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e Media
主頁 | 關於我們 | 支持我們 | 聯絡我們 | 常見問題 | 網站連結 | 手機網站 | 設定為首頁

登入 | 註冊 | 簡體
網上電台 隨想隨筆 信仰見證 認識真理 音樂分享 教會講壇 創意短片 聖經靈修
 
教會講壇目錄
:: 那些年在黑道的日子 2 ::
:: Shining Life 佈道會 6 ::
:: Shining Life 佈道會 5 ::
:: Shining Life 佈道會 4 ::
:: Shining Life 佈道會 3 ::
:: Shining Life 佈道會 2 ::
:: Shining Life 佈道會 1 ::
:: Never Give Up 佈道會 5 ::
:: Never Give Up 佈道會 4 ::
:: Never Give Up 佈道會 3 ::
:: Never Give Up 佈道會 2 ::
:: Never Give Up 佈道會 1 ::
:: 當我遇上上帝 ::
:: 兔年話兔(下) ::
:: 兔年話兔(上) ::
:: 虎年話虎(下) ::
:: 虎年話虎(上) ::
:: 苦成福 (下) ::
:: 苦成福 (上) ::
:: 升呢音樂佈道會 (下) ::
:: 升呢音樂佈道會 (中) ::
:: 升呢音樂佈道會 (上) ::
:: 生命有Take Two (下) ::
:: 生命有Take Two (上) ::
:: 讓夢起飛 ::
:: 我要高飛 ::
:: 如何成功?::
:: 夢想... ::
:: 愛.回家佈道會 ::
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 教會論壇 » :: 讓夢起飛 ::

  :: 讓夢起飛 ::



司徒永富(鴻福堂集團執行董事):

- 當人生裏面有上帝帶領,我所講的,都將會是祂所帶領的!
- 上帝的確令我創奇,因此我總是相信上帝在每一個人身上,都有祂的旨意!
- 自我有了這個信仰,祂帶領我人生其後的道路,祂帶領我渡過人生的波浪,重拾我的事業,願將一切榮耀歸給 神。

分享日期:2007年7月11日
分享地點:迦密主恩中學

-----------------------------

我的名字是司徒永富,當你聽到這名字就知道我家有多富有,今生富有還不夠,還要永遠的富有。當我出生的時候,我爹爹替我改了這個名字,其實他是“發窮惡”的,為什麼呢?因為我出生時,我家裡是最窮的。窮到什麼地步呢?家裡窮到當媽媽生我的時候,身體是很虛弱,也没法尋找適當的治療,於是勉強的把我生出來,當我八個月大的時候,我媽媽就去世離開了我。因我媽媽的體質使我的健康大受影響,成為一個長期病患者,得了很嚴重的哮喘。這哮喘使我有好幾次在醫院的急診室,差點奪去我的性命。家人對我的出生也没有太大的期待,只希望我長大成人可以帶給家裡一點富有,所以把我改名為 “永富”──就是永遠的富有(從此以後你聽到這類的名字,你就可以知道家裡不是那麼有錢的)。李嘉誠不會給他兒子改名為李永富,或是李帶金,李帶銀。通常這只是一個願望,好像大會的主題一樣,是一個「夢想」。

這夢想能不能達到是一回事,但是名字可以帶給人希望祝福。我漸漸長大的時候,我就改了一個英文名字叫Forever Rich Sezto,使人可以記得我。因我在很窮的環境長大,有很深刻的兩段童年的往事。在我出生八個月後,媽媽就去世離開了。爸爸因為要工作賺錢,他就去了很遠的地方,叫做汶萊,一去就去了十一、十二年。在我整個童年,是没有母親的關愛,也没有父親的影像,我就是這樣子成長的。我小時候是跟着我的祖父母生活,我們住在一個很小的地方,像一個籠子,一張雙人床的尺寸,我們三個人就是睡在一齊的,我就是這樣成長的。過了多年,因政府徙置,我們就有機會徙置,搬遷到徙置區,現在那些徙置區已經拆卸了。徙置區的厠所是在屋子外面的,假如人急著要上厠所就跑出去,之後,發現有人在用。但最難受的是徙置區裡的吸毒的癮君子,原來在我的鄰居裡有很多的吸毒青年,不知為何他們會多了一條鑰匙可以進到我們的厠所,在裡面吸毒,有些還睡在裡面。這樣的環境而陶造了我們這羣小孩子,像街童那樣的成長。

