人走出來,為這些人施洗。如果不在現場,就由他的父母為他們施洗。很多父母哭了,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施洗?通常是牧師做的!還要上過幾堂初信課後才可以。這是無可厚非的,正如你要加入南華會,也要折騰一番。那你要加入浸信會,要上課也是正常不過的,因為你要認同教會。但你現在不是為了加入任何一個堂會,你是信而受洗,按著聖經,不是加入哪個會堂。那為什麼還需要上13節課呢?我不是加入這個堂會,我以後還是可以加入的,待我決定加入之後,你要我上100節課,我同意和認同就可以了,所以完全不成問題。

我出來解釋,我記得我當時候說了什麼:這一次不是衝動,我心裡早已想做很久了,由於我是一位浸信會的牧師,我不可以做。意思就是說:我以後不能做浸信會牧師了。你們明白我的意思嗎?我知道那個後果會怎樣,而我也樂意與聖靈一同承擔後果。所以,我要告訴你們,不是馬健明想在台上興風作浪,絕對不是!因為按著我的性情,我只會說阿們,然後祝福結束,接著告訴欣宜,如果你想加入哪一間教會,可以聯絡某某牧師;你們自己也可以安排,在這裡不要亂搞,回家睡覺吧!但是聖靈在工作,我們不敢動。現在我們叫KFC,不是炸鷄,是另一個意思-Kingdom Family Church。

在我們的教會,任何人帶了人信主後,就可以為他們施洗。本來是一件很難做的事,但聖靈能夠一下子就突破了。至少在我們的教會裡,所有人都明白、知道,可以為人施洗。這就是一個突破,但這個突破總是要有人付些代價,總是有些人不明白,總是有些人當晚沒有出席,但卻發表許多意見,不知道發生何事,但在現場的人,就知道當天晚上如同使徒行傳第二章所描述的,經歷到聖靈同在的興奮和突破,能夠這麼做,真的好得無比。

為什麼要提起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可能聖靈讓我有一個平反的機會,不是我自己要搞事。我失去朋友了,香港有一些有名的牧者打電話給我,約我吃午飯時說,你這搞這事,怎麼可以?搞運動的人,走得太前,我怎麼來善後?我們的年青人已經受洗了,我說,再洗吧!他們說,不可以!教會的傳統,一生只能受洗一次,第一次的洗禮你都拿走了!我說,不是我拿走的!是按聖靈的感動去工作而已!他就問我:馬牧師,你告訴我,該怎麼做?我說,那需要我來教你呢?你一定有辦法的!我問他有多少個年青人?他說四個。我說:你一定有辦法,你一定會再為他們施洗,讓他們加入教會,如果你不讓他們加入,可以叫他們加入我的教會。之後,我再問那位牧師現在的情況,牧師說,他們已經加入他的教會了。那就可以了!怎麼會不行?變通一下、章程改變一下就可以!教會也得改變一下。

所以,我想說,現在我們所說的,對神的認知──一個基本的認知,也會有許多人誤會,覺得我們所講的,是異端的事。神是新郎、耶穌是新郎,我們要探究神的感情、明白祂的想法、與祂對齊,是否真的要這麼做?如果有一班人說,我們就是定意要如此做,我們想更多的來明白神,我很想與神對齊 (align with God),明白祂的心在想些什麼、想做什麼、祂的感情是什麼?無論我們願意與否,神也呼召部分人加入先鋒的行列。

昨晚講到十個童女,我問有那些是,起初沒有人承認自己是聰明,也不承認自己是愚拙,但還有另一群人,是否半夜呼喊的那群人?你們說是,不是我叫你們承認的。你們每一個都舉手,表示自己是半夜呼喊的那群人。這群人很可憐的,夜半不能睡覺的,我就不會做這群人。這班人是先鋒,他們不睡覺,他們等候,看到新郎來了(我相信,這是全教會都希望聽見的聲音),他們有privilege,很榮幸地喊叫說:新郎來了。是你們說要做的,因此你們的責任很大。無論你是有心或無心、有意或無意、無論如何,聖靈一直帶領我們,給我們機會作出回應。我們有自由意志,但有時候聖靈會感動我們。

弟兄姊妹,如果聖靈感動你們,你們就要作出合宜的回應,你要作瘋狂的回應,不要再計較後果的回應。因為你們的回應,會為整個教會帶來改變。你不要覺得只有馬牧師才可以,我就不行了,每一個人都可以。因為我們每一個人在神的裡面,都有一個先知性的命定,是要被啟動和發揮出某些作用的,是要帶來改變的。

