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e Media
主頁 | 關於我們 | 支持我們 | 聯絡我們 | 常見問題 | 網站連結 | 手機網站 | 設定為首頁

登入 | 註冊 | 簡體
網上電台 隨想隨筆 信仰見證 認識真理 音樂分享 教會講壇 創意短片 聖經靈修
 
葉福成牧師

葉福成牧師畢業於達拉斯神學院(Th. M)及美國三一神學院(D. Min)。他具二十多年牧會經驗,自1999年起在神學院教授釋經講道學,並創辦傳基督網頁 (www.preachchrist.com)。在美國生活20年後,於2008暑假從洛杉磯到達香港,在中華神學院全職講師,太太莫瑞英為臨床心理學家。他著有《開天闢地》、《耶穌:罪人的朋友》與《緊追神的應許》。


新書推介:《比喻人生》

 描述    

比喻是主基督在世傳道時常用的教導真理方法。比喻是透過用世上人所熟悉的東西叫人了解天上的事物,但解釋比喻卻是需要「功力」的。葉福成牧師《比喻人生》一書,全是有關比喻的講道信息,內容豐富,比喻充足,應用亦恰到好處。願神使用這書,讓讀者了解神的心意,跟主而行。

蘇穎智牧師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恩福堂堂主任

---------------------------------------------
本書集結了葉福成牧師二十多年牧會和教授釋經講道學的心得,藉著深入淺出、既簡易又發人深省的見聞、新聞、見證和原文釋經,幫助讀者藉著聖經回應時代。書中充滿北美特有的幽默,讓信徒在會心微笑下,反思神的旨意。這書在這忙碌、多變、敗壞的世代中,為信徒提供心靈的綠洲。

蔡少琪牧師
九龍城浸信會主任牧師

---------------------------------------------
聖經中主耶穌講述的比喻,充滿睿智,並且剖進心靈、辨明思念,叫人省察自己,悔改得生。《比喻人生》內十八篇信息,以嚴謹釋經闡述經文內容,輔以各種生活例子,以解明當如何實踐主的教導,謙卑閱讀者必能從聖靈得指教。

蕭壽華牧師
香港基督教宣道會北角堂主任牧師
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 隨想隨筆 » 葉福成牧師 » 大衛:權之暗面

  大衛:權之暗面 (葉福成牧師)
其他文章


權之暗面 (撒母耳記上19)
整理:邱東谷

大衛一生中最早學習到的功課就是:權力並不是他所想像的那一回事,代價也極其昂貴。大衛住在掃羅王的房子,跟王的女兒結婚,而成為王的女婿,但是他直接看見權力使人腐敗,以至他不願意傾全力去爭取,也不想把心靈都賣給它。很明顯地,掃羅己經變了,情勢非常糟糕,而且所下的睹注也真是荒謬。神的祝福已經不在掃羅的宮殿,也不在掃羅的權術裡,反而是與大衛這個人同在。

權力能改變、並影響人的一生。當權力在適合的人手中,就會培育出一個邱吉爾;如果權力托付給不恰當的人,將培育出一個希特勒。我們如何做權力的分配?權力的負面是什麼呢?為什麼放棄權力鬥爭比加入權力鬥爭更難?

若破壞是多於建設,權位是虛空的 (Power is Meaningless When There’s More Harm Than Help)
19:1 掃羅對他兒子約拿單和眾臣僕說、要殺大衛。掃羅的兒子約拿單、卻甚喜愛大衛。19:2 約拿單告訴大衛說、我父掃羅想要殺你.所以明日早晨你要小心、到一個僻靜地方藏身.19:3 我就出到你所藏的田裡、站在我父親旁邊、與他談論.我看他情形怎樣、我必告訴你。19:4約拿單向他父親掃羅替大衛說好話,說:「王不可得罪王的僕人大衛;因為他未曾得罪你,他所行的都與你大有益處。5他拚命殺那非利士人,耶和華為以色列眾人大行拯救;那時你看見,甚是歡喜,現在為何無故要殺大衛,流無辜人的血,自己取罪呢?」6掃羅聽了約拿單的話,就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說:「我必不殺他。」7約拿單叫大衛來,把這一切事告訴他,帶他去見掃羅。他就仍然侍立在掃羅面前。8此後又有爭戰的事。大衛出去與非利士人打仗,大大殺敗他們,他們就在他面前逃跑。9從耶和華那裏來的惡魔又降在掃羅身上(掃羅手裏拿槍坐在屋裏),大衛就用手彈琴。10掃羅用槍想要刺透大衛,釘在牆上;他卻躲開,掃羅的槍刺入牆內。當夜大衛逃走,躲避了。(撒上19:1-10)

掃羅如同追捕通緝犯,他用狩獵野獸的方式去追蹤大衛,並掛一個「重犯」的牌子在他頭上。如今非利士人不再是掃羅用來對付大衛的武器。掃羅派自己的兒子約拿單,另外又不只是派一些臣僕,而是差遣了所有的臣僕 (1節),之後又差派使者 (11節)去完成任務,以結束大衛的生命。但是,約拿單跟他父親的性格不同,他為朋友和已嫁給大衛的妹妹米甲著想 ─「你要小心」(2節)是命令語氣,然而掃羅卻看不起自己的兒子 (撒上 20:30 「你這頑梗背逆之婦人所生的」),而且懷疑自己女兒的忠誠度 (17節)。