街童的成長,是否開心?其實是很開心的,因為街童通常都很想被人照應的,譬如街童出外去玩,有一些大佬們會照應,那些大佬們會請吃東西,但他們是對你有期盼的,當你漸漸長大,他們就會迫你進入黑社會。在我所住的屋邨,我是住在二樓,下面有一個廣場,每隔幾個月,就會看到黑社會舉行新會員的儀式,有些人在那裡加入做會員,有些人在那裡表演神打(又稱「出乩」),乃神功之一種。我的童年和青少年時期,就是這樣子成長的。其實我也不清楚誰是我的大佬,直到有一天,我才開始清楚了,就是有一個早上,我看到有很多警察來到屋邨,抬出很多箱子,裡面放著很多槍械,原來我們的大佬們作了一件很轟動的刧案,就是恆生銀行七百萬元的大刧案。因為我們這些還不起眼的小伙子太小,所以他們没有讓我們參與這行動。但有些家庭是一門幾傑,我在自己的屋邨往對面十五座、十六座看,很容易就看到那一家是傑出的,就是看到當他們把家裡的窗簾拉下,就知道那家人有子弟去參與這大刧案。我們平常在一齊踢球,行詭詐的時候,看到有比我大一些的大佬跟著他的哥哥去打劫,所以就會有一門幾傑出現。當然那些犯案年齡不足的青少年,就會放進懲教所,或是勞役中心。當年我是怎樣生活呢?在看見這些大佬還没有進入監獄前,其實我是過得很開心的,靠行詭詐來生活。比喻說,自己很嚮往有一部腳踏車。我看到一個比我體質弱的小孩有腳踏車,我就問他,你拿這部腳踏車去那裡?他說:去歸還給租腳踏車的店舖,我就說我幫你去還。但當然我是不會拿去還的,我就拿去玩。事後這小孩一定會很糟糕,因為他一定没有腳踏車還給店主(不知道這小孩有没有去跳樓)。當年我們這些幫會的同黨在做什麼呢?我們通常會去沙灘,做沙灘老鼠,在沙灘偷浮床,游泳衣,有什麼可以偷的,我們都會偷的,之後我們就會拿到徙置區的垃圾場裡,因我們同黨中有人是倒垃圾的。我們是很開心的,因為偷完之後,我們要拿那些物品擺出來曬乾。當我們把物品擺出來曬乾的時候,就會有另外徙置區內十二座裡頭的同黨來偷我們的物品,於是我們就會起爭鬥就會打起來了,我們會約在山頭上打架,好像華山論劍一樣,我們平常的生活就是打來打去,我就是這樣子成長的。

在那刧案之後,我父親在我十一、二歲的期間,就從汶萊回來了,我父親對我是很陌生的,他不知道我是如何的成長的,突然他發現這孩子問題很大,於是就監視我整年,不容許我出去再過同黨式的生活。雖然我没有過這樣子街童式的生活,我的成績也不見得好到那裡去,於是我就把我的精力,轉移到學校裡去。回到學校,我就開始連羣結黨,打麻將,或是開派對,這些我從很小就懂得了。在我青少年時期,在那些日子裡,當學校有什麼活動,我們同學們就會一齊很開心的去做,但當夜闌人靜,大家都要離開的時候,我通常都會說多一句,叫他們不要回去,那時已經是深夜十二點了,派對也去了,麻將也打完了,還有什麼没有做的事呢?其實我是很怕回家,因為回到家要面對我的爸爸,他是一個愁眉苦臉的爸爸,十幾年來從來不認識的爸爸,也要面對和爸爸結婚兩年多的繼母,也是不認識的。我很多時候不開心,我就會看著媽媽的照片,也會流下幾滴眼淚,少年不知愁滋味,覺得不開心,伸冤,媽媽會明白我的。這是我童年的簡略。這叫什麼呢?這叫空虛。原來當我玩盡很多的玩樂,和許多快樂的時候,我仍然是覺得不開心,好像不滿足的感覺,最好那些朋友不要離開,他們一離開我就不開心。我現在回想那些日子,我發覺我自己心深處是有很多自卑。