我們有意無意、有心無心地被捲進一個末後敬拜和禱告的運動。每一個人也被捲進來,因為末後只有兩次敬拜──你若不是被捲進去拜獸的運動,就會被捲進去拜耶穌的運動。我寧可被捲進去拜耶穌的運動了!我絕不要被捲進拜獸的運動裡面。我再問一下,你們不用舉手:誰願意被捲進拜耶穌的運動裡?全部人都會舉手的!有誰願意被捲進拜獸的運動裡?應該沒有人舉手的!即使有些人是往那個方向走,但也不會舉手的。所以,你怎麼樣來認知你的身份?你如果看自己是耶穌基督的新婦,你的心就會自然地被耶穌的榮美和美麗所吸引。你如果不知道自己的身份,這個世界就會給你一個身份,你就會被拜獸的敬拜運動所吸引。我假設、也為此禱告,這房間所有的人,都要進到末後敬拜及禱告的運動裡,好預備耶穌的再來。你們認同這個假設嗎?可以說這個不是假設嗎?我們就是如此!阿們嗎? 


我們所有人都是預備著等耶穌回來,我們全部人都在這末後禱告運動之下,去孕育並開始為香港的教會帶來衝擊和改變,不是以批評和話語,乃是要瘋狂地去跟隨耶穌、瘋狂地去愛耶穌。我們在耶穌回來之前都生病了,什麼病?是Love sick,就是對耶穌的迷戀,直到祂回來為止。我現在不是很迷戀,那你就看一下那一些迷戀的人,你需要一個榜樣。下一代的人要看見那些四、五十歲的人,那些能掙錢、事業有成的人,也照樣迷戀著耶穌,這才是榜樣!下一代看到某位歌星或影星也迷戀耶穌,這樣子下一代才有盼望。下一代要看到這位企業家、那位企業家都迷戀耶穌,他們要看到在政府裡面有些出來說話的人,他也迷戀耶穌,這個社會才能有盼望,神國才能有盼望。

我們不應該只留在教會裡迷戀耶穌。如果只在教會裡,只有鬼和神才知道你迷戀耶穌!星期一你又換了一個樣子,星期天又非常迷戀,星期六有些迷戀,星期天突然迷戀、很熱心。星期一了無生氣地上班,使人覺得你應該休息一下,教會使你太忙了。這個世界要看見一群迷戀耶穌的人,在各行各業裡,他們可以是受人尊重的人,他們有天父的心和很大的愛,在他們的領域裡去迷戀耶穌。很多人不會來教會,但他們會在職場上或其他的領域裡去認識你。這個末後禱告和敬拜運動,不是在教會裡開始的,乃是在職場上開始的。每個職場、辦公室、地方、法庭和政府辦公室也可以建立孵化箱──我聲明,這不是我們的事工。有的話,也不錯!孵化箱的意思是為耶穌孵化一群極端瘋狂的人。這些人不會來到一個四面牆的教會,但教會會去到他們那裡、新婦會去到他們那裡,這個新婦會不斷地擴展和被裝備起來。

大家如果都認同我所說的,今天結束的時候,我會提供幾個建議。在這個未後敬拜禱告運動裡,當耶穌回來,就會在社會各階層及各行各業中,找到火熱愛祂的教會。請聽清楚,我不是指現在的教會,當然現在的教會也會,但我所指的,是在各行各業、每所學校、每個政府機關、企業、娛樂界、報社都有火熱愛祂的人,以及不停禱告、敬拜的弟兄姊妹們,阿們!這些教會就是耶穌的新婦,她們會跟耶穌一起在敬拜、禱告和傳福音。傳福音就是去預備羔羊婚宴的邀請、預備末後最大的莊稼。這些教會有幾個特點。

第一,這些教會就是這兩天提到的bridal paradigm──是新郎的典範、模式就是認知耶穌是新郎,要來迎接新婦的──有這種的看法或依據聖經的神學教導,他們是被教導而有啟示和裝備。這群人有一個很大的特色,他們從宗教的靈中被拯救出來,進到聖靈的自由裡。什麼是宗教的靈?宗教的靈是最邪惡的邪靈,因為你不認為牠是邪靈。宗教的靈叫神的子民很努力地去參與宗教活動,但卻未能到達目的地。惟有聖靈和新婦一起去呼喊:「來吧!,帶我們到目的地去吧!」目的地就是羔羊的婚宴,阿們!