大衛已盡全力,還是沒辦法得到掃羅的信任,只好消失、逃跑,即使筋疲力竭,也仍無法削減或終止王的瘋狂。他手中的琴無法抵擋掃羅手裏的槍 (9節 「掃羅「手」裏拿槍坐在屋裏),大衛就用「手」彈琴」)。大衛也不埋怨眾臣僕 (1節)竟為如此的老闆效忠,甚至亦不埋怨掃羅會發佈如此的命令。掃羅瘋了,但大衛還很正常。再留下來的大衛比掃羅更失常,失去理智。掃羅三番二次嘗試殺他 (撒上 18:10,19:10),這已經是大衛最後的容忍限度。大衛相信人心的美善,但是他也相信罪的殺傷力,還有人的墮落以及權力帶來的腐敗。掃羅王的瘋狂已達到高峰,前一分鐘他聽兒子的勸勉,下一分鐘他就不聽任何人的話;前一分鐘他覺得大衛是資產,下一分鐘他就覺得大衛是負債;有時他覺得大衛沒有對不起國王,轉眼間他又覺得大衛覬覦他的王位;這位君王也無法認定大衛到底是無辜或有罪,他也無法決定到底自己是想把大衛留在身邊,還是想刺殺大衛。可憐的大衛已經很害怕轉身、休息或閉眼。

大衛打勝仗 (8節),還保有他良善的本性,不過更招來另一次的妒忌、瘋狂與暴力。大衛所做的,不僅對掃羅有益處,而且是「大有益處」(4節),「大有益處」的希伯來文就是「甚好」。大衛值得信賴,他無懈可擊,而且也無可指責,但是掃羅王想要殺死他,如同想要非利士人的命一樣。中國人說:「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大衛是掃羅的扁幅俠羅賓,是福爾摩斯的沃森,也是超人的超級狗,而掃羅還要求什麼呢?

當大衛付出最好功效,也不能使掃羅滿意時,他覺得該是離開王宮的時候了。當約拿單激動人心的演講,對他父親漸漸失效時 (4-6節),掃羅瘋狂的嫉妒就立刻爆發。聖經很精采的記載掃羅變化無常的臉孔:當約拿單還在時,掃羅如天使,但是當他兒子一走了,他就像惡魔;國家需要大衛去作戰,但是掃羅痛恨他得勝。大衛逗留在一個沒有贏、只有輸的處境中;他得勝,就是失敗 (8節)。他的勝利敲動掃羅的心旋,可是卻讓掃羅感到刺耳。之後,大衛的音樂不再是好的治療法,而是掃羅苦口的藥方。約拿單對大衛的「好話」(4節) 並証實大衛與掃羅「大有益處」(5節),與大衛打仗的「大行拯救」(5節) 和「大大殺敗」(8節) 終於都無補於事。他完全不像他父親。友善,公正和無畏,約拿單是個倡導者而不是對抗者,相信朋友而不是背叛朋友,是同工而不是對手,是解放者而不是騙子,鼓勵人而不是針對人。

若傷害是多於治療,權位是虛空的 (Power is Meaningless When There’s More Hurt Than Healing)
19:11掃羅打發人到大衛的房屋那裏窺探他,要等到天亮殺他。大衛的妻米甲對他說:「你今夜若不逃命,明日你要被殺。」12於是米甲將大衛從窗戶裏縋下去;大衛就逃走,躲避了。13米甲把家中的神像放在上,頭枕在山羊毛裝的枕頭上,用被遮蓋。14掃羅打發人去捉拿大衛,米甲說:「他病了。」15掃羅又打發人去看大衛,說:「當連將他來,我好殺他。」16使者進去,看見上有神像,頭枕在山羊毛裝的枕頭上。17掃羅對米甲說:「你為甚麼這樣欺哄我,放我仇敵逃走呢?」米甲回答說:「他對我說:『你放我走,不然我要殺你。』」(撒上19:11-17)

因為如今大衛在自己的房屋裏也有危險,不但是在皇宮裏。大衛最難放棄的不是榮譽和富貴,而是感情和友誼。他必須離開這個有病的岳父,也必須離開他親愛的妻子、最好的朋友,以及跟他出生入死的士兵。大衛一點都不想傷害他們。大衛打了很多次勝仗,卻無法贏得這場爭戰,因為獵他人頭、取他人命的乃是他最好朋友的父親,也是他妻子的父親。這是一場他不能贏、也不許贏的一戰。戰後所帶來的痛苦遠遠超過所帶來的幫助。他最好的朋友不可能繼續對抗自己的父親,他的妻子也不可能再欺瞞她的父親 (14節)。讓大衛的妻子選擇父親或是選擇先生,讓約拿單選擇父親或是選擇好友,都不是健康的選擇。這份岳父與女婿,父子和父女關係已到了轉捩點。父親已經在女兒面前,稱她的丈夫為他的仇敵 (17節)。與約拿單一樣 (2 節「小心」),她也以命令語氣 (17節 「放」)去對抗他們父親的命令語氣 (15節「來」)。