第一個自卑:我有很嚴重的口吃(俗稱「結巴」、「磕巴」、「漏口」),我在屋邨裡是很有名的,叫「漏口仔」的就是我,漏口的人是十分鐘也說不出意思來,但不要小看這樣子的人,通常漏口的人是因為他的腦部思想比話語還快,其實他思想比你我還快,只是他的口舌配合不到他的話語,說出來比你慢。通常這樣的人比較聰明。我是如何去克服漏口呢?我發現我很緊張,於是我就放輕鬆自己。其二,漏口的人會忌諱一些字的發音,比喻,當我打電話給朋友,通常第一個字會說,唔該的唔字,這字是很難發出音的,我就將唔該陳先生或是Mary在嗎?改為請問陳先生在嗎?將唔該改為請問。這就是我的自我治療。通常有漏口的人,他解決了開頭語,他就會講得很暢順了。因為他怕講話一斷了,他又要找另外的字語再開始講,這是漏口仔講話的困難。

第二個自卑:高度。現在我的高度還可以,但我是發育比較慢的,我到小學六年級的高度才達四尺六寸,在整個成長的過程裡面,不會覺得自己太自卑,因為有大佬在照應着,所以這是我很喜歡跟着大佬的原因。在外面貪玩貪吃,大佬請吃幾粒「魚蛋」,我就很開心了;大佬去打球,也邀請你去,雖然我個子小,就算没有機會踢,那些大佬也會給我機會作守門員。通常守門員是没有人要作的。我們這樣子的,只有四尺六寸的孩子也可以當守門員,可想而知他們是多麼看得起我。

第三個自卑:得不到家庭温暖。因我自覺没有在一個完整的家庭成長,我很渴望有一個很關心我的家庭。回想我小時候,當我乘坐天星小輪的時候,坐在船頭最前排時,看到一些幸福的景象時,我是很不開心的,比如:當看到別人的父母,他們握着自己的兒女在小輪上玩得很開心,同時在享受著這海港的景色。我發現為什麼我還是孤家寡人的一個小孩子。在我童年和我同時成長的小朋友,現在有廸士尼樂園,以前有茘園遊樂場,你知道我是什麼時候才進入茘園遊樂場?我是長大成人後,才第一次進茘園遊樂場玩的。我很嚮往被愛護的生活,原來這三樣東西,陪著我在童年、青少年時期成長,我是不斷在扭曲對自己的要求,雖然我覺得自己不足,但我是很想能夠脫離那個環境。

第一次的轉捩點:是在我小學五年級時,當時的學校没有現在那麼先進,每個課室是用木板間隔的,我讀的學校是所謂的「板間學校」(木板蓋成的學校)。什麼是「板間學校」?「板間學校」是用木板將課室隔離的,所以可以聽到隔壁上課的聲音。要作弊是很容易的,只要把作弊的紙條從地上偷偷地遞給隔壁,因為木板下面有空隙。還有老師打學生,也是可以聽到的,木板會發出振動的聲音。有一天老師對我們說:「你們這群學生是「地底泥」(垃圾),你們是爛泥扶不上牆,你們妄想去考小學會考」。聽完老師這一席話,我內心有一種不服氣,好像我爹爹改我的名字(永富)一樣,當時他是發窮惡。我作為一個五年級的學生,在內心已有一團火,這團火好像周星馳拍《功夫足球》電影裡的一段對白:「我這團火是永不止息的。」於是我就發怒地說:如果我繼續在這群地底泥(垃圾)的小孩裡生活,我一定沒運氣的。其實我那位老師,他打學生是出名的。他還說:如果你不離開這裡,你就死定了。於是我在某一個星期六,我帶着一群小學五年級的學生,由一段斜坡向上出發,向一個未明的方向出發。我對同學們說:如果我們找到第一間小學願意接受我們,我們就進去就讀。結果我們找到一間小學,當年那間小學剛剛在招收六年級的學生,我們有十個小學生被錄取,我們就這樣進入的。

事情一個月一個月的過去,到了開學的一刻,因為我要訂做校服,我就要把我轉校的事情告訴我的繼母,她聽了之後,很生氣的打了我一頓,因為我轉學校那麼大的事都不告訴她。這也没辦法,因我已經放棄之前的學校,而新的學校要做校服才可以上學,我很感謝我的繼母,她也願意給我做學校制服。開學的那天,我發現十個小朋友裡,只有我一個出現在新的學校,可想而知,我是十個救火青年裡其中的一個,還是僅有的一個。原來在我的性格裡,甚至在我的童年,我都是不甘心的。我不甘心窮,我不甘心被人看不起,所以我可以緊緊的通過小學考試,當時還要考小學會考,三科(中、英、數)的成績都是剛剛好合格,因此我就有機會升讀中學。