宗教的靈叫我們忙碌於宗教的活動,以致神的兒女非常疲倦和沉悶,受不了,異常疲憊及沉悶,也煩躁;開會不斷地爭吵,使原本關係很好的弟兄姊妹,互相吵架。宗教的靈在宗教的機構裡運作,當然也包括了教會。因此,我們很忙碌,但卻不能到達目的地。我們很忙碌但沒喜樂。我們很忙碌,但不知道主來的日子近了!我們好像在集中營,每天操練、鍛鍊,但永遠總是原地踏步。宗教的靈是最邪惡的邪靈,因為沒有人知道牠是邪靈,沒有人會來驅趕宗教的靈你若去趕宗教的靈,你就會被趕出教會!

但牠卻潛伏在許多宗教的群體裡,使神的子民無法去抵達目的地──不明白自己的身份、不明白我們是要為羔羊預備婚宴、不明白我們有新婦這個的身份。因此我們要從「宗教的靈」裡被釋放出來,進到聖靈的流域裡。聖靈自由的河流,帶領著神的子民自由地在靈裡,在那裡有許多創意、尊榮、聖靈的果子和恩賜,都是在基督的身體裡運作的。

這個末後禱告敬拜運動,一定要由聖靈來帶領。如果禱告敬拜的禱告殿,是被宗教的靈所挾制,這將會是世上最痛苦的事。你想一想,在「247」裡痛苦(即每天二十四小時、一星期七天)。本來每星期只痛苦兩個小時,現在就是「247」裡痛苦,這豈不是最大的重擔和痛苦嗎?所以,不要因為別人做「247」禱告,你也跟著做,很辛苦的!假若不是聖靈叫你去做,也給你力量去做,也隨著聖靈的河流去做,畢邁可(Mike Bickle)說:「enjoyable, prayer and worship」,「enjoyable」是什麼意思?就是大部分的禱告與敬拜都不是享受。所以他們(IHOP)才要發展「enjoyable」──享受的禱告與敬拜,他們才能做那麼久,他們做「247的禱告與敬拜」十六年了,琴鍵一開始,就沒有停下來過,你想想他們換了多少個琴鍵?「247」是不能休息的,他們也換了多少個結他?十六年間,每天二十四小時不間斷地運作!假使不是在聖靈的河流底下,藉著聖靈的帶領和恩膏之下,這將是終極痛苦的事。

我們並非要推行「247」的運作。我們仍是要先被聖靈感動,對自己身份的覺醒──是基督的新婦,才能對耶穌有迷戀和迷思,接著我們讓聖靈帶領,踏出一步,回應這份迷戀和迷思。

有些人寫歌、有些人是全時間的利末人──音樂人、有些是代禱者,我們一起為教會、為新婦來禱告,好讓教會能承擔她的任務。

有沒有一些人有這種的負擔來投入這場的運動中呢?是全時間的?有沒有一代人起來支持這件事呢?有沒有一些有心、但沒錢、沒資源的年青人,但有人來支持他們呢?支持他們叫他們放心去奔跑。

我們在開始事工的第一年,我們很有信心──《孵化箱》要興起一代人──因此,在第一屆的「活出專一」課程裡,不單單不收學費,還提供四千塊的補助,好讓他們能專心禱告、敬拜,以建立禱告的祭壇。我們差不多沒有錢交租了,因為根本不會有教會為這事工奉獻,教會根本就不明白,他們認為他們已有自己的禱告會,每個週日也有敬拜,幹什麼要搞這個團隊出來?你自己去做吧!所以,根本不會有教會向我們奉獻。

我們第一年提供四千塊津貼,第二年沒有提供,第三年需要收學費。我常常覺得很遺憾和無奈!怎麼為這樣呢?可能我們聽錯神的指示,聖靈可能沒有叫我們這麼快和慷慨,參加的人不需要付款,還給予四千塊的補助。我們的心很單純,想到大學生剛畢業出來工作,媽媽對他們有要求的,他們如果來,也能有點錢給媽媽,媽媽就不會嘮叨了,他們也可以專心一點!