傳統上非利士人一直是掃羅的敵人(撒上 18:25),但是現在大衛才是第一號公敵。大衛的勝利會使他的朋友和他的妻子失去父親,也使國家失去領導人。看見別人為他作戰或犧牲,並不是大衛的風格。何況眾人也不會接受一位殺人的國王,無論愛大衛的以色列、猶大眾人 (撒上18:16) 和宮裡的臣僕 (撒上 18:22),最終反而會害怕大衛。

大衛不願意屈身到掃羅的水準;他必須升高至新的高處。擊敗一位已經軟弱,又失去理智、良心和健康的王,不會使他成為一個更優秀的人。他一點都不想走掃羅的路,不想像掃羅一樣變得瘋狂、喜怒無常、憂鬱、操控、惡意又殘暴。如果作國王會使人忘記自己的家庭和朋友,那麼他一點都不想作國王。尤其掃羅家庭中的親子關係,已經嚴重到容易傷害對方的地步。大衛不願害了無辜的生命,也不願拆掉健康的家庭,也不想分裂忠心的軍隊。出去與非利士人打仗的大衛 (8節),(對比掃羅坐在屋裏 - 9節),情願選擇逃走,也不願與那些只是隨著掃羅吩咐的士兵做戰。

若頑固多於謙卑,權位是虛空的 (Power is Meaningless When There’s More Hardheadedness Than Humility)
19:18大衛逃避,來到拉瑪見撒母耳,將掃羅向他所行的事述說了一遍。他和撒母耳就往拿約去居住。19有人告訴掃羅,說大衛在拉瑪的拿約。20掃羅打發人去捉拿大衛。去的人見有一班先知都受感說話,撒母耳站在其中監管他們;打發去的人也受 神的靈感動說話。21有人將這事告訴掃羅,他又打發人去,他們也受感說話。掃羅第三次打發人去,他們也受感說話。22然後掃羅自己往拉瑪去,到了西沽的大井,問人說:「撒母耳和大衛在哪裏呢?」有人說:「在拉瑪的拿約。」23他就往拉瑪的拿約去。 神的靈也感動他,一面走一面說話,直到拉瑪的拿約。24他就脫了衣服,在撒母耳面前受感說話,一晝一夜露體躺臥。因此有句俗語說:「掃羅也列在先知中嗎?」(撒上19:18-24)

掃羅不願意放棄他對大衛的憎恨和敵意。他不斷的設計圈套,又一再差派僕人,甚至不斷支配自己的孩子去背叛大衛。「殺」的原文字在這一章共出現八次(1,2,5,6,11,11,15,17 節)。既然士兵在拉瑪三次刺殺大衛都失敗,這位嗜殺成性的王就親自出馬。當神的靈感動掃羅所打發的人 (20節),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不知道自己說了是什麼,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哪裡。

總之,掃羅的怨恨並沒減弱。掃羅不介意大衛是死在城內或死在城外,是死在自己手裡或死在別人的手裡,是得到撒母耳的容許還是未經他的允許 (18-19節) 打發去的人也受 神的靈感動說話。他不願意聽身邊人所說的話 (21節),他們說人的努力都是白費心機,也會產生不良後果。從這一刻起,派別人去追獵大衛是不可能的,掃羅就自己去追殺大衛 (23-24節)。他不能相信任何人,他只能靠自己去幹這份差事,他也不想把殺死大衛的精彩任務交給別人。他冷酷無情的心態已經升到高天,他已壞到無底。

當他聽說大衛與先知撒母耳一同在拉瑪的拿約避難時 (18節),掃羅沒有撤退到外面或在外面等侯。他的殺氣甚至在撒母耳面前,都沒法熄滅。請留意,掃羅驕傲地挑戰撒母耳─「撒母耳和大衛在哪裏呢?」(22節),他不在意先知、耶和華或神的靈是否同在。當撒母耳在那裡的時候,掃羅動彈不得,也沒辦法靠近大衛一步。神的靈使掃羅很丟臉。他脫去自己的衣服,跳著公雞舞,一晝一夜露體躺臥,又語無倫次,原文表示如亞當夏娃的赤身露體的情況一樣 (創2:25)。掃羅真的丟光他作君王和勇士的面子!

結論:對你而言,權力是值得填滿的真空嗎?它難到是值得獲取的感受?亦或成為你生活習慣?阿克頓爵士 (Lord Acton) 說:「權力使人腐敗,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敗。」你是否被權勢、野心和成就所擄掠?你是否恭敬、柔和、謙卑地使用神所賜你的一切?你是否向權力的祭壇下拜?你是否把自己出賣給虛榮心的眾神?耶穌說,「你們中間、誰願為大、就必作你們的用人.在你們中間、誰願為首、就必作眾人的僕人。因為人子來、並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可 10:43-45)

作者:葉福成牧師


未有回應

 

Copyright © 2006-2019 The Vine Media Organization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