進了中學,成績也自然是不會好的,而且身體也不好,因是過着街童式的生活,不慬得如何唸書,家裡也没有人鼓勵我如何唸書。於是我就開始過得很燦爛,平時我是如何的過關呢?大家知道我的姓名叫司徒,S通常在一班裡排學號大概會排在36、40號的,不知道為何我每年都考36名,我的學號是36號,我考試的名次也是36名。如果一班有40位學生,我會沾沾自喜,我會往後看,40位的同學裡,還有4位同學在我後面。但往前看到在我前面的同學,我心中有一團火,就會問自己,為何我會比他們落後?我是很想勤奮讀書,但我做不到,因為我的本質差,於是我又與一羣少年朋友混在一齊。我中一到中三都是靠作弊過關的。我作弊的技倆是很不錯的。現在有時間我也會去教課,其實我是知道學生是如何作弊的,當然科技是日新月異,可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都知道的。我和朋友們一齊作弊的時候,有很好戰績的時候,能夠成功的從最高峰36名次,考到第2名次,在我的人生裡,從來没有拿到過第一名,只拿過第2名,包括跑步比賽,學校運動會,到現在也没有得過第1名。我一路都是靠作弊升級的。

我日常的活動、平常的時間裡,我下了課後是在作什麼呢?在我的同學中,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家是長期開放的,就是給我們去打麻將,於是我們一下課,就跑去打麻將,從下午4點打到晚上10點多才回家,一個星期有好幾天去了打麻將,家人以為我去了同學家温習做功課,很勤奮的在讀書,其實我是去了打麻將。在我們的年代,當時是很流行開派對的。派對的環境就是,把燈光弄得暗暗的,就是在白天,我們都會用黑色的卡紙把窗子遮蔽,我們可以跟女孩子在很暗的環境裡跳舞,而且我們男孩子還故意選擇一些很輕柔的音樂播放,這樣我們這些壞孩子可以貼近女孩子跳舞沾便宜。通常男孩子們會坐在暗暗的角落,在看着坐在對面的女孩子,互相的低語,彼此在認定送那一位女孩子回去… 但在結束時燈一亮,大家都會雞飛狗跳的跑掉,因為發現那些女孩子真實的樣子… 派對開完之後,我們就去打麻將,平時在學校就作弊。每晚在我的內心都有一段時間,是不開心的,也知道真實的我不是這樣的。我也曾經嘗試很努力去讀書,卻是不成功。我也曾經嘗試脫離那些壞朋友,但不知為何,到了一段時期,我覺得不開心、孤獨,之後我又回到那群孩子的當中。後來我明白了,因為我的自卑感作祟,因為我矮,在中一、中二也不是很高的。我很想被人照顧,而自己矮、成績不好,就很想活在群體裡面。有没有人喜歡獨自去看電影的?有没有人喜歡獨自去旅行的?去到黃山看到風景很美,對自己說:真是美,而没有跟人可以分享的。看恐怖電影,自己害怕而旁邊没有人可以靠一下。發現自己從來都是獨來獨往的。

上帝的創造很奇妙,我們很想被人接納,但因我是成長在一個缺陷的家庭裡,在我的社群裡總是没有人會接納我。於是我就不斷的進入一個惡性循環裡面,好的人當然不會接納我,因為我有口吃,不會講話,常得罪人,行詭詐,想事情常常想負面的事,讀書就想作弊,作弊也要花時間的,有些同學花很多時間去讀書,我就花很多時間去作弊。自然那些正直誠實的學生,他們是不會接納我們這些壞學生的。我很不開心,這叫做空虛。如果你有這種感覺,我很明白你的心情,當我講到空虛時,你應該有多少感覺,就是你想做好,但你做不到。我到了中三的下學期,因一位老師到我的學校授課,而我有機會接觸到這個信仰,我接觸這信仰時,很快的我被這個信仰吸引著。當我接觸到耶穌基督時,我突然發現,我小時候很想被人照顧,其實我現在有穌哥照顧,有祂照顧就更加的凡事順利。在我小時或是青少年期,我很想被接納,當我回轉向上帝認罪的時候,有耶穌來擁抱我,我嘗到那種好像被媽媽擁抱的感覺。其實在我的成長過程裡,我從來没有享受過被我的至親的人擁抱的,是一種很陌生的感覺。但接觸那個信仰,而那個信仰告訴我,有人愛你的時候,這件事對我來說是了不得的,但這還不是最重要,最重要是,當我去嘗試倚靠我的信仰,去改變我的行為時,就經歷了很奇妙的過程。當我信了耶穌之後,我有幾件事要解決的。