我們的想法是很簡單。第一年給四千塊、第二年沒有、第三年要他們付錢、接著第四、五、六、七…,現在第七年了,我們依然生存著,全是神的恩典。

我們在想,這個運動需要裝備許許多多的年青人,不要讓他們被世界污染了,你才把他們拉出來!不要讓他們被世界染得紅紅綠綠的,進入世界的開始,就能活出專一、操練禁食、對主專心,難道這不是很榮譽的事嗎?這些的想法,難道不是更值得我們喊「阿們」,一同去成就的嗎?我不只是單單指著《孵化箱》這事工,當然有人支持《孵化箱》的事工當然是好事,我乃是說,有許多的年輕人,他們的心很想這麼做。為什麼不早一點招聚他們,總比被魔鬼招聚好。招聚他們、裝備他們、鍛鍊他們的聖潔和在主面前的專一,當他們回到不同的工場裡,無論在什麼位置上工作,他們都會很堅定,因為知道他們是基督的新婦,要等待耶穌的回來。因此,我們一定要與聖靈同工,聖靈將帶領和幫助我們,為我們開出路,叫宗教的靈不能在我們當中有任何的地步。

第一點,不要宗教的靈,只要聖靈。聆聽聖靈的聲音,放膽向前行。正如2009年,聖靈告訴我:祂在工作,叫我不要動。我立即不動了。如果聖靈這樣跟香港的牧者們說話,那就太好了!如果香港的牧者能夠聽見,那就更好了!聖靈正在工作,你們別動!求聖靈幫助我們!

第二,怎樣才可以離開宗教的靈呢?怎樣聆聽聖靈?怎麼樣才能不單單一個人聽見呢?且是很安全的聽見呢?我們需要有關係,是家的關係──Family of God。

教會不是公司或企業,教會是一個家,要建立一種關係的。大教會要有方法建立彼此間的關係,好像家中各人彼此照顧和立約,在家裡要養育下一代,不只是他們的導師和教師,要好像父母一樣,幫助他們成長、調整他們的生命──我們稱之為門訓,即門徒訓練。

門訓不是一個課程,是要跟他們建立關係,他就不會覺得你的話語帶來拒絕和傷害。他會覺得你們就像父母一般幫助他們成長,使他們更好。因此,在末後的禱告運動裡,教會需要作出一個很大的改變,從公司、企業、開分店的想法,變成一個家庭的衍生和繁殖──Family of families──一個家庭可以生出許多家庭來,但同樣的,是以家、父母、子女的關係一同成長。

透過這種關係,我們的生命得著成熟,這種成熟和有智慧的生命,不是在學校裡孕育的,乃是在家庭裡被孕育出來的。做人的智慧以及學習的過程,也是從家中父母所傳遞給我們的。那些失去功能的家庭,他們的子女不懂得如何來面對問題和疑難。在一個完整的家庭裡,父母會將人生的智慧傳遞給下一代。既然有那麼多人來自破碎的家庭,有誰來拯救他們呢?有誰來拯救他們的過去、現在、幫助他們的將來呢?就只有屬靈的家庭。

如果教會是一間公司,教會就不會幫助他們,因為公司所注重的是你在公司的功能──做了什麼、達到什麼果效。例如是小組長,就要交報表、肯定每年的增長、有評估和奬勵,如此就有證書嘉許你是勤勞的組長。如果組長做得好,可以升為副區長,之後再晉升為區長,表現好就被推薦去讀神學,再做實習教牧同工,成績更理想的,可以修讀好幾個學位課程,之後再按立你成為牧師,主任牧師去世或移民後可成為主任牧師──大部分教會的路都是如此。有些人不被牧師重用,只能做總務的人可以怎麼辦?他們只能做一些搬搬抬抬的工作。我以前就是這樣子的。

我在超大型教會裡成長,每個人都來自名校,像聖保羅男女校、聖保羅男校。誰會留意我這個唸三、四流學校的人?我本來在名校唸書,後來被趕出來,我在聖保羅男女小學唸書,直到小學五年級,學校叫我不要參加升中試,說我參加的話,會把總平均分數的成績拉低。原來我是如此重要,能拉低聖保羅男女小學的成績。原來一個人可以把全校的總平均拉低!學校就叫我不要參加考試。當時跟我一齊的同學有兩個,一個叫林敏聰,他是我的同學,我們兩個一起在學校裡搗蛋,但學校只罰我,因為林敏聰的媽媽是小學的老師,他有媽媽保護。所有錯事都是他在做,我其實是很乖的,我要平反!陳百強也是我的同學。我們根本沒有在讀書的,因為我們有才華,哪會讀書啊?但為什麼被趕出來呢?因為林敏聰的媽媽是學校的老師、陳百強在學校有勢力…,陳冠希的爸爸也是我的同學!我們這群人搞亂天下,我是最乖的那個,現在做了牧師。你看看他們,我吃盡寃屈,所以一直以來我都覺得很羞愧。教會牧師看不起我、在學校又受寃屈,從名校轉到三、四流的學校,根本不需要去讀書,在那裡不讀書,這裡更不需要,而且課程很淺,但我為人驕傲,跟所有的同學都合不來。當時一名同學,是現在國際城市教會(ICC)的牧師Daniel Lau,他的舅舅是我的同學是。他當時候問我是否基督徒?我說我來自浸信會,他是神召會。我問他神召會是不是異端?Daniel Lau扇了我一巴掌,說,你竟敢說我的教會是異端?我當時候就是去了這種環境的學校,用打的方式來解決事情。他說,你再說,我就再打扇你一巴掌。

在這種情況之下,要不是神的恩典,我怎麼可以站在這裡?教會若不是一個家,我們怎麼會看見那些別人看不起的人呢?我很希望牧師能夠看得起我,但他從來不叫我上台去讀經,我總是在做總務的工作,從來不會升做副團長或團長。後來神學畢業後回來,母會只請我講道一次,以後再沒有邀請了。我不知道得罪誰了?一下講台就有一個執事走過來說:你講道不要有那麼多的抑揚頓挫,安安穩穩地講就可以了,你這樣子的講道,我們很難去適應。那時候我只不過是個神學生而已,從來沒講過道,但之後沒機會了,也沒有人看得起、留意我。但是我告訴你,神最留意那些沒人留意的人,神會在合適時間裡給你機會,在合適的時間裡,你就無法再躲藏。你可能覺得自己一無是處、感到羞愧,總在坐在最後的位置,永遠不會坐在第一排,但神知道我們的心,神知道當祂的愛觸動我們的時候,我們心就會有回應。神知道我們心裡的那片牛油,什麼時候會溶掉。當我們的心溶化了、感動了,神就會將祂的心意告訴你們。再感動、再向你啟示一點;再感動、再啟示。

這些事情的發生,只會在家的氣氛和有安全感的底下發生。以目前香港教會的那種高度化、有效率的制度下,永遠看不到那些不太出色的人,但這些人卻是有潛力去改變世界的。當耶穌回來,祂的新婦不再是一間公司或大企業,祂的新婦是一個家,每一個人在裡面可以自由地發揮,沒有人會把你看扁,乃是看好你,是看到你未來十年後的模樣、看到你你二十年後可能已站在講台上,成為一位出色的講道家或講員。會有人看見的,會有人給你機會和鼓勵的。他會對你說:「嘗試一下,你可以的!」也會拍拍你的肩膀說:「去吧!我會支持你!即使你做不到也不要緊,我跟你一起去!我來鼓勵你!」

這種事很難在現在的教會裡發生,但是神要改變教會,要建立許多家、家長、爸爸媽媽,他們將看到屬靈兒女們的需要,會維護、保護和幫助他們,不會讓他們受到欺負和冤屈。感謝主!我被釋放了,我不再記念過去受委屈的慘況。那真是相當糟糕的,你在教員室抓著自己的耳朵站著,羞辱嗎?這是我小時候的遭遇。總是罰馬健明,不是林敏聰,因為他的媽媽是老師,我總是要替他承擔。扭著耳、又是你?…旁邊的人都知道是你。因為這些羞辱,我本應不該站在這裡嗎?我現在能講出來,當然已不再是羞辱了,對吧?