第一:不再作弊。我由中一到中三的上學期作弊,現在叫我不作弊,簡直不可能,我記得在那學期,我没有作弊,我所有的成績都是不合格,但得到教會的很好的弟兄姐妹為我在整個暑假補習,結果成績可以補考,可以升班。

第二:不打麻將。這件事是很不容易的。在聖經裡保羅說:立志行事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我真是苦,因為在我心裡有兩個律,一個律叫我做好,另一個律叫我做不好的,於是他說,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原來當我們知道什麼能夠使我們好,但是我們的身體開始在爭奪。我要跟大家很坦誠的分享,我有半年時間是如何過的。

我早上去開派對,下午去團契,晚上去打麻將。打麻將,開派對都很開心,去團契也很開心,打麻將和開派對是罪裡的快樂,而去團契是神聖的快樂。於是我就好像是無間道,行走在黑白間,一邊是天堂,一邊是地獄,原來我發現這是最痛苦的。有一次,我在家門口的斜坡接到同學的電話,三缺一,快來,於是我就從我家的斜坡跑向樂民邨,因跑得太快,就跌倒在地上,那天我所穿的牛仔褲也破裂,臉上也有損傷。當時我聽到有聲音,是從天上來的或是從我心裡出來的,但到現在也不知道那聲音是從那裡來的,我想大概是從我的心裡出來的。自己內心對我說:司徒永富,你還想怎麼樣?跌倒了也要去打麻將,你還有什麼還没有改的?我真覺得自己很微小,原來人世間有很多壞習慣,不是我們自己可以改過來的。當我們知道自己不行的那一刻,好像人掉進浮沙中不斷掙扎,這掙扎只會更快地沉下去,但只有一個方法,就是把你的手舉起來,或是有人遞給你一根棍子,把你拉上來。我不知道在你的生活裡有多少的壞習慣,可能你没有比我那麼的差勁,可能你也很正直的在讀書,但你也有可能有一些壞習慣,像玩電子遊戲,或是其他的事情,你自己生命裡陰暗的地方,不敢跟別人說的,我敢說你用你的方法是不能解決問題。那次我跌倒在地上,我經歷了內心的指控,這是很實在真實的。當然做人是要言而有信,答應人要去打麻將是不能不去的,於是我就對自己說:給我去打完這次,於是我站起來,帶傷去打麻將,那次是我人生中最後打的一次麻將,那次也是我輸得最多的一次。自從那次之後的主日,我到教會,傳道人看見我很不開心,傳道人問我,你最近的生活怎樣?我只說了兩句,我的眼淚就流下來,現在我知道這叫做聖靈充滿。各位朋友,如果你現在站在門外,你親近這個信仰,知道自己有很多壞習慣,你很想改過來,你也感覺到好像有一位愛我們,創造宇宙的真神,祂好像在擁抱著你,帶領著我們,我鼓勵你作這樣的禱告,我鼓勵你好像當時的傳道人,邀請我作禱告一樣,他說:你一定要禱告,他也叫多幾個弟兄姐妹,大家向我圍起來為我禱告,向聖靈禱告,叫魔鬼從我身上離開,叫我進入聖靈的光照裡,使黑暗離開,在那一刻,聖靈完全的充滿我。聖靈進入我的生命裡,帶領我以後的一生。

大家有没有覺得是很遙遠的事情,對於我是一件很遙遠的事情,當年是1978年,現在是2007年,我信了主29年。就是那一次的禱告,我完成放下自我、自我扭曲的價值觀、我的自卑、別人看不起我、我很渴望家人的接納、很渴望朋友的關愛… 但在那一刻,我覺得什麼都不重要,因為最重要有耶穌基督擁抱我,祂用聖靈來圍繞我,帶領我走人生的道路。有耶穌基督在我的生命裡,那天我哭不停,不知有没有男孩這樣哭的,如果你不介意,你也可以進行這樣的禱告,讓自己釋放,我們一定要被聖靈充滿,看見這信仰的喜樂,我們為自己的罪流淚,使我們全面的更新,全面的否定自己,好像一杯水,將昨天的污水倒去,邀請上帝的清水進入我們的生命裡。在這一刻你可以裝滿多少水,要看你的杯子有多大,容量大,我們的生命也就擴張了。