我看到教會有很多人像我這樣的人,所以我特別留意這些人。最頑皮的人是會成為最出色的牧師,因為他們知道人是複雜的,知道人性的軟弱,是最能夠體諒的,所以小混混應該去做牧師。純潔的人不曉得人性的險惡。在家裡面,所有人都會被改變和照顧的。

第一、我們要離開宗教的靈,對耶穌是新郎的這個認知,能被激動,得以離開宗教的靈,進入聖靈的帶領;第二、以關係為主,建立神的家庭。

第三、要延續末後的禱告和敬拜運動,透過敬拜和音樂不斷延續,意思是相信敬拜、讚美和禱告可以改變屬靈的氣氛,並在那地方建立神的寶座,同時孕育出新的一代,能不斷在讚美和敬拜的環境之下成長,因此有許多新歌、與聖靈對齊以及與天父的心對齊的禱告,是能被培育和訓練出來的。這些弟兄姊妹全時間付出生命做音樂家和利未人,他門在殿中求問、敬拜及創作新歌,是聖靈正在作的工,這些新歌能夠激勵我們的心。

我們七月會出版CD,之前我們甚少出版CD,因為不會以售賣CD來維持生計,那是很痛苦的,現時已經很少人會買CD了。但神給我們新歌,包括剛剛聽的那一首和昨晚的《傾倒》。因著這些詩歌很感動,我們希望能夠與人分享。我們盡力地希望能在七月推出,之前還有一兩張的CD專集。

禱告、敬拜和音樂要不斷地持續,是否要每天二十四小時去做呢?聖靈如果沒有這樣子叫你,當然不要這麼做,不然你會很痛苦的。你以為每天二十四小時播放CD,就是247了嗎?那麼跟你放電子香又有什麼分別?祭壇上理當放些新鮮的貢物!羅馬書12章說「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不單是有人,且是要認知神是新郎的人,他要知道他在幹什麼,這樣子的敬拜才會有意義。你們輪班工作,也不知道該做些什麼,那又有什麼意義呢?如果神呼召香港,不單單是孵化箱一個,乃是在許多地方設立禱告殿,最好能像7-11便利店一樣,去到那裡都可以進去禱告,那該多好啊!我們不是競爭的對象,是要互相幫助,使你能成功,好讓這種運動能夠在禱告和音樂中延續,教會能夠變成禱告殿,是最好不過了! 

教會的DNA就是要去迎接的主的回來,認知耶穌是新郎,去探究耶穌的感情,並且延續不斷的去敬拜和讚美,不單止是星期三或星期天那兩個小時,那已經不能再滿足很多人的心了。

第四、這個運動一定是音樂性的,因為音樂可以開啟言語無法開啟的層面。在我們的靈魂裡,只有一扇能讓音樂進去的窗。音樂能激勵我們的靈魂,如果能夠長久地禱告敬拜,音樂是不可缺的。並且是要有好的、順耳的音樂。有些音樂聽起來不好聽,寧可清唱。但有些的音樂彈奏出來,卻可以幫助你更深地敬拜。正如剛才的音樂也不錯,結他不是亂彈的。你會覺得很和諧,鼓和其他的樂器都能配合。這些人從那裡來的?他們每天工作,不是為演奏,乃是做在耶穌身上的,是一種卓越的生命,要把最好的給耶穌,就是這班利未人的心。IHOP發行很多CD,他們每天二十四小時訓練,許多團隊陸續成名,發行很多CD,很多教會都唱他們寫的歌,也激勵了許多教會起來、渴望成為新婦,就是該如此。單單靠人去講道是困難的。我很佩服你們,我講那麼久了,你們仍在這裡聽,我是你,早就離開了,講那麼久還結束?老實說,不是每個人都能講,我不是指著自己,別老是針對我!我是說,在香港沒有幾個講員能把這主題輕鬆地講解。但音樂呢?很多年青人懂音樂,因為上一代的父母都強迫他們學樂器,真是苦不堪言!我小時候,媽媽強迫我學鋼琴,老師哭了很多次,為什麼?我知道只要老師哭著不教我,就可以了!又換另一個老師,我又把他弄哭,你只要不練習、常搗蛋、遲到、刺激他、把他的東西藏起來、捉弄他、隨手塗鴉他的琴譜…太容易了!我告訴媽媽老師老是在哭。媽媽就罵我說,老師不肯教了。我們的下一代很多人都學鋼琴、結他、小提琴、大提琴和長笛。叫他們奉獻給神吧!叫他們來唸一年的「活出專一」課程,可以停學一年嗎?很極端!就是要如此!可以停工一年嗎?一年可以賺多少錢?兩萬?三萬?很少人賺三萬。大學生出來只是一萬多塊,一年十二萬。一年投資十二萬,就可以換來一生「活出專一」,這個投資相當值得!有誰想報讀「活出專一」課程?我們不是每個人都錄取的,因為我們的教師的資源不多。

一定是音樂性的,因為惟有音樂能開啟一些咀巴說不到,但開口一唱就能感動人的,是嗎?這首歌可算是我的「校歌」,只要一唱我就會很感動,知道是那一首嗎?是昨晚的第一首歌。師母說,你要講這主題之前,要先感動你自己的心,因此她選我那首的「校歌」。這首歌是日本北海道一位牧師寫的,我有一次遇見他,我告訴他這首歌很感動,他說是他寫的,我很驚訝!然後他送了這張CD給我。我回來之後不停地播放、不斷的聽,我只學到其中一句日文歌詞,意思是:我心滿溢。帶著日本基督徒對主的渴慕和愛,用他的音樂表達出來感動嗎?即使讓我講道兩天,也未必有這種果效。一句「我心滿溢」就淚流滿面,我講兩天的道,你會哭嗎?你的靈魂很難開啟,但音樂卻可以做得到。如果我在一間很有錢的教會當牧師,我就會去支持教會許許多多的年青人,拯救他們離開罪惡,然後幫助他們成為好的音樂家,來服侍主,因為主配得使用最好的人。神已經預備年青的一代了,與其讓他們去組樂隊,不如讓他們去為耶穌組樂隊和寫歌。

第五、這運動不限於本地,是全球性的。而且這些的連結是沒有疆界的,意思就是超越宗派或地區的連結。我們跟IHOP(國際禱告之家)的連結已超越了疆界。亞洲的禱告殿要有同一的心志的人投入末後禱告運動裡,每年有一次聚會,越來越多禱告殿走在一起來分享夢想、怎樣培育我們的下一代,以及神在我們當中所做的工作。今年已是第三年了,亞洲的禱告殿在台灣聚集,一起來分享和禱告──如何推行末後敬拜及禱告運動。這是超越了宗派、地區、神學和文化的連結,大家的連結是因著彼此的關係和對耶穌的愛,大家走在一起很配合,因為大家都對很渴慕耶穌,有著相同的DNA。

第六、這末後禱告敬拜運動是宣教性的。阿摩斯書9章11節提到,日子臨到之時、到那日──耶和華的日子、當彌賽亞回來時──神「建立大衛倒塌的帳幕、堵住其中的破口、把那破壞的建立起來、重新修造、像古時一樣。」這是舊約阿摩斯的預言。阿摩斯書前半部分都只是宣告審判,但是到了第9章,他宣告一個安慰:大衛帳幕、神同在的榮耀會再一次在末後的時間裡臨到。

使徒行傳15章16~17節,雅各在許多外邦人信主後,舉行了一個耶路撒冷會議。雅各在會議中提到:「正如經上所寫的、『此後我要回來、重新修造大衛倒塌的帳幕、把那破壞的、重新修造建立起來…』」這裡引用與了阿摩斯書的話。但第17節,雅各解釋:「叫餘剩的人、就是凡稱為我名下的外邦人、都尋求主.…」,為什麼呢?因為有許多外邦人信了耶穌,所以雅各說,主早已預備,在末後的日子,當大衛的帳幕再次被建立…,什麼是大衛的帳幕?就是:Day and night prayer──晝夜不息地以音樂、禱告和敬拜,一起呼求神,有神的同在,這都會再一次的被建立起來。那時候許多名下的外邦人都尋求主,意思是說,很多外邦人都要信耶穌。

今日我們提到的末後禱告敬拜運動,是預備最後、最大的莊稼,進入神的國度,在這種敬拜禱告中尋求主和經歷神的同在。

兩年前八月二十二日,當時在耶路撒冷的ICC聚會,在最後的一天…,我們在數天的敬拜讚美聚會中經歷神的同在。最後一天結束的時候,有一位正統派的猶太人,他下車說:「我感受到神的同在。」有人就對他說,有許多中國人、華人前來耶路撒冷與我們一起敬拜。他立刻就說:「彌賽亞回來的日子很近了!」他是正統派的猶太人,他經歷到神的同在,他看到中國人也來到這裡跟他們一同敬拜,他就知道彌賽亞回來的日子很近了,耶穌回來的日子近了。

我們如此的敬拜讚美禱告,不單止把貢物獻給神,也是宣教和傳福音的運動。宣教的目的是一起為羔羊預備婚宴,這是改變我們對傳福音的看法。宣教的目的是在窄路上──婚宴還有許多空席──邀請人來參與這筵席。