當我中三信了耶穌後,我徹底要對付我昨日的壞習慣,如作弊,我將自己交給上帝。就算我是青少年,我都是作這樣的禱告,我願意一生跟隨上帝。我要說幾件人生的起伏,我要將榮耀歸於上帝。當人生裏面有上帝帶領,我所講的,都將會是祂所帶領的!例如我的名字叫永富,其實我家是一點都不富有,但我很想做好,很想成功,好像周星馳一樣,就是靠一把火,很想做好。上帝的確令我創奇,因此我總是相信上帝在每一個人身上,都有祂的旨意!我能夠成功地簽證去美國留學。當年能夠去美國留學是不容易的,能夠讓領使相信是不容易的。教會有很多愛我的弟兄姐妹,和我同學的爸爸,他用他車廠的存款簿,幫我作財務保證。我有十個朋友是街童,他們說:在我們的朋友裡頭,没有人能成功的讀書,只有司徒永富,不如我們每人給他一千元。於是我就拿著存款簿和一萬元,還有朋友借給我家的一萬元,於是我將所有的錢都放入一個存款戶口,就去領事館去見領使。其實在我內心裡,我是不斷的禱告。我禱告,如果神讓我去接受外面學問的深造,祂一定會帶領我,所以有信仰很好,我們有盼望,我們知道在人不能,在上帝凡事都能。如果你的夢想放在上帝的成就裡,祂會成就你的。我最記得那位領使女士會見我時,她看了我的存款簿,她說:為何你的錢是在一個晚上放進去呢?我就很坦白的把過程說給她聽。這位胖領使很幽默地說了一句,既然有那麼多人對你這麼好,你不要辜負他們,於是她就批了簽證給我,叫我下午四點回去拿我的簽證。我就是這樣踏上從來不知道的方向,就去了留學。

上帝為我開了學問的路,對於我來說,我是不可能接受正規的教育,我也從來没有接受過正規的教育,我没有讀過官立學校,我没有讀過香港的頂尖的名校,也没有讀過政府的大學,但我總是相信上帝,祂在每一個人身上都有祂的旨意,我有這個信仰去帶領著我以後的人生的道路,在97年的金融風暴,我一貧如洗。自我有了這個信仰,祂帶領我人生其後的道路,祂帶領我渡過人生的波浪,重拾我的事業,願將一切榮耀歸給 神。

我做起涼茶的生意來,做了七年,在香港由没有這品牌到有這品牌。我今天非常的開心與大家分享,但也想將榮耀歸於上帝。在我們的人生裡面,就好像一條船,這條船將會乘風破浪。剛才牧師說:八月八日要放榜,有很多的眼淚,也會有很多的笑聲。我要跟大家分享,29年的經驗告訴我,這是不重要的。因為有上帝與我們同在,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有可能失去一些東西,也可能會得一些東西,也可能你得到了要來榮耀上帝,於是你會向着那方向做得更好。但無論我們在賽跑場上,我們所跑的姿勢如何?我們的風速怎樣?有些人跑得快,有些人跑得慢,但我們都有一個目標,就是向着標竿直跑。在我們人生裡,有一個目標,上帝邀請我們去榮耀祂,更加開心的地方,就是這信仰告訴我們,上帝不只作我們的穌哥,而且祂擁抱我們,在人生裡面成為我們的父親,最重要是,當你人生有波浪時,不開心的時候,祂會作你的朋友,你不需要像我看着媽媽的照片,都不知道她去了那裡,然後流幾滴眼淚,自己安慰自己,今天我不需要這樣子,我可以禱告,而且我知道我無論去到那裡,主耶穌基督都會成為我的朋友,與我一齊,心照不宣。今天我將這麼好的信仰介紹給你,也都將我的生命,壓縮地在過去的日子,好像一條船,這條船有上帝與我同在。在聖經裡形容上帝與這條船同在,祂會去到船上,斥責風浪,使我們有平安,希望大家過一個愉快的假期,滿有盼望的面對畢業之後的人生,謝謝大家。
-----------------------------

司徒永富於本網站的訪問:用福音賣涼茶的男人

 


未有回應

 

Copyright © 2006-2019 The Vine Media Organization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