第七、這末後禱告運動是跨代的同行。剛才說:如何成為一個家庭?就是回應瑪拉基書4章5~6節:「看哪、耶和華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亞到你們那裡去。他必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免得我來咒詛遍地。」先知在舊約的最後一個預言要實現:在主再回來的日子,祂要扭轉人的心,使父母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母。唯有這種的轉向,我們當中才能有家;唯有這種的轉向,下一代才能得著保護,當他們面對敵基督、擊打巴比倫,擊打世界的制度時,有上一代與他們同行──保護、保障、支持、供應和安慰他們!他們不是孤身上戰場,因為父母的心已經轉向他們──看見、了解和幫助他們。

新婦的戰爭是「身份的戰爭」──我們要明白自己的身份,以及魔鬼嘗試搶奪我們身份的爭戰。當你知道自己的身份,你就知道你是基督的新婦,也知道如何在主面前以純潔來等候和預備。因此,這個爭戰是「身份的爭戰」,也是「關係的爭戰」──是你與主、與弟兄姊妹之間的爭戰──你要建立一個家,好保護下一代,使他們能夠一代又一代地去承傳主放在我們心裡的使命。

我希望這兩天所講的,能為你們勾畫出一個藍圖,也希望你們不單是聽到一些東西,對我來說,我能夠再次重溫神對我的呼召,以及為什麼我現在要做這些的事?為什麼我們有些事要做、有些不做呢?這是一個很好的複習,對許多的領袖來說,也像回到根源的問題:為什麼我們放下以前的事來做現在的事?對大家來說,這是給你們另一種的挑戰。假使你是第一次接觸「耶穌是新郎」、「我們是新婦」這信息的話,我們要來到主的面前去消化、認識、等候和明白,讓主來啟動我們的愛情。祂若不來啟動,我們就不懂得如何去愛。一旦被啟動了之後,你就可以瘋狂地愛主。這世界不能追趕你、這世界會害怕你。因為你不被惡者所控制,你只會被主的愛所激勵。保羅說:「因為主的愛激勵我,我才會瘋狂,我不是為了人而瘋狂,乃是為了主而瘋狂。」可能許多人從未想過要為主瘋狂,想說做基督徒就是如此,但主今天卻告訴我們,你要為祂瘋狂。我們要為主瘋狂,我們不夠瘋顛,所以我們欠這個世界很多東西;因為我們不夠瘋顛去搶靈魂下一代的人都被敵人搶走了。我們還說:搶走了嗎?沒關係,再見!我們不夠瘋顛、不著急﹐但是主說,我們是時候要起來了。我們要有一個為主顛狂的心,不是血氣上的顛狂,乃是我們看到主的榮美而被著迷,甘願投進這種顛狂之中。我們要被主的愛情所啟動對,好叫我們能夠快跑跟隨祂。最後,聖經說: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其中最大的就是愛。叫我們能堅持到最後並依然跟隨的,就是愛。

聚會結束的時候,我們會做兩件事,我們會繼續進入敬拜,之後有一個fire tunnel──火的隧道,來為所有的人按手禱告,求主的愛情激勵你,希望你離開這個房間之前,你的生命能被點燃,你的生命被主改變,然後你也可以為主瘋狂,阿們!

承蒙尼西基金會授權播放
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支持節目製作經費 。。。

  • PayMe/WeChat 微信

        

  • Paypal/信用卡

https://www.vinemedia.biz/support-us
獲贈見證VCD或《愛。創作》CD

  • 銀行支票

抬頭請寫:The Vine Media Organization Limited 或 「葡萄樹傳媒有限公司」。寄回:香港尖沙咀郵政信箱91243號

  • 直接存入戶口

直接存入香港上海匯豐銀行戶口 「534-868740-001」
※ 請將入數存根電郵、傳真至:admin@vinemedia.org / (852) 3007 0735
※ 或將入數存根拍照並註明奉獻者姓名、聯絡電話、地址 WhatsApp 至:6492 5051 或 WeChat/LINE ID: VineMedia

:: 港幣一百元或以上之奉獻,憑收據可申請減免香港入息稅 ::
香港註冊免繳稅的非牟利機構──牌照號碼:91/08685


 
:: 回應列表 ::

未有回應

 

閣下尚未登入...

如閣下為葡萄樹會員, 建議閣下先行登入!
姓名:
主題:
回應:
驗證碼:  [新的驗證碼]
 
   

 

Copyright © 2006-2018 The Vine Media Organization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